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59 客從遠方來
  大樹部落的人突然出現,賽場上的緊張氣氛頓時為之一松,眾人的注意力都被這群“不速之客”吸引。

  虎頭哼一聲道:“我還以為是誰……你們這是吃不上飯,餓昏了頭,跑這兒討食來了?”

  族人們都哈哈大笑起來。

  大河部落和大樹部落算是近鄰,彼此間的來往在所有部落里是最多的,了解自然最深。

  兩個部落常拿對方的“蒙難史”當反面教材教育小輩,幸福是比較出來的,每每想到隔壁部落過得比自己還要慘,族人們心里就平衡多了。

  雙方見面打打嘴炮是稀松平常的事,不至于傷了和氣,何況虎頭和松果本就不太對付,兩人年齡相仿,常被人放一塊比較,難免暗中較勁。

  阿媽行動不便,蘭花代她領著幾個男人迎上去,詫異詢問:“如今楓葉還沒有落完,你們這就去河谷營地?”

  大樹部落的人通常只在前往部落大會的途中順路造訪大河部落,在大河部落客居一晚后,兩個部落再一同上路。

  蘭花下意識以為他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冬狩。

  不過話一出口,她就知道他們并非為此而來。

  如果是去冬狩,他們一定會帶上沒能在暖天受孕的女人,利用最后的機會沖一波業績。

  繁衍是頭等大事,若人丁不興,則部落不強,這個時代嬰孩的夭折率很高,所以處于生育期的女人都得動員起來,爭取每年懷一胎。

  對方這行人里顯然沒有女人。

  這就更奇怪了。

  若是女人們單獨前來,還有可能是奔著求種來的,男人們來是做什么?難道真像虎頭說的,大樹部落又陷入三天餓九頓的窘境,跑來討要食物了?

  霎時間,蘭花心里轉過無數念頭。

  松果面帶笑容,提高聲量說:“我們是專程來拜訪你們的,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

  這番話在大河部落里引起些許騷動,族人們大都面露好奇,只有虎頭嗤之以鼻:“你能有什么好消息?”

  松果帶領族人走到阿媽跟前,畢恭畢敬地問好。

  阿媽是有名的長壽老人,在附近的部落里很有聲望,即便是那些大部落的酋長,見了阿媽也要禮敬三分。

  阿媽微笑頷首,算是回禮。

  走得近了,松果注意到一些異樣。

  大河部落的人怎么突然變白了許多?

  不對,是變干凈了。

  臉蛋光潔,沒有一丁點兒污漬,頭發烏黑發亮,像一條黑色瀑布柔順地垂在腦后,跟他們灰頭土臉、發如雜草的模樣形成強烈的對比。

  置身于一群容光煥發的人中,松果和他的族人們突然有點自慚形穢。

  松果在人群里發現兩個外形奇怪的家伙。

  一個留著短發的年輕男人和一個異常高挑的年輕女人。

  這個短發男人他倒是有點印象,這個高個女人是什么時候冒出來的?上一次來怎么沒見過?

  他還注意到洞穴外邊用木頭和竹子搭起來的那座木屋,上次來也是沒有的。

  這些也就罷了,最令他疑惑的,是男人們幾乎人手握著一根彎彎的木頭,木頭上綁著一條線,另一只手里攥著細長的樹枝。

  這又是在做什么?樹皮的新吃法?

  阿媽說:“我們進洞里坐吧。”

  松果收回觀察的目光,應一聲好,邊走邊對阿媽說:“如今森林里比以往要冷,想來你們也察覺到了,最近一定沒什么食物可吃吧……”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腳步也僵停在洞穴口,不可思議地瞪著洞穴里搭起來的數座熏肉架,和架子上滿掛的各種肉食。

  大河部落竟然有這么多肉!不僅夠吃,甚至還有余糧用于儲備過冬的食物!

  他的族人們同樣驚得合不攏嘴,聞到空氣里彌漫的淡淡肉香,不禁偷偷咽唾沫。

  有谷部落給了他們一些谷物作為“定金”,以示誠意,出發之前,他們已經飽餐過一頓,不過那是早上的事了,趕了一天的路,大伙肚子里都空落落的。

  而且比起餓,更多的是饞。

  肉誰不愛呢?原始社會里可沒有出家人,何況他們已經有許多天不曾大快朵頤了。

  阿媽將客人們的神情盡收眼底,吩咐虎舌和女人們說:“我們的客人從遙遠的地方翻山越嶺而來,想必一定餓了,你們多備點肉菜,不要怠慢了客人。”

  松果很想十分硬氣地說一句不用了,但望著串肉烤魚的虎舌,看著燒水煮菜的女人們,又瞥見同行的族人們不斷聳動的喉結,話到嘴邊打了幾個轉,終究咽了回去。

  肚里沒貨,嘴巴很難硬得起來。

  但也絕不能表現得過于饑渴,他們一行人代表著整個部落的形象,一定要忍住,忍住……

  心里這么想,口腔里卻源源不斷地分泌出大量唾沫,他們不得不瘋狂吞咽。

  太香了!怎么可以這么香!

  客人們的目光不受控制地飄向篝火上滋滋冒油的魚蝦和各種野味,虎舌專注且嫻熟地不斷翻烤食物,動作瀟灑地向肉的兩面拋灑各種奇怪的粉末,隨即便有濃郁的香氣涌出,令人食指大動!

  虎舌他們很熟,知道此人不善狩獵,卻極擅長燒烤,每次部落大會,他都是官方指定的掌勺大廚之一。

  奇怪的是,暖天的部落大會,他們剛嘗過虎舌的手藝,那時絕沒有現在這么香!

  是那些粉末的作用嗎……松果疑惑。

  這時林郁煮好了開胃茶,讓孩子們端給客人們。

  客人們端起清香濃郁的茶一飲而盡,試圖飲水充饑,喝完卻發覺更餓了,肚皮相繼抗議,跟商量好了似的,此起彼伏發出聲量驚人的腸鳴。

  大河部落的人很有禮貌地掩嘴而笑,唯獨虎頭笑得很大聲。

  客人們窘迫不已,面色漲得通紅,想要忍住,奈何肚皮不聽使喚,一個勁地咕嚕作響。

  大樹部落里口耳相傳鄰居家的落魄往事,在他們看來,大河部落應該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遠不如自己才對,如果連他們都無肉可吃,大河部落早該斷糧了才是。

  但面對此情此景,他們的信念開始動搖,這充足的肉食和令人垂涎欲滴的濃郁香氣,哪里像是要啃樹皮的樣子?

  松果瞧見族人們一個個都表情管理失敗,立即從外衣褶層里摸出一個巴掌大的獸皮袋,遞給阿媽,試圖以此扳回一城。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