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二百二十八章危險的任務
  在半空中的徐晚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突然呆了呆,有點吶吶道:“這個跳傘要怎么玩啊?”

  “跳個屁的傘,你忘記自己會飛了?”七彩黃雞鄙夷完,帶著狐妖從她口袋里跳了出去。

  “小七,建國后不許成精,你安分守己些。”徐晚只來得及說完這句,七彩黃雞就帶著狐妖不見了蹤影。

  徐晚一拍腦袋,放棄了玩跳傘的念頭,手中掐訣,飛劍盾出,環繞在她的腳下。

  放開神識,御劍追著七彩黃雞和狐妖而去。

  等她一落地,就見到七彩黃雞和狐妖蹲在一起,背對著她不知道在做什么。

  徐晚走過去,狐妖和七彩黃雞立馬回過頭來,東西也被收了起來。

  若無其事的打了個招呼,七彩黃雞馱著狐妖,微微昂著頭道:“沈渡那小白臉呢?”

  “距離我們三百米外。”徐晚扶額,她就納悶了,七彩黃雞怎么就對沈渡意見這么大呢?

  “趕緊找到他,這回他玩大了,我們腳下的這塊土地可不安全。”七彩黃雞催促著徐晚道。

  “不是,小七,你跟狐妖發現了什么?”徐晚剛落地,還沒來得及查看異常情況,但周圍濃郁的陰冷確實讓她很不適。

  “要是我跟狐妖沒辨認錯的話,這里鏈接著忘川河的節點。忘川河你知道的,萬物無生,神行不過,渡忘川非擺渡人不可。”七彩黃雞前所未有的嚴肅,讓徐晚立馬意識到事情可能比七彩黃雞說得還嚴重。

  神情一凜,徐晚也不用再問,當即踩著飛劍直接向沈渡的方向過去。

  一路上,兩旁的樹木咿咿呀呀,不時還會用干枯的樹藤攻擊她。

  越是接近沈渡的地方,那些樹木變異的越加可怕,它們哭嚎著,悲泣著,那些聲音就像是在她的耳邊,環繞不絕。

  對徐晚來說,這些聲音猶如魔性穿耳,也不過如是。

  短短三百米的距離,徐晚卻覺得這條路很長。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長,漫長到她都害怕。

  千萬別出事啊!

  她在心里祈禱著。

  沈渡,你一定要撐住,哪怕是一會也行,她馬上就到了。

  一定要撐住啊!

  徐晚心里焦急,同時她的眼睛深處看到沈渡所在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時間輪回指針。

  它們在瘋狂的加速,速度快得指針都成了一個殘影,而屬于沈渡的時間在飛快的倒退。

  在徐晚眼里,時間的倒退,就代表著沈渡的生命在消失。

  “滴水石穿。”看著那消失的越來越快的時間,徐晚急了,下意識的就使用了大面積范圍的劍招。

  她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這些攔住她去路的障礙都清除掉。

  “嘩啦”一聲,所有的枯木都被一劍斬成了碎片。

  清除了障礙,也讓沈渡的身影出現在了徐晚的面前。

  一個閃身,抱住他血肉模糊的身軀,徐晚眼睛里不由自主的劃過一抹痛色。

  他們分離的這短短幾分鐘,就讓這個開朗的少年成了一副干瘦的模樣。

  要不是他熟悉的五官,還有他身上的時間輪回印記,徐晚都不敢認。

  “沈渡,你怎么樣?”徐晚不知道,現在的她臉上眼睛里,都流露著對這個少年的關心,還有對死亡的恐懼。

  沈渡呆了呆,扯了扯嘴角笑道:“沒事,我還死不了。姐姐放寬心,我福大命大,注定命不該絕。”

  “再福大命大,要是自己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遲早也要玩完。”徐晚把沈渡放下,檢查著他身上的傷,確定沒有危及生命的傷口,心里的擔憂才放下。

  “姐姐是在關心我,為什么?”沈渡注視著徐晚淡漠的眼睛,想從里面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可他失望了,那雙眼睛除了剛才有劇烈的情緒,這會他再也看不見其它。

  “沈渡,你接的什么任務,那個給你任務的人分明是想要你來送死的。”徐晚覺得她有必要提醒沈渡事情的嚴重性,更應該知道是誰在害沈渡。

  他一個少年,到底是誰會這么狠心,明知這地方危險,卻還是讓他來送死。

  “這個任務是我自己接的。”沈渡拿出手機給徐晚看。

  手機上面有一個app,發布著各種奇奇怪怪的任務,而沈渡接的這個任務是難度系數最高的,也是至今為止最難完成的3S+任務。

  “你這是想要找死嗎?”徐晚氣笑了,她還以為是誰想害他,沒想到是他自己。

  “這不是有你嗎?”他無所謂的笑道。

  “所以你原先的打算是想讓我來陪你送死。”徐晚嗤笑,心里的氣堵的得她難受,很想對這個不知所謂的少年破口大罵。

  “不會,你不會死。”沈渡很篤定道。

  “你憑什么這么認為?”徐晚真的要被他氣笑了。

  “我死了都不會讓你死的。”沈渡倔強著。

  那倔強的模樣,就是一個執拗的孩子,讓徐晚有一瞬間的恍神。

  “走,我帶你回去。”默了默,徐晚將他背了起來。

  一米六五的她,背著一個一米八幾的少年,模樣卻輕松的不行。

  徐晚不覺得背沈渡有什么,可別扭的少年卻臉紅了。

  他梗著脖子對徐晚咬牙道:“放我下來,我不要你背,我自己會走。”

  “別廢話,這里現在很危險,放開你可是會連累我的。”徐晚毫不客氣的堵塞道。

  事實上確實如此,剛才被她用劍砍出的道路,這會枯藤飛快的生長,眼看又要把來路封住了。

  要不是七彩黃雞在噴火維護,恐怕他們早就被這些古怪枯藤團團圍住,再也沒有退路。

  “徐晚,你聽我說,我不能走。我的父母就在里面,我是來找他們的,我不能就這么空手回去。”沈渡知道,這個時候還說這些,他真的很自私,可他不想放棄啊!

  近在咫尺卻讓他放棄,這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

  “你的父母就算在里面,也早就死了,他們不會愿意看到你為了他們的遺體而丟掉自己的性命。”徐晚抿唇,對這個倔強的少年,是既心疼又恨不得。

  “那是我的選擇,與他們無關。”沈渡執意要進去,趴在徐晚背上也不老實起來。

  他掙扎的太厲害,怕讓他的傷口傷上加傷,徐晚也不能太過強硬,只能把他放下。

  “沈渡,你就這么不在乎自己這條命嗎?”徐晚像是在問他,又像是在透過他問別人。

  “我的出生不由我,但未來會如何我自己選擇。”復雜的看了徐晚一眼,沈渡步履蹣跚的往回走,他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大山深處,那個至今為止無人敢去的禁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