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44 出發
  連蛇莓在內,蛇皮部落一共來了七個人,以年輕的小輩為主,大部分都是第一次造訪大河部落。

  他們好奇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對身邊的事物和即將見到的人充滿期待和新鮮感,仿佛連這里的樹木都是與眾不同的,空氣也似乎更加清新。

  有關大河部落的種種事跡和祖先的傳奇故事,獵人們歸來后繪聲繪色地講述了三天三夜,但百聞不如一見,還沒進洞穴呢,他們就看到了許多前所未見的新奇事物,比獵人們描述的還要新奇!

  比如那座用木頭和竹條搭建而成的營帳,還有那座像楓葉一樣火紅的四四方方的石堆,石堆底部火焰在燃燒,頂部不斷有煙氣溢出。

  “那是巫師的木屋,沒有巫師的許可,不能進去,不然會遭受不幸。那是陶窯,用來燒制陶器的。”

  梟熱情洋溢地向客人們做著介紹。

  蘭花代替阿媽出來迎接。

  進入洞穴,他們看見大河部落的人正在聚眾玩泥巴,更覺得驚奇。

  “那又是在做什么?”蛇莓問。

  “制作陶坯。”梟說,“把各種形狀的陶坯放進剛才看到的那座陶窯里燒,燒出來后就變成像石頭一樣堅硬的陶器了。”

  原來陶器是這樣煉成的,真是不可思議!

  蛇母帶著孩子們向阿媽問好,并送上精美的禮物。

  阿媽的狀態不太好,氣色比上次見她時差了許多,也不怎么說話了……蛇母仔細端詳著她的“偶像”,驀然發覺阿媽遠比她記憶中的模樣蒼老和憔悴,不禁有些傷感。

  但她把這份傷感隱藏得很好,用很活潑的口吻說:“阿媽,這次你沒有去部落大會,大家都很掛念你呢!”

  蛇母也已不再年輕,不過在阿媽面前,她永遠都是當年那個天真爛漫、活蹦亂跳的小女孩。

  阿媽被她的情緒感染,心情也愉悅起來,露出笑容道:“掛念我這個老太婆做什么?現在的年輕人很優秀,比我年輕的時候優秀,沒有我,他們一樣可以做得很好。”

  “豈止是好啊!我聽大蟒說了,這次部落大會你們獲得了三項大賽的優勝,獵到的獵物也最多,把那三個大部落都徹底比下去了呢!”

  蛇母同阿媽、蘭花嘮嗑的時候,兩個部落的年輕人已經打成一片。

  “我也想制作陶器!”蛇莓對“玩泥巴”展現出極大的興趣,“可以教我嗎?”

  “當然!”梟答應得很干脆,“你想做什么?”

  “唔……先做個碗吧!感覺碗比較簡單。”

  梟在陶輪上抹一層草木灰,取一團黏土,壓扁壓實后放在陶輪上。

  大河部落的制陶工藝已經從最原始的貼片法和盤條法進化到輪制法,輪制法又分為慢輪和快輪兩種,前者通過手動或者腳動旋轉陶輪,比較考驗技術和耐心,后者通過踩踏踏板,通過皮帶傳導帶動陶輪旋轉,操作相對簡單。

  陶輪張天很早就燒出來了,但傳動功能屬于他的知識盲區,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他和林郁嘗試了幾種理論可行的傳動結構,效果都不太好,不是穩定性太差就是摩擦力太大。

  “慢輪制陶挺好的,在現代社會,許多少數民族和原始部落仍然保留著這種傳統的制陶工藝,還入選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呢!”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失敗后,林博士這樣說道。

  張天也覺得在遷徙前費勁提升制陶技術沒啥意義,于是兩人偃旗息鼓,對于此次滑鐵盧絕口不提,仿佛從來沒有嘗試過。

  熟練的“陶工”可以手腳并用制陶,一邊用腳旋轉陶輪,一邊用手塑形陶坯,但梟和蛇莓顯然不在此列,他倆只能彼此配合,一個旋轉陶輪,一個制作陶坯。

  “哎呀!怎么塌了!”

  “我來!”

  梟立刻伸手覆蓋上蛇莓的小手,想要幫她塑形陶坯,卻在指尖相碰的瞬間,仿佛被小蛇輕輕咬了一口,麻酥酥的,心也突突地跳。

  部落里女孩的手他摸過很多次,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體驗,究竟是怎樣一種感覺,他也說不清道不明,只覺得蛇莓的小手軟軟涼涼的,他握住了就不想放開。

  他抬眼看向蛇莓,卻見她也正看著自己,晶亮的眼眸里跳動著異樣的光。

  一向活潑膽大的蛇莓此時竟顯得有些羞赧。

  梟的心跳得更快了,他壯著膽子,以教學之名緊緊捉住她的手,手把手教她捏制陶坯,溫熱的觸感在指間傳遞,異樣的情緒在心中蕩漾。

  兩人聽長輩們說過,人在鐘意某個異性的時候,會生出一種想要把對方撲倒在地的沖動。

  奇怪的是,他們此時誰也沒有產生那種原始的想要把對方撲倒的沖動,卻陷入一種朦朧的、純粹的、令人著迷的氛圍里,無法自拔,以至于情不自禁放慢了手上的動作,又或者是故意不那么快完工。

  “你們在搞什么!我一個人捏好了兩個罐子,你們兩個人連一個碗還沒捏好?”

