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三十六章情劫已過
  京城狐妖府邸。

  “小美人,我現在明明都報仇了,為什么還是不開心呢?”狐妖醉眼朦朧的問。

  “因為你還沒放下。”徐晚嘆氣,都說妖精癡情,愛了就是愛了。

  不管是被傷害還是被背叛,妖精的愛都不會變,她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可惜狐妖沒遇到對的人。

  “那你有什么辦法沒,我不想再記住他了,他不配。”狐妖可憐巴巴的看著徐晚,抓著她的手輕輕搖晃著撒嬌。

  “忘記一段感情的最好辦法,開始一段新的感情。”徐晚木著一張臉,將自己的手從狐妖爪子里解救出來。

  “啊!那還是算了,感情太苦太累,我再也不要愛了。”狐妖嘟囔著又喝了一杯酒。

  想到自己最后演的苦情戲,她笑了。“他這輩子都要記住我,就像我記住他一樣,不是我一個人這么痛苦,真好。”

  “你既然這么舍不得,為什么最后不在一起呢?”徐晚真是看不透,先前還說第一個方案不行,結果轉眼尚書府就被抄了家。

  “我不甘心啊!憑什么他在做了那些事之后,還能幸福美滿的活下去,即使陪在他旁邊的人是我,我都不甘心,那種感覺你不會明白的。”狐妖癡癡的笑,笑著笑著眼淚又流了下來。

  “何必呢!”

  現在這樣的選擇,她自己不痛快,那人也在受折磨。

  “沒事,痛習慣了,就不會痛了。”狐妖無所謂的擺手,要不是她眼角的濕潤,徐晚都以為她真的放下了。

  “我今天再最后放縱一回,明天起,那個人就跟我沒關系了。生死不復相見,他做他的人,我做我的妖,大家橋歸橋路歸路,多好。”狐妖托著下巴,傻傻的看著天空。

  “你……你這是看開了?”徐晚驚訝,也抬頭看著天空。

  天空中金彩漫天,金色的光束照在狐妖身上,本來嫵媚動人的她增添了幾分圣潔的光芒。

  一條金色的天梯在她腳下顯露出來,只要她想,只要她踏入這條路,盡頭就是仙。

  “真是可笑,這是屬于我的情劫過了?可惜,我現在不想成仙了,品嘗過七情六欲過后,誰想做那些寡情無味的神仙,還不如做一只妖精來得痛快。”

  在徐晚目瞪口呆中,狐妖無情的打散了成仙天梯,那不屑的姿態,好像她以前的追求是那么可有可無。

  她入世不就是為了成仙,現在卻將近在眼前的仙路親自斷去。

  徐晚都不知道該佩服她的氣魄,還是該佩服她的灑脫。

  但愿她酒醒之后不要后悔,徐晚抽了抽眼角,看著醉鬼一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狐妖,心里很復雜。

  鄭涵宇一見到天空的異象,立馬就從國師府趕回來,沒想到狐妖還在這里不說,還醉得傻兮兮的。

  “剛才那是成仙之兆,狐妖怎么還在這。”

  “她把天梯打散了,說不想成仙。”

  聽到徐晚的解釋,鄭涵宇眉毛跳了幾跳,無語至極。

  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機會,她倒好,任性的直接打散了,這是多么的遭人唾罵。

  還好,他對成仙沒太大執念,不然他都想打死這只狐妖。

  “現在怎么辦?”

  徐晚攤手,這狐妖醉死了,還干出了打散天梯的事,但愿她明天醒來不會要死要活。

  “涼拌,事情是自己做的,路是她選的,后悔也要自己咽下去。”徐晚涼涼道,揉了揉頭決定跑路。

  不管狐妖明天什么態度,陪她喝酒的她肯定第一個遭殃。

  “徐姑娘,你要去哪?”鄭涵宇疑惑,他怎么感覺徐姑娘走得有點急。

  “鄭涵宇,我們先離開京城一段時間吧!我感覺狐妖明天醒來后要瘋,她修煉了一輩子,就是想成仙,結果你看到了。

  趁她還沒醒,我們趕緊走,免得被殃及池魚。”徐晚本來想留在京城的心,在這一刻徹底沒了。

  “徐姑娘考慮的周到,我跟你走。”鄭涵宇考慮了一下點頭同意,徐晚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

  “那就走,我們先去弄點銀子。”徐晚的手指動了動,試探性的溝通空間戒指。

  剛才不是錯覺,被成仙天梯的能量照射到的她,身體內的傷居然好了不少,雖然不能用靈力打架大殺四方,起碼能跟戒指空間溝通了。

  她的空間戒指能用了,這就代表著她以后都有錢用了。

  “好,我這就回國師府拿銀子。”鄭涵宇點頭,想著兩個人一路確實要花費不少銀錢,他捉妖收錢也是看情況的。

  “不用,我們去當鋪,我要當東西。”徐晚現在很慶幸,她末世因為窮怕了,見到那些金銀珠寶玉器都會收起來。

  不然她現在就算能用空間戒指,也是一窮二白。

  在鄭涵宇疑惑不解的目光下,跟著徐晚來到當鋪,看著她一揮手就出現一棵金銀相間的發財樹,他驚呆了。

  原來徐姑娘這么有錢的嗎?

  這顆金銀相間的發財樹高約三尺,雖然小了點,但做工精細美觀,是他不曾見過的式樣。

  關鍵是這玩意它值錢,這得多少金銀才能鑄造出來這一棵樹啊!

  當鋪老板也被驚訝了,他對著發財樹摸了又摸,隨后吞了口口水:“姑娘,這樹你確定要當掉嗎?”

  “對,死當。”徐晚點頭,賣了這顆樹,她也是個有錢人了,就不用再想著靠賣菜譜、賣配方為生了。

  原諒她窮怕的心理吧!

  “姑娘這東西一看就很金貴,死當的話只要來歷沒問題,本店也不壓價,五千兩黃金怎么樣?”

  當鋪老板是個有眼色的,不說徐晚憑空取出這棵發財樹,就是鄭涵宇的一身打扮,他也知道這兩人來歷不凡,都是捉妖師無疑。

  “可以。”徐晚無所謂,這玩意她空間內還有幾棵,這棵算是最小的了。

  而且這個世界物價不高,五千兩黃金對于普通人來說,可是個天文數字,她很滿意。

  見徐晚答應的這么痛快,鄭涵宇扶額,他早該想到的,她不通世俗。

  “掌柜的,既然是死當,你這價格會不會太低了,這棵樹你轉手一賣,隨便都能賺幾倍。”鄭涵宇冷著一張臉,手中的劍鞘一橫,阻止當鋪老板把發財樹抱走。

  “這位公子,天地良心,我給的價格真的是市面上最貴的了。”當鋪老板臉上的肥肉抖了抖,依依不舍的看著發財樹,口中叫苦不迭。

  “那我們去別家問問。”鄭涵宇不打算跟當鋪老板扯皮,直接動手,抱著發財樹就要走。

  “公子留步,一萬五千兩,不能再多了,再多我就虧本了!”當鋪老板咬牙,肉疼萬分的說道。

  “這還差不多。”鄭涵宇放下發財樹,隨后跟當鋪老板點清金銀,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在徐晚懵逼的狀態中,她本以為五千兩黃金的東西成了一萬五千兩。

  不食人間煙火的原來不是鄭涵宇,而是她。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