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52 刀耕火種
  “一大清早就開始采集植物了?”

  男人們見林郁抱著一大捧草回來,都驚訝于她的勤快。

  張天認出她帶回來的草是菖蒲,耐寒喜潮濕,多生長在淡水邊,是很常見的草本植物,古人用它來制作香囊,據說有辟邪的功效。

  但林郁特意采集一捧菖蒲回去,顯然不是為了辟邪,必定還有他不知道的用途。

  男人們打了水回到洞穴,女人們正在準備早飯。

  孩子們跑到林郁跟前問她要糖汁吃。

  林郁摸摸孩子們的頭,笑道:“這就給你們做。”

  她燒一筒熱水,將菖蒲塊根擇下來,切成薄片,然后扔進水里,頓時便有甜香的氣息涌出。

  孩子們在火堆旁圍成一圈,使勁吸動鼻頭,眼巴巴望著竹筒里越發濃稠的汁液,一邊叫著好香,一邊吧唧嘴。

  無論是哪個時代的孩子,大抵都無法抗拒甜食的誘惑。以前這個時候,還有甜甜的果子可吃,如今天冷氣寒,草木不結果實,孩子們早饞得不行。

  等竹筒里的水沸騰起來,菖蒲塊根里的甜液便全煮進了水里。

  孩子們爭相恐后地遞碗,林郁像是推著懷舊雪糕車叫賣的大姐姐,一邊吆喝著讓孩子們稍安勿躁,一邊很耐心地給他們分糖汁。

  將這一切默默看在眼里的女人們又學到一招,以后孩子再鬧著要吃糖,便不愁沒法子滿足了。

  在一旁偷師學藝的還有張天,林博士的學識令人折服,這幾天聽她給女人們科普植物的一萬種用途,他也跟著漲了不少知識。

  吃早飯的時候,張天向族人們打聽附近的部落。

  未成年的他還不曾參加過部落大會,沒有見過其他部落的人,他只在男人們的閑聊中偶爾聽他們提過幾句。

  “除了三個部落有鹽,占據了最好的山洞和地盤,人數比較多,其他部落都不如咱們,就拿離我們最近的大樹部落來說吧,你肯定還記得阿媽的話,他們部落現在由一個叫松果的小年輕管事,年輕人懂什么?所以他們經常吃不飽飯,擁有豐富的挨餓經驗……”

  虎頭輕描淡寫地講述其他部落的“蒙難史”,在他看來,除了自家部落,其他部落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值一提。

  不過他也承認,比起有鹽部落、大虎部落和穴獅部落,以前的大河部落還是要稍遜風騷的,但如今他們有受到天空和祖先指引的天,還有懂得辨認百草、善于治病療傷的林,那三個大部落的生活便也日益水深火熱起來了。

  張天和林郁相視而笑,心知虎頭明顯帶有吹噓成分的話大概率沒什么參考價值。

  附近的部落每年聚兩次,每次聚個十天八天的,對彼此的了解大多來自道聽途說,再加上族人們普遍預設了人不如己的優越心理,對其他部落的評價自然容易偏離事實。

  不過,虎頭提到的“惡人部落”成功引起了兩人的注意。

  “為什么管他們叫惡人部落?”張天追問。

  “因為他們不敬森林,肆意砍伐草木,每到暖天就放火燒山,每到冷天就換地方住,他們住過的地方全都變成了荒地,不再有植物生長,不再野獸繁衍,這樣的人不是惡人是什么?不過你放心,我們再也不會見到那群惡人,因為他們已經無法參加部落大會。”

  聽完虎頭的描述,張天立刻想到一個詞語:刀耕火種。

  有人在用刀耕火種的方式種植食物!

  “那群惡人住在什么地方?”

  “誰知道呢?以前住在河流上游很遠的地方,現在可能遷到更遠的地方去了。”

  虎頭拍拍肚皮站起來,眾人用完了餐,收拾東西準備外出勞作。

  族人們雖然言必稱其為惡人,神情也充滿鄙夷,但顯然并不很關心他們的所作所為,也不曾深究他們為何這樣做,放火燒山的行為固然可惡,只要火沒燒到自家的地盤,就不會有多深的感受。

  相較之下,張天對此更加在意,心想這群住在河流上游的家伙該不會和搗鼓出劣質陶器的是同一撥人吧?

  雖說刀耕火種是極其落后的原始農業,放火燒山在后世更是要把牢底坐穿,然而比起以狩獵和采集為主的生產方式,這群惡人反倒走在了時代的前沿。

  他從林郁的眼底看到了她濃厚的學術興趣,能夠親眼見證史前人類原始農業活動的機會可不多,如果條件允許,張天猜她一定很樂意前往實地考察。

  ……

  日落時分,薄暮冥冥,昏黃的光芒難敵黑夜的侵蝕,正一點一點從山頭褪去,冷寂隨著夜晚重新降臨山野。

  馬不停蹄趕了一天路的松果帶著七名年輕強壯的男性族人攀上最后的山頭,眺望遠處的光景,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駭住。

  松果曾在很久很久以前來過這里一次,那時候山的那邊還是草木成蔭、繁花似錦,一派郁郁蔥蔥、生機盎然之景,而如今,森林慘遭屠戮,大地被燒成一片焦黑,青山不復,綠水不在,荒野里難覓野獸蹤跡,了無生機。

  盡管對于惡人的行徑早有耳聞,目睹這一切仍然令眾人憤怒到渾身發抖。

  “松果,我們真的要去和那群惡人交換食物嗎?”

  族人們義憤填膺,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里,和野獸共處,與草木共眠,享受著森林母親的哺育,如今母親罹難,他們如何能咽下這口氣?更不愿與那群弒母求存的惡人為伍。

  松果乍見此景也是雙拳緊握,難掩憤慨之情,然而深深呼吸之后,他便壓抑住心頭的怒火。

  任何人都可以沖動行事,唯獨他不能。

  他肩負著整個部落的前途命運,他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必須為全體族人的利益考慮。

  弒母求存的確令人不恥,可是……他忍不住想,如果他的部落同樣瀕臨饑荒,而燒毀森林能夠獲取足夠令所有人都活下去的食物,他會不會也這樣做?

  松果沒有再想下去,至少同燒毀森林相比,和惡人打交道是更容易的選擇。

  “來都來了,去看看吧。”

  他說完,當先朝山下走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