  一旁的狼牙察覺到兩人格格不入的畫風,他無法理解這種情意綿綿的狀態,以為是在磨洋工,很煞風景地出言批評。

  梟和蛇莓立刻撒開手,有種秘密被撞破的窘迫感。

  梟板起臉問:“會做了嗎?”

  蛇莓很正經地點點頭:“會了。”

  “那我轉動陶輪,伱來捏碗吧。”

  “好。”

  兩人重新分工合作,正兒八經地干起活來,很快捏出碗的形狀。

  “然后呢?”

  “然后把陶坯放到火堆旁,等烘干后,再用石頭在陶身上畫畫,最后放進陶窯里用火燒。”

  “還可以畫畫?”

  “當然!”

  梟拿出剛出爐的彩陶,略顯得意地拿給蛇莓看:“看!這是我畫的!”

  蛇莓看見陶身上畫著兩條長長的黑色線條,一條略有些彎曲的橫線和一條垂下來的豎線,豎線的另一端墜著一個橢圓。

  “畫的什么呀?”

  “釣魚!我給你講過的。”梟指著他的抽象畫說,“這個是魚竿,這個是魚。”

  蛇莓有印象,部落大會的時候,梟經常提起釣魚,說這是他最擅長的狩獵方式,但她對此一無所知,光聽描述也完全想象不出魚竿的樣子,看了他的抽象畫就更糊涂了。

  “跟我來!”

  見蛇莓懵懵懂懂,梟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帶她去看真實的魚竿。

  魚竿閑置在洞穴里有一段時間了,梟輕輕揮動魚竿,懷念起在河邊釣魚的日子。

  蛇莓望著長長的由竹竿和麻線組成的魚竿,心里疑惑:憑這個東西就能源源不斷地捕捉到魚嗎?

  “等暖天來了,你再來我們部落,我帶你去釣魚!”

  梟很想在蛇莓面前展示自己的能耐,釣魚是釣不成了,不過可以跳舞,他對自己的舞藝很有信心。

  梟教蛇莓跳舞的時候,張天正在解決人民群眾的困難。

  蛇皮部落的族人抱怨:“雪地太難走了!冷不說,還費勁!”

  要解決雪地行走不易的問題,最簡單的方法是做一雙大碼的雪屐。

  張天撿回來一些樹枝,將它們切削成合適的大小和形狀。

  客人們都圍了上來,他們早就聽說天受到了天空的指引,傳承了祖先的知識,什么困難都難不倒他,有道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現在有機會親眼見證,所有人都充滿好奇,一眨不眨地看他操作。

  張天把長條的樹枝彎成橢圓形,末端扎緊,然后橫向等距捆上細長的木條,充當骨架,在木條之間穿線,在保證輕巧的前提下盡可能多地穿繞麻線,以增大雪屐和雪面的接觸面積,最終形成像網球拍一樣的鞋面。

  中央部分是腳部的著力點,用木條加固加牢,然后把腳放上去,綁上麻線,使雪屐和腳緊緊貼合。

  張天穿上雪屐,走出洞穴,踏上雪地。

  眾人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后,驚訝地發現他的腳竟然沒有陷入雪里!他甚至沒有抬腳,與其說是行走,不如說是滑行,看起來輕松自如,很快便兜完一圈回到他們面前。

  “你們要試試嗎?”

  答案再明顯不過了,張天一脫下雪屐,眾人立刻搶著要試穿。

  他們一一穿上雪屐到雪地里行走,就像天示范的那樣,腳不會再陷下去了,感覺像是浮在雪面上,十分省力!

  “這個叫雪屐,是我們的祖先伏羲制作出來的用于雪地行走的鞋子。”

  “雪屐……”

  眾人默默記下這個名稱,贊美祖先無與倫比的智慧,而制作出雪屐的張天,毫無疑問得到了天空的指引,親眼見證之后,客人們看向他的眼神越發敬畏。

  更多的雪屐被制作出來,倍感新奇的人們踩著雪屐在雪地上恣意行走,起初不太適應,怎么走怎么變扭,隨著熟練度逐漸提升,越來越得心應腳,如履平地。

  北方的冬天寒冷而漫長,單調枯燥、一成不變的生活更加劇了這種感受。

  來到大河部落后,時間仿佛開了加速,客人們沉浸在對新事物的探索和學習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滿樂趣。

  他們沉迷玩泥巴,把濕軟的黏土捏成各種形狀,然后滿懷對祖先的敬意,畫上紅的黑的條紋,陶器的燒制是他們見過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濕軟的泥巴經過火燒竟然變得堅硬如石,若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呢?

