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50 說走就走
  “黑熊祭司,你沒有得到祖先的指引嗎?”

  松果的詢問令本就相顧無言的黑熊等人陷入更為尷尬的境地。

  谷用略帶冷嘲熱諷的口吻說:“他們不愿意仰望天空,當然得不到祖先的指引。”

  在部落大會上,有鹽部落咄咄逼人的態度他可沒忘,包括現在,其他部落都已改口,唯獨黑熊等人仍然一口一個“惡人”地稱呼他們,有谷部落的族人心里都憋著怒氣。

  河貍爭辯道:“我們和你們的祖先本就不同,你們的祖先指引不了我們,不很正常嗎?”

  谷不依不饒,追問:“那你們的祖先為什么不給你們指引?”

  河貍的反應很快,張口就答:“說明我們的祖先認為,我們不必遷徙也可以活得很好!即便在冷天,我們還可以狩獵巨獸,我們從來沒有缺少過食物,以后也不會!”

  兩人針尖對麥芒,眼看就要吵起來。

  黑熊喝止道:“河貍!”

  他示意河貍少說兩句,苗也制止了谷的進一步詰難。

  有鹽部落的態度很清楚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總之他們沒有得到祖先的指引,看樣子也不打算遷徙。

  各部落開始討論什么時候出發,在哪里碰頭,要準備哪些東西……有鹽部落的四人再次被晾在一邊,無人搭理。

  河貍和另兩名族人越發不滿,他們大老遠跑來這偏僻的山野,已經覺得屈尊降貴,哪里受得了這種氣?

  “祭司大人,祭天儀式已經結束,我們回去吧。”

  再待在這里確實沒有意義,不過……黑熊看著熱烈討論的眾人,直到此時此刻,他仍然不敢相信,這幾個世世代代定居于此的部落竟然真的打算遷徙!

  這可是一去不回的旅程啊!又不是外出狩獵,怎么能說走就走呢?

  黑熊震驚于他們的魄力和勇氣,簡直就像被故事里那些異常生猛的祖先上了身,同時又感到驚疑不定:難道以后真的會如他們所說,越來越冷,越來越難熬嗎?

  河貍的說辭也是黑熊的想法,他們占據著地利,食物向來充足,即便冷天來臨,也還可以狩獵巨獸,完全不必為食物發愁。

  但不知為何,他始終有些憂慮。

  “祭司大人!”

  河貍等人連聲催促,這地方他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黑熊回過神來,無奈道:“知道了,我們走吧。”

  他正要帶領族人向東道主辭行,這時張天脫離人群,朝他們走來。

  “黑熊祭司,能和你單獨聊聊嗎?”

  兩人走到一旁,黑熊率先開口:“如果伱想勸我們和你們一起遷徙……”

  “不,我沒有這個想法。”

  黑熊一愣,這個少年的心思總叫人捉摸不透。

  張天還沒有天真到以為靠三言兩語就能說動黑熊,就算說動了又能怎樣呢?以黑熊現在的威望,連改革信仰都做不到,更別說帶領族人遷徙了。

  “我想說的是,猛犸象、披毛犀等巨獸再怎么耐寒,也是要吃東西的,它們每天消耗的食物比我們所有人加起來還要多。漫長的冷天會令草木難以生長,沒有食物,又被大量獵殺,遲早有一天,巨獸會從這片土地上消失。”

  巨獸遲早會消失?真是驚人之語!

  黑熊輕輕皺眉,猛犸象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早在他們的祖先還信奉洞熊之靈的時候,部落里代代流傳下來的故事中也有提到,在更加遙遠的北方,那里到處都是這種龐然大物,它們從來沒有消失過。

  但轉念一想,祖先曾經信仰的洞熊如今也已難覓蹤跡,既然洞熊會消失,誰敢保證猛犸象不會呢?

  如果沒有巨獸這座行走的“補給站”,他們賴以生存的食物自然就無從獲得!

  想到這,黑熊頓時變了臉色。

  張天將他的神情變化看在眼里,知道他聽懂了,于是接著說:“我不會勸你們做什么,有些事只有親身經歷了,才會相信。如果下個冷天,下下個冷天還是這么冷,就足以證明祖先的指引是真的了吧?”

