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18 最后一課
  當年輕的獵人們再一次登上“瞭望臺”,那些遠在地平線盡頭的模糊黑影,輪廓已變得清晰可見。體型驚人的猛犸象群宛若一座座移動堡壘,數量龐大的獸群被四足捕食者沖散,奔逐逃竄,卷起塵霧,為遠方的天空蒙上一層淡褐色。

  或許今夜,或許明天,從高寒地帶遷徙而來的獸群就將抵達恐怖直立猿的伏擊地點。

  長期在山林里摸爬滾打的年輕獵人哪里見過如此驚人的陣仗?都雙眼放光,無比振奮。

  年輕的獵人們興沖沖回到營地,磨刀霍霍,跟隨經驗豐富的老獵人再次演練狩獵陣型。

  猛犸象自然是獵人們狩獵的首選,成年的猛犸象少說也有七八噸重,壯碩的雄性可以長到十噸以上,獵人們常說:“獵到一頭,冷天不愁。”

  只要儲存得當,一頭猛犸象的肉量足夠支撐整個部落度過漫長而寒冷的冬天。

  不僅肉,猛犸象和竹子一樣渾身是寶,幾乎每個部位都用得到,深受廣大原始人民的喜愛。

  堅韌厚實的象皮比其他獸皮更加保暖耐用,而且量大管夠,可以制成各種衣物,可以掛在洞口擋風,還可以做成戶外棲息的營帳。

  柔軟的絨毛可以制成毛氈、毯子,可以填充墊子,可以充當嬰兒的襁褓,粗長的象毛可以搓成結實的繩索,筋腱是天然的線,用來縫制衣物再合適不過了。

  膀胱、胃、腸可以做成盛水的容器,甚至可以充當防水的雨衣,還有大量的油脂,足以滿足族人們在冬天蝸居時賴以維生的基礎熱量需求。

  可惜的是,由于路途遙遠,就算獵殺了猛犸象,獵人們也無法將之完整地帶回部落,只能擇優搬運,剩下的則交換成更為輕便、實用的物資,鹽歷來是最熱門的交換貨品之一。

  能吃下這些龐然大物的部落,只有住得最近有鹽、有虎和穴獅部落,每年冬狩,其他部落帶不走的大宗物資,全被他們以低價換走,這也使得這三個部落越來越富裕,食物多到吃不完。

  也因此,張天那番善意的提醒,山溪沒怎么往心里去。

  他不認為冷天會給部落的存續造成影響,冷天的確會令萬物凋謝,會令原本生活于此的食草動物離開,但也會帶來這些渾身是寶的巨獸。

  誠然,狩獵巨獸的風險很高,山溪記得長輩們說過,祖先最初狩獵巨獸,每每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還不一定成功。

  但隨著狩獵經驗的不斷累積,狩獵技巧的不斷改善,這種風險在日益降低,比起祖先那會兒,現在好很多了,可以想見,在以后,終有一天,獵人們狩獵巨獸會像狩獵兔子一樣容易。

  他對此十分樂觀。

  只是他從未想過,巨獸并非無窮無盡,一旦他們的狩獵活動超出了整個族群所能承受的極限,等這些史前巨獸被屠戮殆盡,他們也離死不遠了。

  那一天還很遙遠,以山溪的眼界,還看不到如此遙遠的未來,他更關心今晚的祭祀典禮,他最后的祭祀典禮。

  日漸西斜,山溪拖著老邁的身軀朝位于營地東側的祭祀場地走去。

  遠遠的,就看見黑熊正同幾名年輕的族人互相推搡,他聽見黑熊憤怒的吼聲。

  “誰讓你們這么做的?!沒有祭司大人的允許,你們憑什么擅自行動!”

  “云說,這是為你挖的坑,你也同意了。”

  “放屁!我根本不知情!趕緊給我填上!”

  “怎么了?”

  山溪慢吞吞走向爭執的人群。

  眾人立刻朝老祭司問好。

  不等黑熊解釋,山溪已經看到了,在他用于焚燒祭品的祭坑旁邊,挖出來一個新的祭坑。

  他皺起眉頭,面色肅然。

  黑熊忙說:“我這就讓他們把坑填上……”

  山溪抬手,示意徒弟稍安勿躁。

  黑熊只好閉嘴退到一邊。

  山溪看向以烏鴉為首的年輕人,沉聲問:“你們挖的?”

  這一伙年輕人同云的關系緊密,他們是我行我素慣了的。

  烏鴉理直氣壯地說:“這是為了以防萬一。云說,祭司大人的年紀大了,身體常有不適,萬一這次大會來不了,就只能由黑熊主持祭祀,所以提前挖個坑準備著,總不能耽誤了祭祀儀式……”

  山溪打斷道:“你們每一個人都參與了挖掘,對嗎?還有其他人嗎?”

  “祭司大人……”

  “回答我的問題!”

  山溪聲色俱厲。

  這些年輕人還從未見過老祭司發這么大火,都嚇了一跳。

  烏鴉倒也敢作敢當,坦然承認道:“坑是我和豹皮、豹肝挖的。”

  山溪用更加嚴厲的口吻說:“伱們從小聽著我講的故事長大,違背祭禮,觸怒雪靈會有什么后果,應該沒忘吧?”

  眾人只覺得呼吸一滯,豹皮、豹肝見勢不對,趕緊解釋:“我們以為是黑熊的指示……”

  烏鴉萬沒料到老祭司竟想要動用如此嚴厲的責罰,也開始慌了,辯解說:“我們只是挖了個新坑,并沒有填埋老坑,不算違背祭禮……”

  說到最后,他的語氣漸漸弱下來,因為他知道,有沒有違背祭禮他說了不算,祭司說了才算。

  而看山溪的態度,他顯然不打算手下留情。

  山溪是老了,大多數時候他和部落里的其他老人并無二致,他的和藹慈祥令這些年輕人產生了一種錯覺,以為他也和黑熊一樣老實可欺。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明白這位老祭司絕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對象。

  山溪扭頭看向黑熊,問:“違背祭禮,觸怒雪靈之人,應當如何處罰?”

  黑熊同樣沒有想到老師會行使此等重罰,咽口唾沫,訥訥地回答:“應當施以詛咒,并永遠放逐。”

  此話一出,烏鴉等三人瞬間面如死灰,豹皮和豹肝腿都軟了,大喊著不知者不罪,乞求老祭司法外開恩。

  山溪充耳不聞,只對黑熊說:“我很久沒有放逐族人了,在你成為學徒之后,就沒再做過。正好,在我擔任祭司的最后一天,給你上這最后一課。”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