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七十三章有緣人不是她而已
  忘川河上,小木舟里。

  徐晚不說話,黑衣擺渡人也不說話。

  兩相沉默,相顧無言。

  七彩黃雞有心想活躍氣氛,但求生欲讓它安下了躁動的心。

  直到小木舟渡過忘川河,徐晚踏上彼岸。

  面前是搖曳的彼岸花海。

  她突然嗤笑道:“告訴他,是我先放棄的他,他才是被放棄的那個,明白嗎?”

  “嗯!我知道了。”黑衣渡船人暗啞著嗓音,回答的聲音輕不可聞。

  “再見都是陌路人。”徐晚說完倔強的挺直背影,一步步向來時的路走去。

  這趟地府之行,她來時有多期望,回去時就有多失望,甚至上說是死心都不為過。

  沒有回頭的徐晚不知道,忘川彼岸,那里有個人一直站在原地,注視著她良久……良久……

  “唉!”一聲嘆息,柔腸婉轉,千思萬緒,卻又道盡萬般無奈。

  “你的劫難還要繼續嗎?”不知何時,青衫冷目的青年站在了黑衣渡船人旁邊。

  “繼續。”黑衣渡船人獨自踏上小木舟。

  這回他誰都不載,載的是他自己,送的也是他自己!

  熟門熟路的來到輪回路口,黑衣人掀開斗笠,喝下一碗湯,就徑直往前。

  他的身影呆滯,往前走好像是一種本能。

  青衫冷目的青年見此,揮了揮衣袖,算是告別道:“走好,我就不送你了。”

  無人回答他,也許該回答他的人暫時性忘記回答了。

  輪回路的盡頭,是一片光芒,至于穿過光芒會去往何處,誰都不知道。

  黑衣人消失在了這光芒里,去往了他該去的地方。

  ……

  回到人間,徐晚站在十字路口一動不動,臉上的神情更是不悲不喜,像個木頭人。

  七彩黃雞一時間都不敢說話。

  徐晚的異常讓它害怕啊!

  也不知道沉默多久,天色也開始漸漸泛白,太陽從東邊升了起來。

  晨光照在徐晚身上,映在她的眼中,卻照不進她的心里。

  “小七,你說愛到底是什么?”徐晚喃喃,說是在問七彩黃雞,何嘗不是在問她自己。

  狼妖和心愛姑娘生死相依,為她一人甘愿背棄天下,哪怕為世人所不容。

  狐妖為了一個人,一份感情,把自己放在塵土里,結果受盡折磨。

  幡然醒悟后,也只是不甘心對方不愛她。

  那她呢?

  她心里的感情是什么樣子的?

  徐晚回想了一下,發現到頭來自己都迷茫了。

  她說得那么灑脫,其實喜歡過就是喜歡過。

  心里牽掛一個人,不是一句兩句就能放下的。

  她做不到真的完全忘記,但時間會漫漫沉淀一切。

  也會給這段感情畫上一個句號。

  等未來想起來時,她也許還會會心一笑。

  笑這時的單純癡傻,也笑以前的自己是那樣簡單。

  收拾好心情,徐晚才踏上飛劍,鄭涵宇的事,她覺得有必要告訴中年美大叔。

  他還在希望著鄭涵宇能真的活過來,而現在是完全沒可能了。

  因為他非他。

  鄭涵宇只是人家的一個軀殼,也只是人家漫長人生的一段經歷一段記憶。

  人家不會在意這段記憶里發生的事和人。

  就像是她一樣,苦苦尋找,結果卻是一場空。

  他不愿意再做回鄭涵宇。

  他也放棄了鄭涵宇這個軀殼。

  他們這些人又何必勉強執意人家呢!

  徐晚并沒有掩藏自己的意思,光明正大的來到留仙門。

  中年美大叔第一時間就知道她來了,匆匆出來,見她孤身一人,眼中不可避免的劃過失望之色。

  “留仙掌門,鄭涵宇曾經告訴我,他是這世間最有可能成仙之人,請問這個猜測是什么時候知道的?”徐晚不信天命,但鄭涵宇的事太古怪。

  她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還是順其自然發展而成。

  她想知道,他們的相遇是命運的使然還是人為。

  “你問這個做什么?”中年美大叔端著掌門人的架子,對徐晚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他的消息你要是想知道,那就回答我的問題。”徐晚才不拐彎抹角,否則高傲的中年美大叔非得蹬鼻子上臉不可。

  “丫頭,你威脅我,你別忘記現在是在誰的地盤。”中年美大叔冷哼一聲,同樣警告回去。

  “留仙掌門,鄭涵宇他的來歷你恐怕不知道吧!”徐晚也不急,中年美大叔很疼愛徒弟,他會說的。

  “你這話什么意思?”中年美大叔神色一凝,對徐晚怒目而視。

  徐晚淺笑:“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訴我。”

  “好,你也要把你知道的告訴老道。”中年美大叔咬牙。

  兩人算是這么說定了,于是開始一問一答的模式。

  交談一刻鐘后,徐晚沉默了。

  原來,鄭涵宇的命運是中年美大叔親自測算的。

  他的確沒算錯,鄭涵宇確實是與仙有緣。

  他本來就是上界來的啊!

  至于他們的相遇,不過是中年美大叔算到鄭涵宇會有情劫。

  而這個劫難只有個大概方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和她就這么相遇了。

  他們是命運的使然也是人為。

  當知道這個結果,徐晚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所有的猜測都是正確的。

  他是來歷劫的。

  而要應的劫不是她,卻偏偏遇到了她。

  所以他記起所有后,選擇了放棄她,也選擇了告訴她。

  中年美大叔從徐晚口中知道地府的一切,下意識覺得她在胡說,可一想,又覺得這丫頭沒理由騙她。

  于是他打算給鄭涵宇再算一卦。“丫頭,你跟我來。”

  中年美大叔叫上徐晚,回到自己的院子,拿出自己算命用的八卦銅錢龜,開始閉目測算起來。

  徐晚不懂這些測字算命的東西,要在以前,她鐵定認為這是騙人的玩意,但這是非人的世界。

  所有不可能都變成了可能。

  等待中年美大叔重新睜開眼睛,面上一片沉思,“怪哉!怪哉!我徒兒明明死了,可卦象卻告訴我他還活著,只是我們無緣了。”

  “你就算到了這些?”徐晚有點不信,這中年美大叔可是有本事的,怎么可能只算到這點。

  “天機不可泄露。”中年美大叔一句話把徐晚堵死。

  得,人家算到了就是不愿意告訴她。

  真是小心眼。

  一報還一報,來得這么快。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