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33 壁畫
  虎頭舔舔嘴唇說:“她吃了那么多,看起來還很正常,說明這些植物是可以吃的。”

  狼爪立即表示贊同:“咱們一人嘗一口,就算有毒,也毒不死咱們。”

  男人們已經將那半只雷鳥當作自己的食物,開始盤算著怎么分了。

  這也是部落里不成文的規矩,分給誰的食物便歸誰所有,但如果那個人沒吃完,剩下的理應由其他人分享,想留到第二天當早飯,這種事是不存在的。

  只嫌吃不夠,哪里還有剩的道理?

  林郁知道自己的早飯保不住了,索性自己動手,將剩下的半只鳥撕成小塊,分給眾人。

  虎舌是老師傅了,他烤了多年的肉食,對火候的控制早已爐火純青,烤出來的肉外酥里嫩,只要吃過沒有不說好的,甚至每年的部落大會,各個部落也是一致推舉由他來負責燒烤肉食。

  他自認為不會有人比他更懂烤肉了,直到他將林郁分給他的這塊肉放入嘴中。

  肉質極嫩,像豆腐一樣幾乎入口就化,如果只是這樣,虎舌自忖也能辦到,他細細咀嚼,每一次咀嚼,便有獨特的香氣自肉中溢出,細膩綿長,富有層次感。

  太香了!

  所有人都在細細品嘗這難得的美味,只覺得香氣宜人,令人迷醉,卻形容不出具體的滋味。

  因為他們這輩子還沒嘗過什么滋味,他們最了解的味道是果子的甜、酸、苦、澀,甚至連咸味都是種奢侈品,只在部落大會的時候,有機會從其他部落那里換到一些粗鹽,也是苦澀的。

  他們是頭一回品嘗到如此豐富的味道,彌漫在唇齒間的香氣令他們感到詞窮,只能不斷地贊嘆:“好吃!太好吃了!”

  虎舌忍不住問:“你是怎么做的?”

  蘭花搶答道:“我知道!是植物!有些花草可以和食物一起烹制,能夠增加香味,這叫作……叫作……”

  她一時忘了那個新鮮的詞匯,張天提醒她:“香料。”

  “對!”蘭花一拍手,“就叫這個名字!”

  林郁詫異地看一眼張天,她記得她教女人們辨認植物時,他應該不在場才對,怎會知道這個名詞?

  可能是蘭花告訴他了吧……她立即想到合理的解釋。

  虎舌兩眼放光,他敏銳地察覺到,這些名叫香料的植物能夠令他的廚藝更上一層樓,等下次部落大會,他或許可以驚艷所有人,收獲無數女人的青睞。

  想到這,他連忙向林郁請教。

  難得這些原始人如此好學,林郁沒有保留,把對女人們講過的知識很耐心地再給虎舌講一遍。

  這時,她看見張天忽然站了起來,率先朝洞穴外走去,緊接著是梟,再然后,越來越多人離開洞穴,走到外面仰望天空。

  昨天好像也是他帶的頭……他果然是部落里的祭司嗎?

  虎舌了解完香料的秘密,也興高采烈地去了。

  洞穴里只剩下一些小孩和幾個老人,阿媽也在其中,她舉著火把,讓孩子們拿了些木炭給她,正對著墻壁畫著什么。

  林郁這才注意到較深處的洞壁上畫著一幅幅簡單的壁畫,光線昏暗,木炭勾勒出黑色的線條,若不走近了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發現。

  她走到阿媽身旁,看她用木炭畫上一個圓圈。

  阿媽說:“好的事物都會被記下,這面墻壁上每一幅畫,都曾為我們的部落帶來好的改變。”

  林郁自然是沒有聽懂,不過她看懂了,類似的畫她看過太多了,以前是看考古發掘出來的遺跡,簡單的幾條線可以引發出無數種猜測,如今看原始人現場作畫,要易懂多了。

  那幅由兩條細線組成的東西應該是魚竿,由一個扁圓和一條豎線組成的應該是紡輪,由一個半圓和一條直線組成的應該是弓箭——這些都是部落里有的東西,很容易聯想到。

  至于新畫上的這個,只能是肥皂了。

  看原始人將自己搗鼓出來的東西珍而重之地畫在墻上,她的心情有點復雜。

  會不會一萬年后被人發掘出來,也會有考古學家對著這個圓圈發愣,猜測它畫的到底是太陽還是鳥蛋?

  一念及此,林郁忍俊不禁,心想:大概打死他們也想不到這個圓圈代表肥皂吧?

  她察覺到一些不同尋常之處,比劃著問阿媽:“魚竿、紡輪和弓箭都是剛做出來的東西嗎?”

  這三幅畫的筆跡很新,應該是近幾天畫上去的。

  阿媽點點頭。

  林郁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是誰做的呢?”

  “天。”

  “天又是從哪里知道這些東西的制作方法呢?”

  “是祖先的指引。”

  阿媽指著洞外的天空說道。

  林郁沉默了,她移開視線,朝更深處的洞壁看去,洞壁上畫著長矛、斧頭、骨針、竹籃……炭痕黯淡,顯然是許多年前畫上去的。

  她忽然瞪大眼睛,疑惑、驚慌、難以置信等情緒爬上她的臉頰。

  她急切地問:“阿媽,我能去里面看看嗎?”

  阿媽舉著火把領她進到洞穴深處,跳動的火光照亮隱藏在黑暗中的壁畫,一幅幅巨獸圖呈現在兩人眼前。

  鼻長及地的猛犸,獨角的披毛犀,長獠牙的劍齒虎……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仿佛在嘲笑她的無知和天真……

  林郁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她明白了,早該明白的。

  但她仍然抱有一絲僥幸,邊比劃邊問:“這些野獸現在還存在嗎?”

  阿媽微笑著,將她最后一絲希望無情掐滅。

  回不去了,這輩子就只能當個野人。

  林郁忽然自嘲地笑起來。

  她想起自己以前經常和朋友吐槽,說考古工作者最大的悲哀,是他們的猜想永遠無法被證實,如果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么史前社會便是進化未完全的南方古猿,許多時候甚至辨不出雌雄。

  如果給考古學家一次回到過去親眼驗證自己猜想的機會,代價是永遠無法回來,她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欣然前往,包括她自己。

  所以說啊,人不能亂立flag,老天爺是懂實現愿望的。

  如今真的來了,欣然嗎?

  一點也不,她只覺得無比操蛋。

  為什么是我,我導師不比我資深多了嗎?

  她很郁悶地想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