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29 有醫無類
  紅聽得一愣一愣的。

  清洗消毒在現代人看來是常識,她對此卻一無所知。

  她處理傷口的知識全部來自于上一任的祭司和平時的經驗積累,不過林郁說的那種情況她見過不少:有的人包扎了很快就能愈合,有的人卻越來越嚴重,直至死亡。

  這個女孩能夠如此詳細地描述出傷患的狀態,足以證明她懂得許多知識,甚至比自己懂得更多!

  紅收起了輕視之心,問:“所以你知道怎么避免那種情況?”

  “我可以試試。”

  林郁是有備而來,她用白石凈化了一些水,放入少許鹽,鹽水是常見的抗菌劑,又取牛蒡屬植物的根部煎熬壓碎,制成泥敷劑,對于清創和愈合頗具功效。

  “會有點疼,你忍一下。”

  她揭開獸皮,看了眼傷口。

  只是被咬掉一塊肉,沒有傷到骨頭,傷勢不算嚴重,只要不感染狂犬病毒,要不了多久就能愈合,嗯……就算愈合,應該也沒有以前那么強壯有力了。

  她心里做出判斷,用鹽水沖洗傷口周圍的污垢和異物。

  獅骨立刻發出嗷的慘叫,疼到面目扭曲。

  穴獅部落的眾人看得雙腿一軟,仿佛自己的小腿也在隱隱作痛。

  紅輕輕皺眉,獅骨痛苦的模樣令她于心不忍,她有點后悔讓林郁來處理了。

  紅說:“你受得住嗎?要不還是直接包扎吧?”

  獅骨咬著牙搖搖頭。

  身為一名老獵人,他經常同鬣狗打交道,他見多了被鬣狗咬傷的人,那些人要么發狂發癲,暴斃而亡,要么就像林說的,傷勢越來越嚴重,直至慢性死亡,幾乎沒有活下來的。

  在被鬣狗咬傷的那一刻,他感受到的不僅是肢體上的疼痛,更是心理上的絕望,他知道自己大概率是無了。

  他不想死。

  比起對死亡的恐懼,這點疼痛又算得了什么?他咬緊牙關,他可以忍。

  林郁麻利地清洗完傷口,仔細涂抹上泥敷劑,然后再用獸皮替他包扎。

  紅看得暗暗吃驚,林的手法嫻熟且獨特,包扎得又快又好,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側目,獅骨更是大為安心,越發相信這個女孩確實懂得治病療傷。

  林郁囑咐他說:“在恢復之前,多休息,少活動,有條件的話,盡量躺著,抬高傷腿靜養。過兩天我再來看看,給你換藥。”

  獅骨不懂什么是換藥,他從來沒用過藥,祭司大人會熬一種包治百病的血湯,據說是用獅血熬的,十分珍貴,他無福消受。

  無論怎樣,這是件好事,對方愿意花時間替他治病療傷,他感激不盡,于是連聲道謝。

  傷口還是很痛,灼燒般的痛,痛到小腿幾乎要失去知覺,不過血已經止住,他十分高興,對于傷勢的恢復也變得樂觀起來。

  林郁笑著點點頭,和張天一起離開穴獅部落的營帳。

  在河谷營地,沒有什么東西比消息傳播的速度更快,上一刻發生的事,下一刻就人盡皆知。

  等兩人回到自家的營帳,所有人或親眼見證或道聽途說,得知大河部落有個叫林的女孩懂得治病療傷,再向大河部落的人一求證,得到輕描淡寫的回答:“她是神農的后代,傳承了祖先的知識,當然會治病療傷了。”

  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而且和每個人切身相關。

  眾人追問:“什么病都能治嗎?”

  狼爪想也不想,拍胸脯說:“只有你們沒見過的病,沒有林治不了的病!”

  “那我們去找她看病,可以嗎?”

  “當然!天說了,祖先對他的孩子們一視同仁!”

  消息一傳出去,病友們立刻紛至沓來,踏破門檻。

  白天男人們還在狩獵,訪客以女人為主,大多是陳年舊疾,起初或許都不算嚴重,拖久了就落下病根,能治的林郁盡量治,治不了的只能開一些安慰劑,緩解她們的痛苦。

  女人們哪里見過以草藥治病的方法?

  即便是有虎部落和穴獅部落的祭司,他們治病用的是他們信奉之物的某些部位做藥引,由于劍齒虎和穴獅十分罕見,治療的成本自然水漲船高,一般人可無法享受那么好的醫療資源。

  林郁用的卻是隨處可見的花草樹木,她就像狼爪說的那樣,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她十分耐心地傾聽每一個人講述病情,關切地詢問和寬慰,盡心盡力地治療,令眾人倍感溫暖。

  話療也是治療的一部分。

  女人們來時的腳步帶著幾分沉重,離開時都步履輕松,并非藥到病除,而是心情愉快了許多,都對這位親切的巫師贊不絕口。

  到了午后,自投羅網的野獸逐漸少了,獵人們陸續返回營地,第一件事便是找這位年輕的巫師大人療傷。

  他們的傷口都很新鮮,狩獵過程中受點傷在所難免,自己走過來的大都不嚴重,以擦傷、磕傷和抓傷為主,放在以前,他們壓根不會考慮治療的問題,現在聽聞大河部落的巫師妙手回春,來都來了,不見識一下怎么行呢?

  有虎部落的年輕獵人山貓傷得最離譜,他和族人們采用同樣的方法,用火圍攻猛犸象,豈料過于緊張,一不小心把自己的頭發點著了,于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山貓甩動著熊熊燃燒的長發沖出藏身處,把猛犸象嚇得花容失色。

  坐在林郁面前的山貓面如死灰。

  燒傷倒在其次,關鍵是年紀輕輕就禿了,這一路走來,所有人都在打量他,拼命忍笑,可以想見,等他們回到各自的部落,必將大肆宣揚他力戰猛犸象的英勇事跡。他很想死。

  林郁沒有當著病人的面笑,她在聽張天說起這事時就已經肆無忌憚地笑過了。

  她很嚴肅地取出曬干并研磨成粉狀的菊花、薄荷草和牛膝草,加水調成膏狀,涂在山貓的傷處,這種藥膏對于燒傷和燙傷的緩解十分有效。

  她仔細端詳山貓的頭發,兩邊燒得七零八落,中間剩的比較多,也是參差不齊的。

  她心念一動,露出笑容,說:“你的頭發,要不我替伱修剪一下?保證比現在好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