  開窯的那刻,他們激動得像一群四五歲的孩子,抱著各自的杰作愛不釋手,互相爭論祖先更喜歡誰的作品。

  他們享用了自家獵人交口稱贊的美食,第一次知道原來味道可以如此豐富多彩,也品嘗了無比純凈的鹽,感受著唇齒間醇正濃厚的咸香,前所未有的滿足。

  夜幕降臨后,他們和大河部落的族人一起仰望天空,對著滿天繁星祈愿,然后回到洞穴,守在篝火旁,跟隨張天的講述,突破想象力的邊界,接受精神與思想的洗禮。

  兩天的時間眨眼而過,巨巖部落和有穴部落的眾人如約而至。

  兩個部落均由酋長帶隊,有穴部落的酋長花豹年事已高,部落大會時他和阿媽、蛇母一樣沒有出席,這次親自前來,可謂誠意十足,他本人也對獵人們口中日新月異的大河部落充滿好奇,想要親眼看看。

  客人們向阿媽行禮問候,獻上精美的禮物。

  兩個部落與大河部落相距甚遠,平時罕有來往,通常只在部落大會上碰頭。當然,每個部落都有一名負責認路和聯絡的“向導”,他們常年奔波于各個部落,對路況和各部落的情況比較熟悉。

  巨巖部落此次來了八個人,和輕裝上路的有穴部落不同,他們背負著沉甸甸的含鹽沙土,希望天空祭司在主持祭天儀式的時候替他們一并提純。

  “你們回去之后,有按照我說的向天空祈禱嗎?”

  “當然!”酋長高山斬釘截鐵,“我們每晚都向天空祈禱,沒有一天懈怠!”

  “很好。”張天點點頭,“既然你們按我說的做了,就不需要等到祭天儀式,天空的力量已經融入土中,鹽隨時可以變得純凈。”

  他給客人們講解“祈禱即祭祀”的理論。

  眾人聽得似懂非懂,不過有一點他們聽明白了:現在就可以提純!

  洞穴里一派忙碌的景象,大河部落的族人在張天的指導下對粗鹽進行溶解過濾,巨巖部落帶來的大量鹽土瞬間縮水大半,沙土被遺棄,只剩下一罐罐苦澀的鹽水。

  高山看得瞠目結舌,往鹽里加水,然后把鹽扔了,這是什么操作?

  然后開始煮鹽,蒸發水分,析出結晶,淋鹵提純……經過多次制鹽,這一套流程張天很熟練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的量比較大,多個火堆數十個陶罐同時開工,族人們都被動員起來,加入到制鹽大軍中。

  渾濁苦澀的鹽水漸漸變成純凈無暇的鹽,天空的力量展現得淋漓盡致,客人們又驚又喜,虔誠地贊美天空。

  巨巖部落累死累活背來的鹽土,最后只得到八罐純凈的鹽,含鹽率有多低可想而知。

  高山用小拇指挑了些鹽,放入口中,頓時眼睛一亮。

  就是這個味兒!

  他舔舐著手指,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以往請有鹽部落的祭司幫忙祭祀,同樣的量最多只能分到一罐鹽,現在分了四罐不說,每罐鹽都無比純凈,沒有絲毫異味!

  蛇皮部落和有穴部落的族人望著陶罐里白花花的鹽,羨慕不已。

  休整一日。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四個部落五六十號人背負行囊,穿上雪屐,整裝待發。

  阿媽看向她的孩子們,略顯不舍的目光掃過一張張或堅毅或稚氣的臉龐,最終落到年紀最大的狼牙身上。

  “怎么了阿媽?”

  不知為何,狼牙感覺阿媽的情緒似乎不高,她老人家做事一向干脆利落,今早卻有些磨蹭。

  “沒什么……照顧好大家。”

  “放心!”狼牙拍著胸脯,“有我在,誰敢搗蛋?”

  阿媽輕輕點頭,不再多說,跟隨大部隊踏雪而去。

  山下的河流早已冰封,河面上同樣被積雪覆蓋。

  阿媽停下來,喘兩口氣,回頭望向熟悉的山林,那座承載她了所有記憶的洞穴已經渺小不可見。

  蘭花想要攙扶阿媽。

  “不用。”

  阿媽掙開蘭花的手,她收回視線,振作精神,重新上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