  “那時候遷徙也還來得及,沿著草原朝遠離雪山的方向走,可以到達足夠溫暖的地方。希望在未來的某天,我們能夠在新的家園再見。無論何時,你們都可以仰望天空,向天空祈禱,你們的祖先會聽到的。”

  “你是說,我們的祖先也在天上?”黑熊疑惑。

  “人死之后,身體會回歸大地,靈魂會回歸天空,沒有人能夠例外,當然也包括你們的祖先。我相信,你們的祖先一直在天上注視著你們,正如我們的祖先一直注視著我們一樣。”

  張天只能說到這個份上。

  站在他的角度,他當然希望這片土地上的每一點文明之火都可以傳承下去,但原始先民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人,而非任他操縱的提線木偶,歸根結底,還是取決于黑熊的選擇,看他這期間能否積攢起足夠的威望,慢慢改變族人的意愿。

  張天從外衣褶層里取出一塊折好的獸皮,遞給他。

  黑熊接過,展開一看,獸皮上畫著一個半黑半白的圓,正是太極圖。

  “如果你們決定遷徙,踏上我們走過的路,帶上這幅太極圖,或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黑熊不明所以,但他已經習慣少年的高深莫測,他知道天這樣說必然有他這樣說的道理,于是珍而重之地收下,鄭重道謝。

  張天笑而不語,他雖然跟個神棍似的說得信誓旦旦,其實心里也沒啥底。反正吹牛不上稅,還不允許我在走之前裝個逼了?他心里想著。

  黑熊帶領族人向眾人辭別,感謝東道主慷慨熱情的款待,同時祝愿眾人旅途平安順遂。

  松果親自送客人到山腳,目送他們離去。

  等走得足夠遠了,有鹽部落的族人開始議論起來。

  “你們說,他們真的會遷徙嗎?下次部落大會是不是就見不到他們了?”

  “應該是吧,你沒聽松果說嗎?等他們商量好了,會派人告訴我們。”

  “遷就遷唄!我們的祖先最初來到這里的時候,本來就沒有別人。等他們走了,以后再也沒有人分我們的獵物,我們的食物只會更加充足!”

  “唉!我還挺喜歡蛇皮部落的女人的……”

  “呵,蛇皮部落總是偷偷到我們地盤上狩獵,走了才好呢!”

  三人爭論不休,只有黑熊沉默不言,他緊緊攥著那張繪有太極圖的獸皮,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松果回到洞穴,加入眾人的討論。

  對于即將展開的未知旅途,他們感到擔心、不安和憂慮,但從祖先那兒獲得的勇氣和信心,以及對于桃源之地的好奇和憧憬終究戰勝了負面情緒,隨著討論越發的具體和深入,他們也越發的興奮。

  張天和林郁傾聽人們各抒己見。盡管兩人早已制定出詳細的計劃,但比起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兩人更傾向于引導他們積極思考,勇于發表各自的想法。

  眾人熱烈地討論著,想象遷徙途中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需要做哪些必要的準備,問題不斷被提出,細節不斷被完善,計劃越來越詳實。

  在這個過程中,阿媽始終不發一言。

  她靜靜地看著這一切,面帶欣慰的笑容。

  她扭頭看向洞穴外的天空,天幕湛藍如洗,不見星月,但她知道,昨晚在夢里見到的人就在天上某處,此時一定也正看著她。

  媽媽,哥哥,你們看到了嗎?孩子們都長大了,都很優秀,天和林會按照你們的指引,帶領族人前往溫暖的地方,他們以后的生活一定會比現在好,好很多!你們可以安心了。

  其實是阿媽安心了,從未有過的安心。

  直到吃飯的時候,人們仍沉浸在熱烈的討論和對南遷之旅的想象中,但大致的計劃已經定下。

  遷徙時間定在懷孕的女人生產之后。

  春季生產的女人都是在夏天的部落大會上懷的孕,產期相近,以此作為時間參照算是比較準確的。

  碰頭地點定在河谷營地,在河谷營地碰頭后,再一起進入草原,向南方進發。

  當然,在出發之前,各部落都要儲備足夠的物資和應急的食物,主要的食物來源還是靠沿路的狩獵和采集,但旅途中的情況誰說得清呢?有備無患總不會錯。

  眾人一直談論至深夜,懷著興奮激動的心情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飯,客人們向大樹部落辭行,一如既往地贊美東道主的慷慨與熱情。

  松果帶領族人送客人到山腳,朗聲說:“暖天見!”

