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28 煥然一新
  去河邊釣魚和清洗獸皮的兩路人一同下山。

  行在山林間,眾人有說有笑,昨天獵殺了棕熊,今后可以安心釣魚了,有了相對穩定的肉食來源,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錯。

  林郁默默地觀察周圍的環境。

  山間林木以闊葉林為主,樹種繁雜,櫟樹、山毛櫸、胡桃、楓樹、柳樹、樺樹、白楊……競相野蠻生長,其間點綴著赤楊和榛樹樹叢,同屬樺木科的鵝耳櫪枝繁葉盛,樹梢上仍垂掛著零星的花穗。

  走到往山下平緩處,深綠色的針葉樹開始出現,矮小的蘚類與禾本科植物叢生其間,為這片高大的林木增添了些許趣味。

  此外還有形形色色的小型植物,從薄荷草、三葉草等各種草本植物,到攀緣在巖壁上的各種肉質植物,種類繁多,不一而足。

  但要說格外引人注意的,還要屬山腳下的那片竹林。

  她翻過不少座山,只在這里見到了竹子,或許正是因為如此,部落才會選在這里定居。

  這一帶林區的植物基本符合她對于溫帶丘陵地區的認知,只不過……

  之前獨自翻山越嶺,每時每刻都在為生存所必需的食物、庇護所、水和火奔波,沒有多余的精力思考,昨夜挨了一晚上凍,她才察覺到有些不對勁。

  從這些植物的生長狀態看,如今最可能的季節是金秋十月,和她在茶鎮參與發掘工作的時間是一致的。

  和茶鎮相比,這里的氣溫會不會有點過于冷了?

  她穿同樣的衣服,在茶鎮她可以趴桌上睡覺不擔心著涼,在這里大白天都覺得冷。

  她看到許多植物開了花卻沒有結果,一棵兩棵是這樣還可以用其他原因解釋,大多數都是如此,那多半是氣候的原因了。

  “難道今年會迎來百年難得一遇的寒冬?沒聽說過呀……”

  她越想越疑惑,索性搖搖頭不再多想。

  如今之計,是趕緊學會當地人的語言,向他們說明情況。

  說不定當他們得知我來自天朝上國,是根正苗紅的神農氏傳人,就會畢恭畢敬地護送我回去呢!她很樂觀地想著。

  兩路人在山腳下分道揚鑣,男人們去河流上游的回水灣釣魚,女人們用樹筒打水,在河邊生起了火。

  ……

  清洗獸皮用不了一天的時間,當太陽升到頭頂上時,女人們便抱著樹筒和獸皮回來了。

  回來的路上,林郁順手采集了些木賊,這是一種節蕨類植物,模樣很像袖珍版的竹子,又刮了一捧松脂。

  蘭花告訴她:“這些不能吃。”

  林郁報以微笑。

  蘭花立刻明白她沒聽懂,于是拿手比劃了下。

  林郁點點頭表示看懂了,然后指了指手里的木賊,豎起大拇指說:“好。”

  蘭花便明白她另有他用,于是也學著她的樣子豎起大拇指說了聲好,意思是:你隨意。

  留守洞穴的族人還在熬熊脂。

  熊脂固然不少,主要還是因為竹筒的容積太小了,得分批分次熬制。

  林郁心想:如果能有一口大陶鍋,這些熊脂一鍋就熬了,哪里用得著這么麻煩?

  燒制陶器這事她一個人干不了,而以她如今的地位,想要差遣野人們干活是絕無可能的,只能等以后再說了。

  竹筒中的水升騰起細密的氣泡,肥肉逐漸融化,析出雪白的熊脂,在沸水中滋啦作響。

  女人們用木棍輕輕翻攪,濃郁的香氣噴涌而出,和薄荷茶提神醒腦的清香不同,油脂香氣立刻激起人們的食欲,所有人都悄悄吞咽口水。

  孩子們的身體最誠實,圍在火堆旁,眼巴巴看著竹筒里翻騰的雪白油脂,時不時吧唧一下嘴。

  林郁指著已經熬成形的熊脂說:“我要。”

  不等蘭花開口拒絕,她又掐著小指頭,用奇怪的語調說:“一點點。”

  蘭花被她可愛的口音逗笑了,先糾正了她的發音,然后用竹棍挑起拇指頭大的一塊熊脂給她。

  林郁開心地笑了,連聲說:“謝謝!”

  她將油脂放進木碗里,撿了些草木燃燒后的灰燼,用水浸泡后過濾,因為張天織的布過濾效果比較差,所以她反復過濾了好幾次,最后得到一小碗還算純凈的堿水。

  把松脂和油脂加進堿水里,放在火上慢慢煨熱,蒸發水分。

  蘭花見她把油脂和一堆垃圾放一起煮,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忍著郁悶問:“你在做什么?”

  這句話林郁是第二次聽到,上次沒懂,這次懂了,指著碗里的水說:“肥皂。”

  “肥……皂?”

  又是個新鮮詞匯。

  這似曾相識的感覺。

  蘭花隱隱在林郁的身上看到天的影子,她猜,這野人可能又要做些新鮮東西了。

  她突然有點期待。

  肥皂的好處不必多說,林郁并非多么嬌氣的人,但整日和虱子共眠,與跳蚤共舞,頭皮癢也就罷了,最主要的是容易染病。

  在這種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荒郊野嶺,沒有什么比保持健康更加重要了。

  她緊接著處理木賊,這種植物除了可以入藥,還可以用作洗發劑,清除跳蚤、虱子、螨蟲等寄生蟲有一手。

  等碗里的水蒸發殆盡,冷凝之后,一小塊純天然的肥皂便凝結成形了。

  蘭花好奇地看她取出肥皂,其他人也早注意到她了,野人不管做什么都令人很難忽視,所有人都在等她的下一步行動。

  林郁指了指肥皂,又指了指自己的手說:“白。”

  蘭花跟林郁接觸得最多,也最能明白她想表達的意思,為族人們翻譯道:“她說,是這個叫肥皂的東西讓她的手變得這么白。”

  族人們大感驚奇,女人們尤其目光灼灼。

  林郁燒了一大筒熱水,蹲在洞口,低下頭,如野草般雜亂糾結的發團垂下。

  她用竹筒杯舀水,將頭發打濕,然后抹上肥皂,反復清洗了三次,終于在第四次洗出了泡泡,倒少許木賊汁在發絲間,和著肥皂泡泡一起搓揉。

  所有人都圍了上來,觀摩她洗頭,見她一頭骯臟糾結的發經過反復清洗,沖去泡泡后,竟然變得烏黑發亮,三千青絲如瀑布垂下,條條分明。

  眾人看得兩眼放光。

  林郁洗完頭,又洗了把臉,頓時煥然一新。

  族人們這才發現,這野女人不僅手白腳白,臉蛋也是白里透著紅,像嬰兒的臉,嫩得仿佛能掐出水來。

  原來都是肥皂的功勞!

  林郁攤開手,手心的肥皂只剩下薄薄一片,還能用一次。

  “要嗎?”她問眾人。

  “要!”女人們異口同聲。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