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76 楓葉飄落時
  不知道分娩是否也和情緒一樣具有傳染性,在薄荷完成生產后的幾天,另外三名產婦也相繼誕下新生兒,除了蒲花阿姨不幸生下畸形兒,其余兩位姐姐均母女或母子平安。

  以往產期結束,難免會有產婦因難產而死,此次卻無一人殞命,族人們將之歸功于林郁的安胎藥,以及祖先尤其是女媧大人的保佑。

  參與了四次接生,林郁從起初的袖手旁觀,到最后已經可以嫻熟地給臍帶結扎,為嬰孩清洗身體,她的學習能力令女人們感到吃驚,更加深了她們心里“巫師異于常人”的刻板印象。

  所有人都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悅中,除了蒲花。

  這是蒲花最后一次生產,她的歲繩上已有二十個繩結。

  部落里的女人一到二十歲,通常就不再參與交配,這是祖先歷經數百上千年的觀察得出的血的教訓。

  在這個時代,超過二十歲的孕婦就是高齡產婦了。

  只要性發育成熟了,越是年輕,分娩越順暢,這一點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成立。

  性成熟未久的女性生孩子就像母雞下蛋一樣絲滑,張天不止一次在新聞里看到,某些學生前腳在廁所里偷偷產完子,后腳就回班里接著上課,一點事兒沒有。

  換作高齡產婦,沒有家人和護工日以繼夜的精心照顧,不經歷數十個夜晚的煎熬、數十次的宮縮陣痛,是沒有可能順產的。

  這還是在醫療水平發達的現代社會,在蠻荒時代,高齡產婦幾乎就等同于危險與死亡。

  除非碰到天災人禍,導致年輕的女人驟減,正常情況下,蒲花此生都不再有孕育新生的機會。

  從十歲或更早來月經,到二十歲終止生育,蒲花作為女人,完成了部落和祖先給予她的最重要的使命,她也沒有辜負族人們的期望,順利將膝下的兒女撫養長大。

  該當是沒有遺憾了,但蒲花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她終究沒能看到她最后一個孩子的最后一面……盡管那是個畸形兒。

  部落對死胎和畸形兒的處置一向冷酷、無情、不留任何余地。

  負責接生的人一旦發現死胎或者畸形兒,會立即帶到山林里遺棄,產婦除了會被告知誕下死胎或畸形兒,其余的事,嬰孩是男是女、長什么樣子、遺棄在什么地方……無權知曉。

  這也是為了避免產婦母愛泛濫,滋生事端。

  蒲花曾也遺棄過別人的嬰孩,當時只道是尋常,照章辦事嘛……當這件事發生自己身上,她才明白有多不好受。

  “要喝杯水嗎?”

  沉浸在悲傷中的蒲花聞聲抬頭,是林,她雙手各端著一個陶杯,將其中一個遞到她面前,杯中冒出騰騰熱氣,伴隨著香甜誘人的氣息。

  她略顯勉強地笑笑,接過陶杯,隨口問:“糖水嗎?”

  “比那更好喝……你嘗嘗。”

  林郁在蒲花對面坐下。

  蒲花淺嘗一口,醇香的甘甜順著喉舌滑入腸胃,溫熱的氣息隨著暖流傳遍四肢百骸,令她精神一振,分娩后的虛弱頓時消散大半。

  她驚訝地問:“這是蜂蜜?”

  林郁笑著點點頭。

  “我怎么能吃這么珍貴的東西呢……其他人也有嗎?”

  “剛經歷過生產的女人們都有,這是蜂蜜,也是藥水,有助于你們恢復精神和氣力。”

  由于蜂蜜具有一定的藥用性質,阿媽便分了些給林郁,由這位年輕的巫師自行支配。

  “這么好喝的藥水,我真巴不得天天喝呢!”

  “那你得天天生孩子才行。”

  兩人都笑了起來,蒲花的心情也隨著這一笑而舒暢了些。

  “那個嬰兒……”

  林郁主動提起那個畸形兒。

  蒲花心神一凜,她知道林在場,她一定了解情況,于是豎起耳朵,靜待下文。

  林郁稍稍壓低了聲音說:“部落里的規矩,具體的細節我不能講,我只能告訴你,你的孩子很痛苦,死亡對他是一種解脫,不是結束,他只是還沒有做好來到這個世界的準備,等他做好準備,他會再次回到我們身邊。”

  蒲花聽得怔然,她望著跳動的篝火,出神許久,等再次抬起頭,已露出釋然的神色。

  “謝謝。”

  她看著年輕巫師如蜂蜜水般溫暖甘甜的笑容,由衷地說。

  “自家人何必言謝。好好休息吧,哪里不舒服盡管來找我。”

  林郁起身離開,貓女蹣跚地跟在她腳后,呲呲地叫著,似在抱怨主人偏心,那么大杯蜂蜜水都給別人喝了,卻不給它嘗一口。

  ……

  天氣一日冷過一日,到河邊釣魚的隊伍,收獲也一日少過一日。

  那些從未見過魚鉤的蠢魚起初跟不要命似的,沒餌的鉤也要咬一口試試看,或許是因為蠢魚都被釣完了,主要還是因為水溫越來越冷,魚越來越不愛動彈,他們又總在同一個地方垂釣,如今的魚獲只夠當天食用,幾乎剩不下來。

  好在楓葉開始飄落了。

  冷天的肉食儲備主要來自部落大會,歷來便是如此,族人們一點兒都不擔心,在他們看來,最艱難的時期已經過去,部落大會在即,他們定能獲取豐富的肉食。

  男人們意氣風發,女人們同樣信心十足,他們有新的武器,有精鹽、有陶器、有肥皂……有許多新奇好用的事物,隨便拿一些到部落大會上,足以交換到充裕的物資。

  這一天早上,林郁被悠揚的笛聲喚醒。

  她使勁揉了揉蜷成一團仍未睡醒的貓女,晚上有這只大貓幼崽依偎著,就跟抱了個暖手袋似的,再不覺得冷了。

  她抻著懶腰,慢吞吞走到洞穴外。

  遠處被楓林染紅的山頭漸漸褪色,張天慵懶地倚坐在洞口,吹響只他二人熟悉的旋律。

  她忍不住跟著笛音輕聲哼唱起來:“緩緩飄落的楓葉像思念,我點燃燭火溫暖歲末的秋天……”

  “想起誰了?”她笑問,“老婆?孩子?”

  “我沒有那種親戚。”

  “真的假的?多大歲數了還沒結婚?”

  “哥哥我只比你大兩歲,難道你結婚了?”

  “沒……女博士狗不理人不愛的,結什么婚。”林郁自嘲一句,“你27歲就當老板,年輕有為啊!”

  “干我這行可不就是吃青春飯么?不像你們搞學術的,越老越吃香……唉喲喲!腿給我坐麻了!”

  張天從地上爬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笑道:“感覺在和你討論上輩子的事……走吧,打水去!”

  兩人抱上水甕,和男人們一起朝山下走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