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九霄池魚 > 第九十章擊殺
  徐晚只是抽了抽嘴角,對于七彩黃雞那邊的戰況,真是既緊張又好笑。

  為兩只召喚生物默哀的同時又慶幸它們沒有智慧,不然真是傷上加傷。

  “兩位,你們的對手是我。”徐晚說完,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襲向菲亞特。

  手中的劍花形成一個保護網,不管菲亞特的魔法怎么瞬發,都被她用劍氣砍成兩半。

  “蘭恩斯,快幫我。”菲亞特眼看那個攻擊古怪,類似大劍師的人離他越來越近,不由焦急起來。

  絕對不能讓她近身,那鋒利的劍刃會割掉他的腦袋的。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在菲亞特心里生起。

  “菲亞特,你堅持一下,我的魔法還要一些準備時間。”蘭恩斯也焦急。

  一旦菲亞特死了,他離死也不遠了。

  只是召喚死亡骷髏消耗了他大量魔法,現在再使用一個禁忌魔法,他的魔海就要消耗過半。

  菲亞特負責拖住徐晚,蘭恩斯負責準備禁忌魔法,兩相配合,把徐晚拖得死死的。

  七彩黃雞見到蘭恩斯的魔法陣逐漸成型,氣息更加可怕,不由擔心起來。

  “咯咕!”女人,你小心點,那個魔法陣不簡單!

  被提醒的徐晚皺眉,兩個和她不相上下的魔法師,要是一直讓他們聯手下去,她被拖死的可能性很大。

  有沒有辦法能解決他們中的一個人?

  徐晚不由想起自己以前玩過的游戲。

  不管什么種類的法師,他們都是高輸出高傷害,但移動速度慢,而且還是都脆皮,只要找到機會都能一刀切了。

  現在這兩個魔法師可不就是輸出法師嘛!

  她為什么不能當成一場游戲打。

  她是那個刺客,他們就是被刺殺的法師。

  想到這里,徐晚靈機一動,用自己的神識控制著法器靈劍,自己則再拿出一把凡鐵大劍。

  “去。”徐晚手上掐訣,控制著飛劍疾射向蘭恩斯,她自己則不停的舞出劍意,繼續攻擊菲亞特。

  這突然一打二的操作,差點沒把蘭恩斯看傻,可惜他正在念咒,不能破口大罵。

  只能控制著身體微偏,躲過疾射而來的飛劍。

  見飛劍真的被他躲了過去,蘭恩斯不屑的撇嘴,繼續念咒。

  心里卻不以為然的想著。

  還以為對方有多厲害,還不如一個大劍師的攻擊來得可怕,輕而易舉就被他躲過去了。

  就是個好看的繡花枕頭。

  “蘭恩斯,小心后面,快躲開。”菲亞特目眥欲裂的大喊。

  可惜晚了,戰場上瞬息萬變,更何況幾個呼吸的時間。

  “你……怎么可能?”蘭恩斯不敢置信的看著心腔處透體而過的利劍,到死都想不通為什么劍能轉彎,從他身后偷襲回來。

  “蘭恩斯!”菲亞特焦急的大喊,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從空中掉落下去。

  這回可好,就是沒被徐晚殺死,也會因為從高空掉落而摔死。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女人,殺死了蘭恩斯,整個魔法公會都不會放過你的。”菲亞特被徐晚壓制得如同一只困獸,眼神中滿是兇狠和絕望。

  “說得好像你們愿意放過我一樣。”徐晚翻了個白眼。

  都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誰心軟誰就是傻蛋。

  徐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控制著飛劍繞到菲亞特身后,再次發起偷襲。

  有了蘭恩斯的前車之鑒,菲亞特多了個心眼,一直注意著自己身后。

  瞧到那道奪命的流光,立馬給自己套了個護盾。

  而且讓他大喜的是,蘭恩斯施展的那個魔法陣并沒有因為他的死亡而崩潰,現在已經成了。

  黑色的魔法陣里,一只巨大的骷髏爪子爬了出來,然后是發白的頭顱,森白的軀干,以及強大的四肢。

  這是一只巨大的死亡骷髏,不同于先前那只的是,這只骷髏眼中幽蘭的鬼火跳動。

  出來的第一眼,看向的就是徐晚。

  一種被狩獵者盯上的感覺彌漫在徐晚心頭。

  見鬼了,一只有智慧的骷髏,還把她當成了獵物。

  頭皮發麻的徐晚瞬間決定快刀斬亂麻,她要一擊殺死菲亞特,省得待會跟骷髏打起來的時候被他暗算。

  一念此,神識立馬控制著飛劍快速在一個點上旋轉,將菲亞特護盾破開的同時。

  徐晚手持鐵劍,直接一刀砍去,像砍白菜般,將人劈成兩半。

  七彩黃雞見到徐晚突然這么兇殘,眨了眨黃豆眼睛,悄悄后退了一些。

  “咯咕!”嘖!死得真慘,咒語都還沒念完就讓你給砍了。

  “少說風涼話,真等他念完魔法咒語,我豈不是又腹背受敵,到底是你傻還是我傻?”徐晚甩了甩劍上的血珠,嚴肅的看著那只巨大的死亡骷髏。

  那眼中的幽蘭火焰,現在完全成了火紅色。

  明明沒有眼睛,也沒有神情,徐晚卻能感覺到一種貪婪,渴望的眼神在看著她。

  試探性的用靈劍發起攻擊,卻只在對方白骨上留下一道痕跡,可見其骨骼的堅硬程度有多可怕。

  徐晚倒吸一口涼氣,“小七,這玩意不好對付,有沒有辦法毀了它?”

  七彩黃雞這時還在跟兩個召喚生物纏斗,一時半會也分不出精力來幫徐晚。

  “咯咕!”女人,你自己小心點,這個死亡骷髏不好對付,我的火對它雖然有克制作用,但一時也做不到燒成灰燼。而且要是不能一擊必殺,它還能自己恢復如初,跟打不死一樣。

  七彩黃雞說道這,又氣惱的噴出一口火焰,將伸向它的骷髏爪子點燃。

  “知道了。”徐晚抿唇,看來只能靠她自己了。

  打不死,還能自己恢復如初,確實有點難纏。

  不死生物,也是有弱點的,只是不知道它恢復的源泉在哪里?

  徐晚一邊想著,一邊挽著劍花,在巨大骷髏身上跳來跳去,尋找它的弱點。

  好在因為這骷髏身軀太過巨大,行動緩慢,攻擊也不靈活,一時也奈何不了徐晚。

  當然,徐晚也奈何不了它。

  明明一劍將它的手骨砍斷,可不到一息,它又自己長了回去。

  無論徐晚在一瞬間將它哪個部位的軀干砍掉,下一秒又會長回去。

  這可怕的恢復力,一時間還真是束手無策。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深秋白雪的九霄池魚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