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九十七章繼續啰嗦
  雙方都有要對方命的想法,只一個眨眼,妖王跟徐晚就打斗到了一起。

  海龍獸和追過來的胡五湖等人只能在旁邊干瞪眼。

  海龍獸是因為還困在島嶼里,它沒有行動自由,防御力它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但論起打架,它的戰斗力就不行了。

  而胡五湖不是傻子,從開始見到徐晚把妖王引到這山谷中來,他就知道,對方才是那個暗中購買花蜜的人。

  妖王只是被她設計背了這個鍋,再加上她一直在島上安分守己,他才從未懷疑過她。

  卻不想,她在不知不覺間干擾了他的思緒,讓他做出了錯誤的判斷。

  胡五湖在糾結,他到底要不要去幫忙,還是就站在一邊旁觀。

  戰斗瞬息萬變,在他靜默的時候,妖王和徐晚都糾纏在一起過了幾百招了。

  微微偏頭下腰,躲過妖王的毒爪,徐晚右手挽出一個劍花,直刺妖王胸口處。

  一擊不中,手中的劍脫手而出,換左手再刺一劍。

  如此反復,左右手不斷接劍連刺,兩只手的交替無縫銜接,卻有巧妙異常。

  徐晚不斷出劍的同時,還要躲避妖王的致命攻擊。

  就像妖王殺不了她一樣,她也一下都沒刺中妖王。

  “花里胡哨!”妖王嘲笑徐晚的劍術。

  “是嗎?”徐晚依舊連刺,說話的時候,手中的劍都不帶停頓的。

  這個時候,妖王也跟徐晚圍繞著山谷打了一圈。

  本來就坑坑洼洼的山谷,在徐晚跟妖王的合力蹂躪下,更加滿目瘡痍。

  再次偏頭彎腰旋轉側身,一系列動作完成,手中的劍卻也沒落下連刺。

  避開妖王的爪子,徐晚嘴唇微張,聲音清幽又寒涼,緩緩的吐字道:“絞殺。”

  這兩個字話音一落,妖王周身就浮現出一個密密麻麻的劍網。

  這個劍網就像是魚網一樣,將妖王緊緊地束縛在內。

  “嘶嘶嘶!”妖王被劍網束縛住的一瞬間,心知不妙的他立馬化出原型,一條黑褐色的吞天巨蟒。

  巨蟒的鱗片跟劍網相觸碰,火花四射,伴隨著的還有妖王的怒吼。

  見到妖王想靠體型掙扎出她的劍網,徐晚不急不緩的劍招一換。

  “四方來賀。”一個很美很大氣的名字,卻暗藏驚天殺機。

  只見徐晚如同瞬移一般,同時出現在四個方位,對著妖王揮下了相同的一劍。

  這四劍是橫向揮下,因此劍氣形成的時候,就自動構成了一個四方形的劍牢。

  剛剛毀壞掉束縛劍網,妖王轉眼又迎來四方囚籠,心里那個憤怒啊!

  張口一吐,黑色的毒氣從它口中噴出,以妖王為中心,快速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山谷中的花草樹木,只要一接觸到這毒氣,只消一眼的時間,就枯萎成了一堆干草干柴。

  “女人,小心,這霧氣里的劇毒被沾染上會很麻煩的。”七彩黃雞馱著狐妖,飛在徐晚身邊的它極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誰讓它現在不是孤家寡人了?

  男子漢大丈夫,說到要做到。

  他說過要保護狐妖,就是要保護好,連一根狐貍毛都不能傷到。

  “你自己也小心點,照顧好柔語,再堅持一會,我很快就能將妖王斬于劍下了。”徐晚很是自信道。

  七彩黃雞聽話的點了點頭,看著毒氣的范圍,它靈機一動,馱著背上的狐妖越飛越高,直到飛入云層中才停下來。

  這個高度不只能避免毒氣的侵害,還能夠清楚的看戲。

  要不是為了自己形象,它都想來包瓜子嗑著看戲了。

  “你怎么不去幫徐晚那丫頭?”狐妖感受著毛發被風吹動,再加上她一直在旁聽,雖然看不見,但大致能知道,徐晚遇到危險了。

  “你好好休息,別擔心她會有事,就算有事,那也是妖王有事,徐晚鬼著呢!有道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說的就是她這種人,無良又黑心,還喜歡壓榨小爺的勞動力。”七彩黃雞沒忍住對狐妖吐槽了起來。

  “徐晚那丫頭到底什么來歷?”狐妖很疑惑,初見時她沒看錯,對方確實是個凡人。

  怎么現在變得這么厲害了,來了蓬萊仙島不說,還誤打誤撞的救了她,現在還能和妖王打起來。

  而且聽身下這個妖族的意思,它很相信妖王不是徐晚那丫頭的對手。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七彩黃雞搖頭晃腦,裝了一把書生癮。

  可惜唯一的觀眾卻看不見這一幕。

  “你不說,我自己問她去。”狐妖不屑的扭頭。

  “妖王受傷了,妖王虛弱無力了,妖王要死了……徐晚要贏了。”七彩黃雞激動的語無倫次起來。

  “那就好。”狐妖將狐貍腦袋趴在自己兩只前爪上,遺憾的神情是那么孤獨。

  要是能看見徐晚那丫頭現在的風姿該多好。

  對了,怎么就只有徐晚一個人,那個鄭涵宇呢?

  那么喜歡徐晚的他死哪去了?

  關鍵時刻都不知道保護人,活該做只單身狗,也活該得不到徐晚的喜歡。

  狐妖幸災樂禍的想著,一不長心就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七彩黃雞聽了翻了個白眼,對狐妖犟嘴道:“別提那個薄情寡義的狗男人,徐晚不愛聽。”

  “嗯!狗男人?還薄情寡義?這中間發生了什么事?說來聽聽,我以后也能做為教科書參考一下!”狐妖來了興趣,八卦是人的天性,同樣也是狐妖的。

  “那個狗男人說好要娶徐晚的,結果成親前他改變主意去戰場赴死了。徐晚追到地府去,那狗男人連個面都沒露,反而還竟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讓徐晚黯然神傷,你說這樣薄情寡義的狗男人氣人不?”七彩黃雞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話桶,當然是有什么都說什么了。

  “確實氣人。”狐妖也愿意聽七彩黃雞嘮叨,不時還會應付兩句。

  聽著對方絮絮叨叨的話,讓她覺得自己的世界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存在。

  “妖王倒下了,徐晚贏了。”七彩黃雞興高采烈的跟狐妖分享這個消息。

  “那真是太好了。”狐貍臉上浮現出擬人的笑意來。

  “喂!你都不害怕的嗎?那可是妖族的王耶,徐晚說殺就殺,你都沒想法的嗎?”七彩黃雞轉頭,不想錯過狐貍臉上的任何表情。

  “我要什么想法?妖王關我屁事,他能坐上這王位,都是我看不上丟給他的。”狐妖很是自傲的來了這么一句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