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62 放箭!
  男人們沾客人的光,搭著吃了頓宵夜。

  酒足飯飽,正好通過運動來消食。

  虎頭大聲嚷嚷:“射箭!射箭!”

  眾人走出洞穴,參賽選手各就各位,觀眾抱著熱乎的茶水在場邊排排坐,翹首以待。

  松針取出他引以為傲的武器,用牛皮、牛筋和麻線制成的強力投石索,蓄滿力量可以將石頭投擲出一百步以外,其威力絕對不是一根小小樹枝能夠媲美的,即便是大型野獸挨上一發也得嗷嗷叫。

  當然,一百步之外就不要考慮命中率這種事了,沒有任何武器可以精準射中那么遠的獵物,絕對沒有!不如閉著眼睛亂打,瞎貓偶爾也能撞上死耗子。

  如果要兼顧命中率,那就要縮短與獵物之間的距離。

  二十步以內松針有十足的把握,超過二十步就得看當天的手感。

  考慮到投石索的破壞力,樹靶恐怕難以承受,張天找了塊大石頭給他當箭靶。

  必須贊美一番林郁徒手畫圓的本領,五個箭靶不管是木頭還是石頭,她畫出來的同心圓大小相差無幾,極大程度地保證了賽事的公平性。

  當松針站到賽場上時,他才發覺自己根本沒搞懂規則。

  他以為“射中圓圈”里的圓圈起碼要有腦袋那么大,豈料最小的圓圈竟然不比他手指頭大多少!

  再目測一下距離,足有四十步之遙!

  想射中最小的圓圈,就好比要在四十步之外射中兔子的眼睛,能射中才見鬼了!

  在場邊觀戰的大樹部落的人也都察覺到靶子的大小遠低于預期,竊竊私語地討論著,無不面露驚訝之色,隨后便擔憂起松針的表現來。

  松針看到他的對手們擺出怪異的射擊姿勢,沒有大幅度的動作,也沒有超長的前搖,只是簡簡單單的張弓搭箭,瞄準目標。

  瞧見那尖利的箭簇,跟他手里的石頭相比,這種細長的樹枝似乎更適合精準打擊。

  他固然是一名出色的投石索獵人,但平時練習從未要求精準到點上,只要能射中木靶,無論射中哪一個點,以投石索的破壞力,足以令木靶四分五裂!

  松針突然意識到投石索與弓箭的差異所在,信心頓時沒那么充足了。

  他搖搖頭,將無關緊要的念頭甩出去,深深呼吸,撿起腳邊的石子嵌進用堅韌的牛皮做的軟兜中,抓住軟兜兩端用牛筋和麻線擰成的長繩。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他全神貫注地盯著遠處的靶子,無論勝敗,他都要全力以赴!

  “放箭!放箭!”

  隨著張天一聲令下,虎頭等四名青壯同時松開弓弦,箭矢從場邊觀眾的眼前飛速掠過,緊跟著啪一聲脆響,四支羽箭穩穩插入樹靶中,羽尾輕微顫抖。

  大河部落的人高聲叫好。

  林郁和梟手持麻繩,對照箭靶的環數,快速打結。

  兩人剛計完第一輪的分數,立即又聽見啪一聲脆響,第二輪的箭矢倏忽而至!

  虎頭自恃藝高人膽大,不屑于長時間瞄準,張弓速射,眨眼間已射出三箭。

  再看松針,他的前搖尚未結束,投石索在頭頂被揮舞成滿月。

  他一邊瞄準一邊積蓄力量,隨后松開一根牽引繩,牛皮兜里的石子立刻沿著切線方向勁射而出,發出疾厲的破空聲,一頭撞在石靶上,砰然作響,砸起一縷石灰,在靶子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坑印。

  “好!”

  “漂亮!”

  大樹部落的人扯起嗓門,不甘示弱。

  然而這個比賽并不是射中靶子就算贏,唯一理解了規則的松果定睛看向箭靶,臉色頓時不太好看。

  四個樹靶,其中虎頭那個靶子兩支箭插在最小的圓圈里,一只箭插在中等大小的圓圈里。

  他掐指一算,按規則相當于八個繩結,其他三人也有五六個繩結的水平。

  而松針……剛才那一下確實很出彩,聲勢也很驚人,但只砸中了最大的圓,只能打一個繩結。

  何況松果清楚,這一投已經算發揮不錯的了,發揮再差點,極有可能脫靶。

  他計算分數的時候,虎頭又刷刷射出兩箭,均中靶心,引得場邊觀眾狂熱嘶吼,就連大樹部落的人也為之側目,不得不承認這個大塊頭有點實力。

  松果看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

  這個叫弓箭的武器不僅精準度高,而且出手隱蔽,射速快,投石索發出一擊,弓箭能射出兩箭,如果像虎頭那樣速射,甚至能射出三箭!

  他突然有點明白弓箭在狩獵上的優越性了。

  虎頭當先射完全部十支箭,定睛一看,只有三支箭落在中等大小的圓里,其余的箭都在最小的園里,再看一眼對手,比他遠遠不如!

  至于用投石索的松果,他連看都懶得看,男人們早在私下里比較過這兩種武器,如果投石索更好用,他們豈會將之汰換成弓箭?

  第一組射完,第二組接著上場比試。

  松針幾乎是和第二組選手同時完成比賽,他感到手臂一陣發酸,舞動投石索需要耗費不少體力,反觀大河部落的弓箭手,他們神態自若,仿佛射箭就和喝水一樣輕松。

  十投八中,只脫靶兩次,他對自己的發揮很滿意。

  他和第二組選手朝箭靶走去,領取繩結。

  石靶上坑坑洼洼,他大致看了眼,發覺大多數坑位于最大的圓內,再看一眼旁邊的樹靶,心里咯噔一下。

  “你的繩結。”

  林郁把打滿繩結的繩子遞給他,一共十一個結。

  松針看了看其他選手的繩子,立刻將自己的繩子揣進外衣褶層里,一聲不吭地朝觀眾席走去。

  大樹部落的人還沒搞懂規則,也沒看出松針略微失望的神色,圍上來七嘴八舌詢問結果,贏了還是輸了。

  松針坦然笑道:“輸贏不重要,友誼最重要!”

  一聽此言,眾人便不再問了,坐回場邊,突然變得格外安靜。

  第三組選手相繼出場。

  張天在場邊完成熱身,拿起弓箭。

  “你也上?”林郁沒有見過他射箭,對他的水平一無所知:“你打算拿多少分?”

  “27分。”

  林郁愣了下,她沒想到張天會報出一個具體的數值,而且正好是虎頭的分數,這比目標滿分更加彰顯他的自信。

  梟笑道:“天射箭很厲害的,我甚至覺得他比虎頭厲害,他就是太不愛表現了。”

  林郁略有些意外,她看向張天,只見他身體舒展,弓如滿月,隨著一聲“放箭”,羽箭飛射而出!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