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腦海中回想著剛剛老天師出手的畫面,隨即調動著體內的丹田之氣,瘋狂的涌向了手中的斬鬼劍,積累著氣勢,感覺到到了頂點之后,猛地向前揮砍而出。
破空聲響起,劍氣化為一道看不見的細線,直接劃開了水面,向前飛出去七八米之后,便沒有了后繼之力,整個劍氣消散如行。
這......
我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這也不是我的正常水平呀,難道是我發揮失常了?
我有些不死心,又是一劍揮了出去,結果還是一樣,劍氣只出去幾米遠,隨后就有消散了。
和老天師剛剛那揮手間便劈開湖面的夸張劍氣相比,我突然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稚嫩的小孩。
“哈哈哈......小孩放屁,毫無威力!”
身后想起了老天師哈哈的嘲笑聲。
我臉蛋一紅,心中著實有些羞愧。
“看來,果然沒辦法跟您老人家相比,我這點內氣,還不如您的零頭吧?”我有些喪氣的說道。
“錯了錯了,我剛才用的可不僅僅是內氣,準確的講,我剛才所調用的丹田之氣,還不如你剛剛那兩劍的一半呢。”老天師反駁道。
“不會吧?”我有一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剛剛那一劍的威力,怎么可能還不到我所使的一半?既然如此,那為什么我剛剛劈出的兩劍,為何卻只能飛出去七八米遠的距離,而且只是在湖水中離開了一道細線。
面對我的疑問,老天使的解釋也很簡單,水的阻力大,自然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記住了,丹田再怎么強大,最多也就是一個大一點的罐子,單純的靠這點氣是絕對不行的,你要學會溝通天地之氣,比如你所熟悉的地氣,再比如鳳鳥一座的火氣,把他們凝聚起來,就像這樣......”
老天師說著高高舉起了自己的右手,只不過這一次他卻并指如劍,在面前停頓了兩秒鐘之后,然后猛地向前一劃而下。
“噗......”
一聲清響,面前的柱子上頓時出現了一個細細的痕跡,從中間一切而過,將整個柱子切成了兩段。
“記住,我剛剛教給你的口訣,以后沒事多練練,以你的天賦,一旦有所領悟,10年8年應該就有所成就了,好了,你自己在這里練一會兒,我去一趟天機閣......”
老天師什么時候離開的我沒看見,因為我整個人已經沉浸在了他的話中,再一次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為何,我的腦海中本能地想到了在地府中學習不化骨那原始道紋的一幕。
隱約之間兩者之間好像有什么異曲同工之妙。
我閉著眼睛,手中高舉著斬鬼劍,這一閉就是幾個時辰,不知不覺中到了深夜,我感覺到一股微風吹來,在我的身體上刮了過去。
下一刻,我猛地睜開了眼睛。
“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