  “暖天見!”

  有谷部落往北方而去,葵和禾躋身于大河部落的行列中,和其他部落一起朝西邊而去。

  回程的路阿媽沒再拒絕蘭花的攙扶。

  這一段旅程耗費了她所有的精力,出發時她甚至做好了一去不回的打算,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她就算爬也爬回洞穴,親眼看到孩子們做好遷徙的準備,完成媽媽交代的任務。

  阿媽仿佛在一夜之間蒼老了數十歲,疲態盡顯,所有人都看出來了,但沒有人說破,只是很默契地配合著阿媽的行進速度,稍稍放緩了腳步。

  在所有人里,屬蘭花最了解阿媽,她知道阿媽的身體狀況不太樂觀,可糟糕到如此地步,遠遠超出她的預料。

  她攙扶著阿媽枯瘦的手臂,感受著她輕如飄絮的體重,心底涌起無盡的傷感。

  ……

  留守洞穴的男人們早就望眼欲穿,阿媽他們離開不過三四天,他們卻覺得仿佛有三四年那么久,一群大老爺們守著一群屁孩哪也不能去,當真是度日如年。

  “真羨慕虎舌啊!他明明去了部落大會,卻還能去參加祭祀,哪像我,既沒去部落大會,也沒去參加祭祀,還有比我更慘的嗎?”

  狼牙百無聊賴地削著木柴,問他弟弟狼爪:“你說他們祭祀完了嗎?”

  “都過去這么多天了,肯定祭祀完了。”

  “那怎么還不回來呢?”

  他話音剛落,就聽洞穴外響起虎頭的大嗓門:“回來了!阿媽回來了!”

  狼牙立刻跳起來,拋下手中的木柴,隨眾人一起沖出洞穴。

  大部隊乘著落日余暉歸來。

  “阿媽!阿媽你沒事吧?”

  和出發時的精神抖擻相比,阿媽的狀態落差之大,就連遲鈍的男人們都察覺到了。

  阿媽搖搖頭,盡力不讓自己喘得過于厲害,在孩子們面前展露出痛苦和軟弱的一面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事,她希望孩子記住的是一個強大的、堅韌的、永遠可以信賴和依靠的阿媽。

  回到洞穴,阿媽坐回她坐了一輩子的位置,靠在洞壁上靜靜地緩解病痛和疲憊。

  蘭花想要隨侍左右,阿媽累到說不出話,只能用眼神示意她去招待客人們,肩負起東道主的職責。

  男人們迫不及待地詢問祭祀的情況,卻得知了遠比祭天儀式勁爆的消息。

  “遷徙?!”

  太突然了!阿媽走之前還囑咐他們守好洞穴,回來后卻告訴他們洞穴不要了,他們要去遙遠的南方尋找新家。

  男人們都驚呆了,等女人說清楚來龍去脈,他們仍然感到難以置信,緩了許久才接受現實。

  一旦接受了,他們也像昨天的人們一樣,興奮莫名,七嘴八舌地詢問起遷徙的相關事宜。

  冷清了數日的洞穴再度被喧鬧占領。

  最高興的當屬孩子們無疑,自從大部隊走后,男人就開始擺爛,每天給他們吃肉干和果干,甚至懶得加熱,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現在媽媽回來了,終于有熱乎的香噴噴的食物可以吃了!

  女人們剛奔波到家,又開始忙著燒水煮飯,一刻也不得閑。

  時隔多年再次來到大河部落,葵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觀察著大河部落的變化。

  禾發現了更多的彩陶,形狀各異,陶身上的圖案也各不相同,她開心極了,樂此不疲地欣賞著每一件彩陶。

  飯菜出鍋,饑腸轆轆的眾人以蝗蟲過境之勢掃蕩一空,長途跋涉后的困倦隨之上涌,眾人到洞穴外完成了每日例行的仰望天空,然后便早早睡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