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九十六章海龍咆哮
  “還能自己站起來嗎?”徐晚不知道狐妖離開京城后發生了什么事?又為何會落得如此下場?

  “別擔心,我好歹是只有仙緣的狐妖,這點傷還要不了我的命。”到了這個時候,狐妖居然還能對徐晚笑,可見是真不想讓她擔心。

  狐妖顫顫巍巍的自己站了起來,扶著徐晚勉強的走了兩步,最終還是虛弱無力的倒在了徐晚身上。

  “連站都站不穩,看來我是廢了啊!”她的自嘲一笑,讓徐晚看得難受。

  當初那個灑脫不拘的女子,卻被人折斷了翅膀,她心里該是怎樣的痛恨啊!

  “我背你,你摟住我的脖子。”徐晚咬了咬牙道。

  事實上她不喜歡別人碰她,更何況是把脖子這么脆弱的地方交付給別人。

  可狐妖現在的狀態太差了,待會還要應對妖王和蓬萊島主。

  她要想把狐妖安全的帶出去,只能背著她背水一戰。

  “你背著我目標太大,我化成原型抱著我會好一點。”狐妖思索了一下決定道。

  她一直維持著人形,就是不想在那個老頭子面前示弱。

  但在徐晚面前,那就沒關系了,反正她都見到了她這么狼狽的一面。

  想完,狐妖忍痛催動妖丹,化成一只胳膊大的紅色狐貍。

  小狐貍很精致也很可愛,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的眼睛沒有光澤,身體上的毛發黯淡無光。

  它長得很瘦很瘦,肉眼可見,皮毛下就是它的凸起的骨頭。

  “女人,把這只狐貍交給小爺,你安心對付妖王。”七彩黃雞自告奮勇的對徐晚道。

  要是它眼中不閃過對小狐貍的喜愛之意,徐晚還會真以為七彩黃雞這么貼心的為她著想呢!

  “你可不能讓她摔著了。”徐晚倒不擔心別的,就擔心七彩黃雞馱著狐妖滿天飛,把狐妖從背上甩下來。

  “小爺是那么的靠譜的人嗎?”七彩黃雞對徐晚翻了個白眼,開開心心的接過小狐貍,將它馱在自己背上。

  “小狐貍你放心,小爺絕對不會讓你出事的。”七彩黃雞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徐晚看得都有點吃味,小七都沒對她這么好過,果然是有異性沒人性。

  不過看著七彩黃雞對狐妖在意的樣子,徐晚覺得她期望的事情好像又可以實現了。

  就是不知道狐妖跟七彩黃雞生出的會是什么品種?

  咳!想遠了,還是先解決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雖然這里很荒涼破敗,可好歹是蓬萊仙居的范圍,不適合在這里跟妖王打起來。

  所以妖王一現身,徐晚二話不說踩著飛劍就跑。

  那逃跑的速度,那種果決,要不是知道對方的手段,妖王還真以為她怕了他呢!

  “哪里跑?”妖王一聲怒喝追了過去,至于為什么要喊一聲再追,那當然是面子和氣勢的問題。

  徐晚又不傻,怎么可能對方一喊就停下呢!

  當然是有多快跑多快了。

  那樣子看起來就是她在被人追殺。

  而且二人追逐的時候氣勢外放,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胡五湖見到這一幕,下意識的就以為徐晚被妖王盯上了。

  立馬通知蓬萊島主,而后自己也帶人追了過。

  于是徐晚身后有妖王,妖王身后是胡五湖等人,再加上七彩黃雞在側,教科書現場版的老鷹捉小雞。

  要是再來根簽子就更完美了。

  “女人,現在怎么辦?”后面追著一長串的人,這還怎么悄無聲息的除去妖王。

  “我們去海龍獸的地盤。”徐晚早就想好了,這蓬萊仙島就這么大,除了海龍獸的地方,大多數都居住了人。

  要是她和妖王肆無忌憚的打起來,死傷在所難免。

  可在海龍獸的地盤就不一樣,那里除了皮糙肉厚的海龍獸,可不存在無辜的生靈。

  “被我們打擾休息,它會不會不高興啊?”七彩黃雞有點擔憂這個問題,起床氣這種事是不好說的。

  “也許它巴不得呢!”徐晚沒有解釋的意思,也沒時間跟七彩黃雞解釋。

  “行,小爺知道了,小爺給你指路。”七彩黃雞一雞當先,馱著狐妖飛在徐晚的前面,輕車熟路的往海龍獸所在地飛。

  能不熟嗎?

  半個月來,每天都要來一趟,海龍獸所在的山谷哪里有出路,哪里走最近,都被它摸熟了。

  還沒靠近山谷,七彩黃雞一聲鳴叫,讓沉睡的海龍獸驟然驚醒,抬起頭來望著天空,目露疑惑。

  今天怎么這么熱鬧,來了這么多人不說,還有幾個妖族同類。

  而且還有一個同類像是在追殺它的大客戶。

  那怎么行,那可是帶給它口糧的大客戶啊!

  絕對不能出意外,對,它要保護大客戶,這樣它才會還有口糧投喂。

  “嗚嗚!”海龍獸一聲咆哮,地動山搖,碎石從山上滾落,地面開裂,樹木都倒塌了大半。

  滾滾塵埃中,只有它磨盤大的眼睛依舊明亮,兇狠的瞪著妖王。

  “什么東西,見到本王還不下跪。”妖王可不認識只冒出一個頭的海龍獸來。

  不過從對方的氣息來看,毫無疑問,這也是妖族。

  自認為,他是妖族的王,理所當然的妖族都該拜見他。

  “哼!一只蟒蛇妖,也敢自稱為王,就你也配本獸下跪,依本獸看,該下跪的是你才對。”海龍獸對妖王不屑道,同時釋放出屬于龍族血統的威壓來。

  “砰”的一聲,妖王從空中跌落下來。

  他四肢趴在地上,艱難的抬起腦袋,眼睛赤紅道:“龍族血脈。”

  “看來你也不是那么無知,看在你修煉不易的份上,本獸饒你一回,滾出本獸的地盤。”海龍獸收回威壓,冷傲極了。

  它畢竟生來脾性溫和,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取妖王的性命。

  就算生了想保護徐晚的念頭,也只是想把妖王驅趕出它的地界。

  “可惡,今天算你走運。”這話自然是妖王對徐晚說的。

  “妖王,你想放過我,可問過我可想放過你。”徐晚手中執劍,眼中殺意凌然。

  “大人,你也聽到了,是這個女人先挑釁的我。”妖王嗜血一笑,半個月了,終于讓他等到了機會。

  既然現身了,他就沒打算空手而歸。

  不管這只身具“龍族血脈”的妖如何包庇這個女人,他今天都要與她不死不休。

  毀本命法寶的仇,還有在廣場上算計他的仇,他都要她拿命來清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