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一百零三章教皇的困惑
  “呵呵!凱瑟娜那樣信任你,可結果死得那樣難堪。今天就算死,我也要為自己和凱瑟娜討回一個公道。”圣子指責著教皇的罪行。

  “你見到凱瑟娜的尸體了?”教皇奇怪的看了水潭一眼,很快就明白凱瑟娜的尸體是通過地下暗流漂到外面去了。

  畢竟那丫頭死前搏了一搏,拼著最后一口氣自己跳入這水中。

  他想著反正她逃出去也活不成,也就沒把她的尸體打撈上來。

  早知道她的尸體會被索羅亞看見,他就應該當場毀尸滅跡,怎么可能讓這圣子知曉。

  搞得現在這孩子不聽話。居然想著反抗他。

  “索羅亞,看在我們相處了十年的份上,只要你愿意再次臣服本皇,本皇可以不計較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教皇看著這張不輸任何女子的臉蛋,心里還是舍不得這么快就把人殺死的。

  “做夢,兩百年來你的所作所為世人不知道,當我也不知道嗎?教皇冕下,你真讓人感覺惡心!”圣子啐了一口,風度修養什么的都不要了,他只想痛痛快快的把這變態罵一頓,出一口心里的惡氣。

  更重要的是他要拖延時間,他在等,等一個機會。

  只要他沒第一時間死在教皇手里,那他就贏定了。

  徐晚就這樣被人無視。

  看著那一個要拉家常教皇,一個使勁拖延時間的圣子,她的臉色很奇怪。

  圣子之所以能刺傷教皇,根本原因是教皇沒把圣子的行動放在眼里。

  自大的教皇覺得誰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即使圣子等人的行動再破綻百出也能得逞。

  嘖!這算不算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最關鍵的是,連她都能忽視了去。

  這教皇是孤獨的太久,還是站在云端太久,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了。

  眼看著光明護盾抵擋住了所有的傷害,徐晚收起自己的試探,暗暗蓄力,使出最強的一擊。

  “劍斷殘陽。”這是徐晚除基礎劍法外,學到最精妙的劍招。

  這招使出,劍意如同斷點的殘陽,以一種摧古拉朽的方式直奔教皇而去。

  “啵”的一聲光明護盾碎裂,伴隨著教皇的怒吼聲,光明神力照亮了整個修煉空間。

  待亮光散去,教皇摸著自己受傷的后背心,陰郁的眼神望著徐晚,那眼神就是在看一個死人。

  “小丫頭,你膽敢傷害本皇,本皇要剝了你的皮做成魔法卷軸。”

  教皇放著狠話的同時,想用光明神力修復自己的傷口。

  試了幾次,發現傷口上附帶了一種莫名的力量,無論他用多少光明神力,剛修復的傷口又會被這股力量破壞,重新變得血肉模糊。

  怎么回事?

  為什么他的光明神力沒有用了?

  教皇心里的一驚,死死的盯著徐晚,恨不得把人盯出一個洞來。

  “老頭,說大話誰不會,有本事你剝了再說。”徐晚冷笑,教皇的異樣她看在眼里,心下卻不慌了。

  劍意是這個世界之外的體系力量,光明神力再厲害,也消磨不了劍意帶來的傷害。

  “小丫頭,拿命來。”一個光明箭矢魔法從教皇手中疾射出去。

  待魔法成型,箭矢又成分裂模式,不一會兒,箭矢漫天,冰冷的箭頭泛著犀利的寒光,它們的目標都是徐晚。

  教皇決定先放過圣子,比起他一手帶大的圣子,這個攻擊手段異于常人的小丫頭更棘手。

  只能說不愧是從仙起城出來的,敢跟光明神教叫板的領頭人,果然不容小視。

  這兩百年來都沒有對手,導致他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是他大意了。

  “老頭,你氣急敗壞的樣子真丑。”徐晚躲閃著那些箭矢,躲不開的就用劍意劈,同時還不忘挖苦諷刺教皇。

  “伶牙俐齒的小丫頭,只會嘴皮子功夫,待會落在本皇手里,你就是求饒都沒用。”教皇冷冷的哼了一聲,一些初級中級的魔法,都不用念咒,卻被他順發出來攻擊徐晚。

  圣子一行四人在一旁看著,激烈的打斗讓他們束手無策。

  因為兩人的移動速度太快了,讓他們幾人眼花繚亂,魔法咒語都還沒吟唱完,他們就又換了位置方位。

  為了不攻擊到己方,不得以,只能站在一邊不幫忙。

  圣子這會臉色蒼白,不是被打的,而是被嚇的。

  這兩個人的戰斗,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他先前的想法多么幼稚。

  他知道自己不是教皇的對手,卻沒想到自己耍了手段也沒能影響到教皇。

  他現在很慶幸,神讓他在圣光城見到了徐晚,并且還讓她成為了他的盟友,不然他還真找不到可以和教皇匹敵的人。

  “圣子殿下,我們就這樣干看著?”三個人屬下都是男人,看著一個姑娘戰斗的事,他們干不出來。

  “再等等,藥效馬上發作了,現在動手只會妨礙到那位姑娘,要是打到自己人,那真是十張嘴也說不清。”圣子可沒忘了,他剛見到教皇時所說的話。

  要是現在真的傷到了徐晚,讓她以為他在跟教皇前后夾擊,那再多的解釋也是沒用的。

  人只會相信自己看見的聽見的第一觀念去判斷。

  可不會認同他的一面之詞,畢竟那姑娘可不傻。

  換作是他,他也不信,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思慮良久,圣子還是讓自己幾個屬下靜觀其變。

  另一邊,徐晚拿著自己新得的寶器靈劍,追著教皇砍。

  教皇這個老滑頭,為了不讓她近身,什么光明護盾,光明庇護,光明鎧甲召喚。只要是能隔離兩人距離的招試,他都第一時間默認使出來。

  瞬發的魔法雖然是低級中級的魔法,威力不大,可耐不住它又多又煩。

  徐晚這會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只大象,而教皇就是那一只螞蟻頭頭。

  她被眾多螞蟻啃咬,弄死了前面的幾只,后面還有源源不斷的螞蟻緊隨其后。

  打得真憋屈。

  徐晚郁悶的想著,手中的劍意卻是連綿不絕,像是潮水般,一波接著一波,沒有盡頭。

  教皇從剛開始的鎮定到現在的越打越心驚。

  魔法世界什么時候出了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而他卻沒收到對方的任何消息。

  這大劍不像大劍的攻擊方式,這如影隨形的身法,這張默默無聞的臉,這人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

  教皇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會有人給他解惑。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