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一十章什么是愛
  破木屋內,一男一女訴說著自己的心意,熾烈的感情猶如飛蛾撲火。

  一只妖想將一個快病死的人類留下,罔顧人命,逆天而行。

  徐晚心里是不贊同這樣的做法的。

  可感情的事向來說不清,她能站在旁邊覺得狼妖不該這么做。

  什么是愛?

  不過是,她不是局中人罷了!

  好吧!她承認自己是個雙標。

  因為衣袖被徐晚拉著,為勉打草驚蛇,鄭涵宇沒有第一時間沖上去,所以也將一人一妖的話聽了個清楚。

  他看著拉住自己衣袖的徐晚,不由皺眉。

  到底是個女子,感情心思細膩。

  妖就是妖,再怎么重情重義,也不能改變它殺害無辜女子的事實。

  即使它這么做是為了救心愛的人,錯了就是錯了。

  想到這,鄭涵宇瞪了徐晚一眼,指著她拉住衣袖的手,雖然兩人沒有言語交流,但意思很明顯,讓她放手。

  徐晚撇嘴,不情不愿的放手。

  她也明白,自己阻止不了鄭涵宇,也阻止不了狼妖的結局。

  只能在心里嘆息,可惜。

  沒了徐晚的阻攔,鄭涵宇當即提劍破門而入,凌厲的劍招直擊狼妖要害處。

  一心安慰心上人狼妖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捉妖師找到,并且還跟到了它的老巢。

  擔心自己躲開會傷到心上的人狼妖硬生生受了這一劍。

  如此感人肺腑的畫面,真讓人不可謂不震撼。

  鄭涵宇的動作一頓,都忘了要繼續下殺手,只是冷冷的看著那個受傷的狼妖,以守護的姿態護著身后的女子。

  那女子本來就病得厲害,突見自己的情郎受傷,氣急攻心,一時間別說說話了,連氣都喘不過啦。

  狼妖大急,也不管身后會要它命的捉妖師,直接把自己的妖力輸送到女子體內,緩解她身體的不適。

  鄭涵宇站在一邊看著這一幕,眉頭皺得能夾死蚊子,卻很君子風度的沒有乘人之危。

  徐晚挑眉,沒想到這個人看起來不好說話,心底里還是有一片柔軟之處,也有自己的做人做事的底線。

  不知過了多久,等那女子終于能順過氣來,狼妖才欣喜的停手,抱著女子猶如獲得失而復得的珍寶。“阿月,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女子虛弱的笑了笑,兩人的手交握著,一切盡在不言中。

  稍頃,女子看向鄭涵宇,斷斷續續的說道:“仙師……大人……阿圓是因為……我才去傷害無辜的人……我替……阿圓認罪……!”

  狼妖捂住女子的嘴,讓她的話再也說不出口。“傻阿月,你傻不傻,我怎么可能會輸給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你等著,我這就殺了他。”

  “阿圓……別……回來……別走!”女子蒼白的手指緊緊的抓住狼妖的手,眼中的淚水悄然落下,卻因為身體的原因,千言萬語都說不出來。

  她知道,她的阿圓不是這個捉妖師的對手,不然她就見不到這個捉妖師了。

  她也想自私,她也想活下去,她也想陪著阿圓到天長地久,可她……命該如此。

  她早就該死了,要不是阿圓……

  她能活到現在,都是偷來的。

  女子眼中的悲戚太過濃烈,狼妖扭過頭,才忍住沒哭。

  阿月最不喜歡他難過了,要是他難過,阿月會更傷心的。

  他恨蒼天不公,讓他僅有的幸福也要被它奪走。

  狼妖仇恨的瞪了鄭涵宇一眼,回頭繼續溫柔的盯著懷中的女子,心中的不舍難過就要將他淹沒。

  他要是死了,他的阿月該怎么辦?

  她的身體本來就不好,要是沒有他,誰還會為她醫治?

  她一個人要怎么活下去?

  那么善良的她,沒有他在身邊,那些人又會欺負她的。

  “阿月,你愿意永遠陪著我嗎?”狼妖說這話的時候,嘴唇都是顫抖的,都的敢看女子的眼睛,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

  “我愿意。”女子的臉上滿是笑意,笑得燦爛無比,比徐晚見過的晚霞還美。

  不由得徐晚伸了伸手,想阻止什么,最終還是垂落下去。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他們的結局要是這樣也不錯。

  狼妖殺了女子,也殺了自己。

  破財的木屋內,女子滿臉笑意的停止了呼吸,她的身邊趴著一只體型巨大的灰狼。

  灰狼的頭靠在女子的脖頸處,慢慢的彎了彎了嘴角,露出一抹擬人化的笑來。

  灰狼停止了呼吸,因為它用自己的利爪挖了自己的妖丹,刺破了自己的心臟。

  這一人一妖的死去,作為旁觀者的鄭涵宇和徐晚都沒有阻止。

  因為他們的世界,只有他們自己。

  狼妖注定要死,這樣的死法算是對這份感情畫上最美的句號。

  “徐姑娘,走吧,我們別打擾他們了。”鄭涵宇收了自己的劍,出了破木屋,經過徐晚的時候還拉了她一把。

  “砰”!等走出百米遠,鄭涵宇向后斬出一劍,木屋倒塌,埋葬了這一人一妖。

  也讓這一人一妖的故事就此塵封。

  誰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相遇,又是怎么相愛的。

  無疑,他們的愛是沉重的,讓那些無辜的女子因為這份感情葬了性命。

  鄭涵宇在破木屋后面的一個山洞內找到幾具女尸,她們都被狼妖放干了血挖了心臟。

  還有一個暈死過去的女子,這就是今晚狼妖抓來的那個姑娘,她幸運的活了下來。

  鄭涵宇對于這個暈死的女子漠不關心,確定她還活著后就走到一邊,他另可看那些死尸都不愿意去照顧一個活人。

  “鄭公子,她怎么辦?”徐晚叫了幾次,都沒能把人叫醒。

  他們肯定要回村子休息的,可這個昏迷的姑娘倒是不好處理了。

  鄭涵宇拿出一張符扔給徐晚,簡單明了道:“貼她額頭上。”

  這做派,既然是踫都不愿意踫一下。

  徐晚無語的吧符箓貼那姑娘頭上,然后就被鄭涵宇的操作驚呆了。

  那姑娘人還昏迷著,卻因為有那張符箓的作用,僵硬的站了起來。

  而鄭涵宇這廝從乾坤袋里拿出一個鈴鐺搖晃,那姑娘跟個木頭人似的,一跳一跳的跟在鄭涵宇走出了山洞。

  “???”我在哪?我是誰?我看見了什么?

  徐晚抽了抽嘴角,目睹著現場版的“趕活尸”,怎么感覺詭異又搞笑呢?

  回去的路上,兩人誰也沒說話,只是那根捆妖繩依舊是一頭在徐晚手腕,另一頭在鄭涵宇手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