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16 雪鹽
  這個面生的年輕女人竟然和祭司一樣也是部落里特殊的存在?

  山溪將信將疑,忍不住多看了林郁幾眼。

  因為是坐著,乍一看沒覺得,仔細一瞧,才發覺這女人的腿很長,站起來一定很高,模樣也不同尋常,具體哪里不同尋常他說不上來,不是長相的問題,就覺得……不一樣,和他見過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樣,莫名給他一種聰慧過人的感覺。

  畢竟是從頂尖學府出來的博士,氣質這塊拿捏得死死的。

  山溪年年主持祭祀儀式,也算是閱人無數,他雖然不懂得何為氣質,但隱隱能感覺到林郁的與眾不同。

  這時黑熊俯首到他耳邊,把昨日廚藝大賽的事告訴他。

  山溪吃驚不小,最令他意外的還不是虎舌認她為師,而是這個長腿女人竟然尚未成年!她看起來瘦瘦弱弱的,的確像是沒有發育完全的樣子,但是對比其他同齡人,她的身高會不會太夸張了一點!

  大河部落何時冒出來這樣一對從外貌到智慧都異于常人的小孩?怎么以前從未聽說過?

  山溪看著這一對少男少女,心里驚疑不定。

  林郁很自如地燒一壺水,為兩位客人泡一杯清茶,張天則往火堆里添了些柴,拍拍手說:“昨天我已經和黑熊討論過以雪制鹽的方法,他應該轉告給你了,不知道我說的方法是否無誤?”

  起初他以為有鹽部落搞出雪變鹽的這么一套理論,是為了忽悠其他部落,后來得知有鹽部落每年都要消耗大量物資祭祀雪靈,又覺得這群原始人似乎真的相信雪乃萬物之源。

  在大樹部落第一次造訪的那個晚上,他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的情況。

  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鹽部落的祖先在追蹤獸群的過程中發現了一片鹽堿地或者裸露的鹽礦,他們模仿野獸的樣子趴下來舔舐土地,從苦澀的土里嘗出了一絲淡淡的咸味。

  攝入足量鹽分的人們頓覺精神抖擻,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一口氣能爬六座山了。

  這令他們意識到,這種又苦又咸的土是個好東西!

  但未經任何處理的鹽畢竟太苦太澀了,實在難以下咽,他們只在大量出汗、手麻腳軟的時候來地里舔一舔。

  直到某一個冬天,那個注定要改變部落歷史的原始人來到這片含鹽的土地,他模仿羊群刨開地上的積雪,但地面太過冰冷,他沒有像羊一樣直接伸舌頭舔,而是連雪帶土一起挖出來,裝進獸皮袋子里,帶回部落。

  等他回到洞穴,雪已經化成了水,他撈出水底的泥土,拿到火邊稍微加熱,然后再放到嘴邊舔舐,滿嘴的土味,哪里還有半點咸味?不禁大驚失色:我鹽呢?我那么大一坨鹽呢?

  他心很累,琢磨著既然鹽消失了,那就喝一杯水吧。

  于是他把獸皮袋子里的水倒出來,放在火上加熱。

  水很快沸騰,緊接著,他發現水里不斷有白色的顆粒析出。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挑出這些細小的顆粒,放到嘴里一嘗,頓時一蹦三尺高,大呼小叫起來:“鹽!純凈的鹽!”

  族人們都圍了過來,品嘗過結晶鹽,發覺曾經難以下咽的鹽土,苦澀味變得很淡很淡,都驚奇不已,七嘴八舌地詢問:“咋回事呢?這后勁咋還不足了呢?”

  “是因為雪!”

  那個把雪和鹽土一并帶回部落的男人篤定地說:“鹽只有在雪的幫助下,才會變得純凈!”

  就這樣,有鹽部落的祖先在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了提純鹽的方法,卻錯誤地將之和雪聯系在一起,并漸漸發展出對雪的崇拜。

  這個猜想,張天很早就告訴林郁了,得到林博士的盛贊,有專家背書,這令他的底氣更足。

  昨晚他約黑熊見面,聊的就是這事。

  雖然黑熊當時不置可否,堅稱要先向老師說明情況,再給答復,但看他略顯驚慌的神情,張天知道自己的猜想八九不離十。

  后來又給他講了講伏羲畫卦的故事,告訴他祭祀天空由來已久,只是相關知識過于復雜,沒能傳承下來。

  就在黑熊大受震撼之際,那個名為云的火爆青年突然出現,打斷了張天的施法,害他嘴遁失敗,不然昨晚就該拿下這頭老實熊了。

  山溪端起茶杯抿了口這個名為茶水的東西,帶著清淡香氣的熱茶滾入喉舌,令他精神一振。

  在不久前,聽完黑熊的轉述,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個叫天的小孩明明是外族人,卻說出了他們祖先的故事,仿佛親眼所見一般!這太不可思議了!

  老祭司緩了許久才接受這個事實,后來又得知其他一些事實:大河部落這次帶來的弓箭、陶器和無比純凈的鹽,據說都是出自這個受到天空的指引,傳承了祖先的知識的少年人之手。

  黑熊還說,他們將在部落大會結束后,回大樹部落發現的那塊雪鹽地里祭祀天空,天會擔任天空祭司,連巨巖部落都倒向了他們。

  在知道這些事情后,他立刻收起輕視之心,以無比慎重的態度前來拜訪,希望能夠和未來的天空祭司進行一場平等的祭司與祭司之間的對話。

  “你是從哪里知道這些事的呢?”

  山溪放下茶杯,他這樣問,算是承認了張天所言不虛。

  “一切都是天空的指引。”張天還是那一套說辭,“是祖先告訴我的。”

  “祖先……”山溪微微皺眉,“是你們的祖先,還是我們的祖先?”

  “既是我們的祖先,也是你們的祖先。”

  “你該不會想說,我們擁有共同的祖先吧?”

  張天愣了下,山溪把他的臺詞搶了,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他不由得稍稍坐直了身體,用更認真的態度對待這位老祭司:“我們世世代代定居于此,彼此的血脈早已交融,我們的祖先自然也是你們的祖先。”

  “伱錯了。”

  山溪用很嚴肅的口吻說:“我們雖然遺忘了很多事,也遺忘了很多人,但我們還不曾忘記自己的來處,也不曾忘記自己的祖先。我們和你們,并不相同。”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