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44 大樹部落
  第二天清晨,張天跟族人們一起去河邊打水,順便在河邊洗把臉,冰涼的河水刺激面龐,晨起的困倦盡除,他瞬間清醒許多。

  他看著河面的倒影,發現額頭上的蜇傷消腫了,再看手背,也消腫了,再看其他男人,他們還腫著呢。

  他立刻大肆宣揚,引得女人們紛紛附和,被倒刺割破手的說她傷口結痂了,感染風寒的說她頭沒那么疼了,經期臨近的說她腹部不痛了,拉不出屎的說她終于通暢了……仿佛一夜之間大家的病情都有所好轉。

  其中難免有人夸大其詞,但效果應該也有,畢竟是頭一回用藥,藥效可能會比較明顯。

  所謂三人成虎,聽到女人們交口盛贊,再對比自己和張天的蜇傷,男人們再無疑慮,緊趕慢趕回到洞穴,想尋醫問藥,卻不見巫師大人。

  這個時間點不在洞穴,多半是去山里拉野屎了。

  張天將記事本放在屬于林郁的小小地盤。

  部落里老人共用一個火堆,女人和小孩共用一個火堆,男人共用一個火堆,只在吃飯和講故事的時候聚在一起,平時休息和干活都是分開的。

  林郁身為客人,她獨享一個火堆,在習慣了抱團生活的族人們看來這絕對是件值得同情的事,張天卻頗有些羨慕。

  他把熊筋和昨晚熬制的魚鰾膠拿到外面晾曬。

  正往樹上掛熊筋,忽聽見林子里傳來窸窣的聲響,動靜不小,是個大家伙!

  張天退開兩步,摸出懷里的折疊刀,嚴陣以待。

  樹叢從中撥開,林郁鉆了出來,兩人對視一眼,均是一愣。

  張天的視線落到林郁手中,隨即移開目光,咳嗽一聲,指了指樹上,略顯尷尬地說:“我在晾曬熊筋。”

  林郁這才想起自己手里攥著剛換下來的內衣,臉上一熱,立即背起手,說句“我先進去了”,低著頭快步跑開。

  等張天回到洞穴,男人們已將巫師大人團團圍住,爭相傾訴病癥,接受治療。

  他站旁邊聽了會兒,除了不會痛經,男人的傷病和女人大同小異,有昨晚的經驗,林郁應對起來得心應手,不僅能夠聽懂,表達也越發順暢,甚至還能分心考一考白。

  等輪到大舅,他忽然有些難為情,扭扭捏捏地說:“我也不知道我這個算不算病,它一點兒也不痛,就是……就是……”

  “快點的!”

  排狼牙后面的虎頭等得不耐煩,一把摘掉他的獸皮帽子,替他說了:“巫師大人,他禿頂!”

  族人們看著狼牙光禿禿的天靈蓋哈哈大笑,林郁也忍俊不禁。

  狼牙漲紅了臉,奪回帽子戴上,忙問:“你看能治不能?”

  林郁斂起笑容,正色說:“有一種植物叫何首烏,吃了它有助于生發,不過我手邊沒有,以后進山采藥,我會幫你留意的。”

  “有勞巫師大人!”

  得知頭發有辦法長出來,狼牙樂不可支。這幾年因為禿頂,女人們都拒絕和他交配,說禿頂的男人會生出禿頂的兒子,真是豈有此理!是時候重振雄風了!

  早飯過后,進山狩獵。

  昨日是往河流上游的方向走,今天朝下游進發。

  張天忽然想到一事,問男人們:“河對岸你們去過嗎?”

  虎頭說:“河對岸是大樹部落的地盤,我們一般不會去。”

  聽到這個名字,張天便想起來了,以前聽男人們提起過,大樹部落也是個小部落,洞穴附近有一顆巨大無比的樹,因此得名。

  張天所在的部落叫大河部落,因為山底下有條大河波浪寬,部落名字并無深意,更無關信仰,只是為了和其他部落區分開而已。

  虎頭說他們一般不會去,說明還是去過。

  張天問:“你們會游泳嗎?我是說像魚一樣在水里游。”

  “你認真的嗎?人又不是魚,怎么能像魚一樣在水里游呢?”

  男人們相視而笑。

  “那你們怎么過河?”

  “這還不簡單,用木頭搭座橋,走過去就行了。”

  “……有道理。”

  張天感覺自己問了個很白癡的問題,山底下那些針葉樹隨便一棵都有半米以上的胸徑,二三十米高,砍倒后便是天然的橋梁。

  不過他也確定了一件事:族人們不會游泳。

  連住在河邊的他們都不會,其他部落的人更不可能會。

  “快看!”

  捉了一路的昆蟲,終于叫他們發現了野獸的蹤跡。

  血跡!

  一灘不小的血跡,血液已經凝固、發黑,其中混雜著少量的組織碎屑和毛皮碎塊,爬滿了忙碌的螞蟻和快樂的食腐昆蟲。

  虎頭用木棒驅趕毛皮上的蟲蟻,蹲下來觀察片刻,肅然道:“是羚羊,這里發生過搏斗,狩獵它的不是狼就是猞猁。”

  “看看去?”

  男人們望著一路向山脊延伸的血跡,放在以前,既知前方有四足捕食者,他們肯定會選擇繞行,不過現在手里有弓,又一連聽了好幾天祖先的光輝事跡,目前正處于打了雞血的狀態,都有點躍躍欲試。

  反倒是虎頭比較謹慎,他繞著四周仔細查看一番,只發現一頭捕食者的痕跡,展露笑容道:“看來是猞猁了。我們走!”

  山林里的狼大多成群結隊行動,一旦遭遇上還真不好說,猞猁通常習慣于獨來獨往,虎頭有把握對付它。

  張天也做出了同樣的判斷,不過比起猞猁,他對那頭羚羊更感興趣。

  從殘留下來的毛皮碎塊看不出公母,如果是雄羚羊,那他心心念念的用于制作角弓的獸角便有著落了。

  但他并沒有抱太大的期望。

  似這種有角的動物很少跑到森林里晃悠,因為容易被樹枝藤蔓纏住獸角,遇到捕食者幾乎逃不掉。

  眾人循著血跡追蹤而去,男人們各自握緊手里的武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神經都緊繃到極點。

  猞猁是擅長攀爬的貓科動物,它有可能藏身于任何地方,速度比狼快上許多,狩獵時總是潛伏靜待時機,然后從獵物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襲擊。

  預想中的敵人沒有現身,看樣子也不會現身了。

  眾人已經發現了羚羊的尸體,它被棄置在一處裸露的巖壁上,尸體上站滿了眼尖的食腐鳥,這群拾人牙慧的禽獸正貪婪地吮吸碎肉,空氣里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和腐臭氣息。

  男人們大失所望,食腐鳥和食腐昆蟲一樣容易致病,除非彈盡糧絕,族人們不會吃這種鳥,但這不妨礙虎頭張弓搭箭泄憤似的射死它們,眾鳥驚飛而起,發出刺耳的叫聲。

  唯有張天望著羚羊頭顱上的那對黑色長角笑逐顏開。

  感謝大自然的饋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