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七十三章來歷不凡
  徐晚逛遍了整個院子,終于被她找到了書房所在。

  推開房門進去,入目就是一張書桌和幾座書架。

  書架上放滿整整齊齊的書,徐晚打量的時候發現,這些書都有新舊的折痕,證明它的主人會經常翻看這些書籍。

  在書桌最里側的一角,地上墊著一本灰撲撲的的書籍。

  徐晚將它拿起來,撫去上面的灰塵,“生死簿”三個字也終于重見天日。

  帶著無語的情緒翻來這本書,七彩黃雞蹲在她肩膀上,黃豆眼滴溜溜的轉著,它也很好奇生死簿是有多神奇。

  “想著你要找的人,想著他的生平事跡,生死簿會自動幫你找到。”徐晚的腦海里,青衫男子的聲音傳來。

  她的眼光閃了閃,原來她所有的行動都在這人眼中。

  按著男人說的,徐晚心里所思所想都是鄭涵宇。

  她把自己知道的,跟著他一路看過發生過的事,兩人在一起的時光,都在腦海中仔細回想了一遍。

  他們一起捉狼妖,一起闖鬼村,一起進京城,一起看狐妖的愛恨情仇,一起游山玩水,一起………

  她的任性,他的包容。

  也許他們兩個都不是那個合適的戀人,卻偏偏遇到了一起。

  在一個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合適的相遇,合適的心動。

  一切都太自然,也太水到渠成。

  也讓他們產生一種錯覺,他們會一輩子一直在一起,所以從不爭朝夕。

  卻不想,生死離別是那么的突然。

  想到那個人的死,一滴淚水又不爭氣的奪眶而出。

  原來,他們之間已經發生了那么多事。

  徐晚再次回神時,生死簿青光大盛,只是上面只有八個字。

  “追無前世,未有輪回。”徐晚愣住,這是什么意思,她要找鄭涵宇在哪里,生死簿怎么會給出這個答案。

  “小七,你明白這是什么情況嗎?”徐晚不死心,想知道一個準確的答案。

  “小爺也不懂,這是小爺第一次看到生死簿,要想知道具體的異常,恐怕得問這生死簿的主人才行。”七彩黃雞遺憾的搖頭,它感覺自己最近沒什么用了。

  徐晚它沒保護好,那個狗男人也死了,而且遇到這種大事,它還給不出答案。

  徐晚這女人不會覺得它沒用,吃得又多,從而嫌棄它吧?

  七彩黃雞這一刻在心里為自己的未來擔憂。

  “追有前世,未有輪回。姑娘,你要找的這個人可不簡單,他本就不在生死簿內,你懂這是什么意思的。”青衫冷目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門邊,他看著徐晚手中的生死簿,輕輕挑了下眉頭。

  “不在五行中,跳出生死外,他。”徐晚咬唇回道。

  說出這個猜測的時候,她心里的滋味復雜難辨極了。

  是啊!只有跳出輪回的人,才會追無前世,未有輪回。

  可鄭涵宇怎么會?

  他是神還是仙?

  鄭涵宇這個軀殼是他一世的劫難還是一世的紅塵?

  想到那個黑衣渡船人,想到他說過的話,徐晚眼睛一亮。“閻王殿下,我能知道是誰讓你借生死簿給我一觀的嗎?”

  “不能,這是我跟他的交易,交易內容不能告訴你。”青衫冷目的青年跟不給面子的拒絕。

  “那忘川河的渡船人是誰?”徐晚換了一個問題。

  “我什么都不能告訴你,有些答案只有你自己去尋找,或者他主動告訴你。”青衫冷目的青年搖頭。

  他覺得自己今天有點虧,答應了別人給看生死簿就算了,這女人問題還多。

  虧了,虧了,真是虧大了!

  “行了,你生死簿也看完了,該離開了。地府可不歡迎一個生人,要不是看在你身具仙緣,以后可能會榮登九天,我早就把你丟出去了。”青衫冷目的青年打了個哈欠,擺明了要送客。

  徐晚也不是不識趣的人,人都不歡迎她了,她肯定得走。

  繼續賴下去,沒準就將她給丟出去了。

  這個閻王看著懶懶散散的,但他是地府之主,掌管著鬼魂輪回的鬼神。

  真要看她不順眼,把她踢出地府是分分鐘的事。

  “閻王殿下,多謝,我們有緣再見。”徐晚拜別完,青衫冷目的青年可有可無的點了一下頭。

  直到她出了“悅來居”,院門就被不客氣的鎖上了。

  徐晚看著身后緊閉的院門,抱著七彩黃雞順著來時的路返回。

  她這次來本是想把鄭涵宇的魂魄帶回去的,結果卻出人意料。

  他來歷不凡,沒有被羅大佑背叛暗殺的意外,凡間也留不住他。

  她跟他……從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徐晚很迷茫,她不知道該慶幸自己喜歡的人沒死,還是該傷心自己的一段感情無疾而終。

  她找不到他,也丟失了他。

  要是他真的只是到人間走一遭,回去后就應該會把她忘記了吧!

  來時,她還有人帶路。

  回去時,她孑然一身。

  再次來到忘川河邊,渡船人和小木舟還在原地,一如她走時的模樣。

  這黑衣人一直在這里等她哪!

  “姑娘,你回來了,現在要渡河嗎?”黑衣人的聲音依舊暗啞,黑衣斗笠的包裹下,連基本的身形都瞧不見。

  “回去吧!我放棄了!”徐晚悶悶道。

  黑衣人聽到徐晚的話,擺渡的動作一頓,僵在原地片刻就恢復如初道:“姑娘是真放棄了?”

  “嗯!真放棄了,這不就是他希望的嗎?”徐晚似乎是嘲諷的笑了笑。

  這眼神落在黑衣擺渡人身上,讓他很不自在,卻是微不可見的點頭道:“確實,你們本無緣。”

  “是啊!從一開始,他就找錯了人,你說對嗎?”徐晚偏頭,眼睛里的復雜讓黑衣擺渡人沉默。

  而徐晚卻知道,她猜對了。

  她無聲的笑了起來,笑道最后未語淚先流。

  七彩黃雞在一旁聽得一臉懵逼,完全不懂這兩人在說什么!

  這兩人的態度也奇怪,陌生中夾雜著熟悉,熟悉中卻帶著遙不可及的距離感。

  “女人,你沒事吧?”七彩黃雞擔心的問。

  自從鄭涵宇去世后,它都見到她哭了好幾回了。

  她明明很悲傷,可卻倔強的沒有向任何人吐露半句。

  “小七,我沒事,我很開心,這是開心的淚水,你不懂。”徐晚抬頭,眼里的情緒七彩黃雞確實不懂。

  太復雜也太深沉,它看不明白。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