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四十二章打起來了
  徐晚沉默了,原來那些個游戲還有這樣的用途。“那時不時的電擊懲罰,惡夢懲罰是怎么回事?”

  “主人,這個都是系統進度卡條了,所以做出的相應錯失。”萌萌無辜臉,再次對小手手。

  “至于主人剛開始時的仙晶來源,神修系統考慮到主人太弱,一般都有被動能量,主人可以理解為入門修煉啟動資金。”萌萌繼續解釋道。

  徐晚明白了,這玩意還有新手保護期,一旦她不是新手了,就給她發布任務自己找能量,還真是夠人性化的。

  “神修系統是不是誰都可以綁定?”徐晚很擔心這個問題,以前沒問,是沒考慮這么多。

  “不是哦!只有匹配的基因鏈才可以。”萌萌可恥的賣萌,歪頭,“所以主人不用擔心系統會被人搶奪了去,因為不是誰都可以成為萌萌的主人噠!”

  “那我還真幸運,茫茫人海,萬千位面,你只選中了我。”知道系統不會被搶奪,徐晚這回放下心來。

  不過這個系統除了能帶她位面傳送,偶爾給她開金手指,她還真不能過于依賴。

  就像這次這樣,系統關機,她又受傷。

  要是太依賴系統,一旦沒了它,那她就身心皆廢了。

  人可以本身不強大,但若是心靈太過脆弱,那是徹底沒救了。

  所以啊!外掛雖好,還是自己強大的實力更好。

  想到這里,感受到丹藥已經發揮作用。

  徐晚立馬回到房間盤腿坐下開始運行功法,吸收靈力,慢慢滋養受傷的身體。

  修煉內視的時候,徐晚才知道她的身體有多糟糕,經脈中處處是蜘蛛網一樣的裂縫。

  也不知道萌萌給她買的是什么丹藥,在丹藥藥力的作用下,她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身體內呆滯的靈力終于能順暢的運轉起來,雖然經脈會有點疼,但是還在忍受范圍之內。

  枯坐了半個月,徐晚睜開明亮的眼睛,心里再也沒有惶惶不安之感。

  一直趴在徐晚身邊的七彩黃雞早就醒了過來,它見徐晚在養傷,懶得動彈的它又趴回去睡到了現在。

  “咯咕!”女人,你的傷好了?

  “小七,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沒事。”徐晚興高采烈的抱住七彩黃雞,上下其手的一通吸毛。

  “啊!你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誰允許你對小爺動手動腳了,趕緊給小爺住手,小爺生氣了,小爺要剁了你的爪子。”七彩黃雞的氣得都說人話了。

  “咦!小七,原來你會說話啊?”徐晚吸毛的動作一頓。

  “小爺一直會說話。”七彩黃雞哼了一聲,在徐晚分神的功夫間,掙脫了徐晚的魔爪。

  遠離某人的魔爪一丈遠,愛惜的理了理自己的羽毛,對徐晚一醒過來就對它的毛下手,七彩黃雞表示自己很不滿。

  “小七,既然你會說話,那你以前怎么一直“咯咕”的說獸語。”徐晚無視七彩黃雞嫌棄的眼神,笑嘻嘻的問。

  可見她對七彩黃雞能醒過來,打心眼里是高興的。

  “小爺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七彩黃雞高昂闊步,像極了唯我獨尊的熊孩子。

  “你開心就好。”徐晚也不追究這事,想想以前的生活環境,七彩黃雞說獸語確實更好,都不會給她添麻煩。

  而這個世界,對方想說話就說話吧!

  畢竟妖精遍地走,一只會說話的雞不打眼。

  “女人,外面的男人是你的姘頭吧?傻不拉嘰的站在院子里,人都站了五六天了,不吃不喝,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事。”七彩黃雞撇嘴道。

  從它醒來就知道院子里有人,不過沒輕舉妄動,它知道自己打不過那男人。

  “什么?他站了五六天?”徐晚臉上慌張起來。

  鄭涵宇雖然抓妖本事不錯,但歸根結底還是個凡人,他還是要靠食五谷雜糧續命的。

  看著徐晚慌忙的下床,急匆匆的打開房門跑了出去,七彩黃雞心里升起一股危機感。

  它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么,徐晚這么在乎這個男人,比緊張它還緊張。

  他在她心里的地位那么重要嗎?

  不行,徐晚的心里應該它是第一位,這個半路冒出來的男人算怎么回事?

  絕對不允許有人動搖屬于它的位置。

  想到這,七彩黃雞連忙跟著出門去,卻見到徐晚淚眼婆娑的在跟那個男人說話。

  它呆了呆,它從未見到徐晚哭成這個樣子。

  可惡的男人,竟然敢欺負它看中的人,找死。

  七彩黃雞惡狠狠咬牙,在兩人交談時,它溜達到男人身后吐出一口烈焰,在徐晚的驚呼聲中,直襲男人后背。

  “鄭涵宇,小心。”徐晚察覺到小七的行為,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想都沒想就把鄭涵宇一拉一拽到自己身后,自己獨自承受小七的涅槃火。

  好在有系統保護,她只是衣服頭發燒焦了,其它傷害倒是沒有。

  徐晚還沒說話,七彩黃雞卻先發制人起來:“女人,你保護他。他都傷了你的心,讓你哭了,你還保護他。”

  “小七,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徐晚趕緊安撫七彩黃雞的情緒。

  轉頭就抓住準備抽劍戰斗的鄭涵宇道:“鄭涵宇,小七是我養的,它冒犯你之事我愿意全力賠償你,只求你別動手傷它。”

  “既然它是你養的,那我就不追究了。”鄭涵宇抽劍的動作一頓,然后放下了手。

  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徐晚的面子上,他也不能和這種靈寵計較。

  “假惺惺的裝什么好人,要打便打,小爺可不怕你。”七彩黃雞的眼珠子轉了轉,挑釁的瞪著鄭涵宇。

  “我不跟一只禽獸計較。”鄭涵宇冷漠臉。

  心里卻奇怪,徐晚的這只靈獸為什么對他敵意這么大,像是想隨時跳起來咬他一口。

  “啊!你竟然敢罵小爺是禽獸,小爺跟你拼了,獸可殺不可辱。”七彩黃雞撲騰著翅膀,飛起來就往鄭涵宇頭上啄去。

  它要啄死這個臭男人,讓他打徐晚的主意,讓他動搖它的地位,讓他罵它是禽獸。

  躲避著七彩黃雞的鄭涵宇面無表情:“雞本來就是禽獸,還不讓人說了。”

  鄭涵宇這話簡直是火上澆油,氣得七彩黃雞張牙舞爪起來,不過不想徐晚難做,這回倒是沒吐過火了。

  看著這一人一雞斗智斗勇,剛剛淚流滿面的徐晚無語了,站在一邊幫忙也不是,阻止也不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