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113 一支穿云箭
  聽二舅狼爪說,虎頭是天生神力,剛成年那會兒就已經是個猛男了,好幾年過去,他還是這么生猛。

  二舅說這話時眼里流露出無盡的艷羨,在他看來,力量永遠是女人們擇偶的第一標準,這些年,虎頭的種子早已灑遍七大部落,雖然孩子不一定認他這個爹,但他的后代無疑是最多的。

  二舅捏了捏張天不甚粗壯的胳膊,語重心長道:“多吃肉,孩子,多吃肉。你的頭發已經夠丑了,再這么瘦下去,女人們不會青睞你的。”

  張天臉有點黑,一旁的林郁快笑瘋了。

  “你別笑他,你也好不到哪兒去。”二舅用很嚴肅的口吻教誨,“阿媽常說,屁股大的女人好生養,你瞧瞧你,也快成年了,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哪個男人瞧得上?”

  林郁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一張俏臉漲得通紅。

  張天掃了眼她足以冒充未成年人的胸膛,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

  “伱笑屁啊!”

  林郁雙手抱胸,恨恨地瞪他一眼。張天笑得更大聲了。

  虎頭從最輕的石頭抱起,一路抱到最重的石頭。

  他半蹲下身,雙手把住巨石底部的兩端,咬著后槽牙默默發力,額頭上青筋條條綻出,顯然即便對于天生神力的他來說,這塊巨石也是不小的挑戰。

  場邊的獵人也跟著雙拳緊握,咬牙切齒,暗暗使勁。

  石頭離開了地面,正一點一點向上抬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眨不眨地盯著虎頭,直到他完全站直了身體,獵人們同時一躍而起,興奮得手舞足蹈,高喊虎頭的名字,甚至比虎頭更加激動,女人們看向那道偉岸的身影,兩眼放光。

  虎頭以無可非議的實力碾壓獲勝。

  “又是大河部落……”

  從阿媽缺席開始,云感覺大河部落仿佛故意跟他過不去似的,總是搶他的戲,但想到虎頭在這個項目上統治多年,此次獲勝也是理所應當,心里稍稍好受一些。

  接下來的短跑大賽,長跑大賽,攀爬大賽和摔跤大賽都不是大河部落的強項。

  短跑大賽大致相當于后世的百米賽跑,這個項目的優勝被有虎部落收入囊中。

  長跑大賽則是圍繞營地跑二十圈,估計能有個六七千米,松果蟬聯冠軍。

  攀爬大賽考驗的是獵人們上樹掏鳥窩的本領,虎爪拿了個第二,刷新個人最佳成績,收獲不少女人的媚眼,給他樂壞了。

  摔跤大賽更像是有節制的角斗,虎頭如果上場,也是有機會爭勝的,可惜參加了力量大賽的他已不能再參加別的項目,只能眼睜睜看著穴獅部落的獵人笑傲群雄。

  等摔跤大賽比完,已是午后。

  接下來便是本次大會的最后一項賽事,也是參與人數最多競爭最激烈的賽事,武器大賽。

  沒有什么比真實的狩獵更令人熱血沸騰了。

  獵人們都祭出了各自的“殺手锏”,有使長矛的,有使標槍的,有使投石索的,有使流星錘的,有使飛刀的,還有干脆扔石頭的……

  唯有大河部落和大樹部落的獵人與眾不同,他們手持長弓,背負箭筒,賺足了眼球。

  “終于要展示新武器了嗎?”

  “用那些比手指還細的樹枝真的能獵殺野獸?我怎么這么不信呢?”

  “你懂什么!這可是祖先的智慧!”

  不管是參賽的還是不參賽的,獵人們無不密切關注著弓箭手們的一舉一動,后羿射日的故事吊足了他們的胃口,令他們對這種新武器充滿期待。

  除了云。

  云自然不會聽大河部落的故事,他對弓箭曾經射落太陽的事跡一無所知,他看著他的對手們手持奇怪的彎木頭,背起裝滿樹枝的木筒,只覺得一頭霧水。

  什么時候樹枝也能當作武器了?

  他啞然失笑,發現那個叫天的小孩也參賽,令他很有些意外。

  很好,只有遭受過成年人的毒打,才會明白狩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獵物不會因為你講幾個故事,耍一下嘴皮子就自動送上門來。

  他決定好好給這個小屁孩上一課。

  云活動肩膀,舒展手臂,扭動手腕,在場邊做著熱身。

  這時,人群忽然騷動起來。

  “山溪來了!”

  “祭司大人!”

  人群向兩側退開,讓出一條路。

  一名面容憔悴的老人跟著烏鴉等人快步走來。

  洞穴到營地的距離不算遠,也不算近,他年輕時一口氣跑過來都不在話下,現在是老了,走走停停仍覺得力不從心。

  山溪當了一輩子祭司,主持了一輩子的祭祀儀式,一個從出生到老去始終在堅持做同一件事的人,無論怎樣都是值得尊敬的,這一點,從人們對他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來。

  他走到云的身旁,半是埋怨半是責備地說:“客人們都到了,也不派人告訴我,你還當我是祭司嗎?”

  云輕輕皺眉,老祭司總是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和口吻教訓他,教他做事,這令他十分不快。

  雖然祭司在部落里享有超然的地位,但他才是酋長,他才是領導部落的人!而且,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有什么話,等我比完賽再說。”

  云略顯不耐煩地擺擺手,走上賽場。

  近二十名獵人們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五十步之外,五名裁判各自按住一只野兔,隨著一聲令下,裁判同時松手,向兩邊退開,五只野兔重獲自由,立刻撒腿向四面八方跑去。

  與此同時,獵人們也如離弦之箭沖出!

  云緊盯著他的獵物,手緊握標槍,并不急于出手。

  他只有這一支標槍,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五十步的距離太遠,他沒有必中的把握,必須追到三十步以內!

  三十步的距離,用標槍精準射殺不比巴掌大多少的野兔,而且還是快速移動中的野兔,除了他,不可能有第二個人做到!

  “嗖!”

  他剛跑出去沒兩步,一道疾厲的風聲幾乎是擦著他耳邊劃過,一根細長的樹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他盯上的野兔,精準地命中兔頭!

  那野兔一翻兩瞪眼,當場去世。

  “什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