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27 忙碌的早晨
  女人們準備早飯的時候,張天在另一處火堆上架起數個皮糙肉厚的竹筒,倒入薄薄的一層水,熬煮魚骨和其他動物的骨頭碎渣。

  只有那些形狀好的骨頭才會被挑選來制作骨器,剩下的碎骨頭族人們會收集起來扔到深山老林里。

  這無疑是極其浪費的行為。

  天生其材必有用,即便是碎骨頭,也有它的用武之地。

  “給,這叫薄荷茶,那個野人做的。”

  梟端一杯薄荷茶給張天。

  張天慢慢喝著茶,用竹棍輕輕翻攪竹筒里的碎骨頭,他腳邊放著一沓熊筋,以背筋和腳筋為主,也不知道夠不夠制作三張弓。

  “你在做什么?”梟好奇詢問。

  “熬膠。”

  “膠?那種粘粘的東西?”

  “對的。”

  部落里已經發展出簡單的制膠技術,不過是植物膠,一般是利用植物的淀粉成分制作,但因為粘性平平,通常只用作輔助固定,主要還是靠繩子。

  梟立刻來了興趣:“骨頭也能制成膠嗎?”

  “不僅骨頭,這個也可以。”

  張天說著,將一個充滿腥臭氣息的竹簍遞給他。

  梟接過來一看,竹簍里滿滿的魚鰾,他就說這兩天吃飯怎么沒見到這種內臟,原來都在這兒了!

  張天笑呵呵道:“這些魚鰾我都煮過了,你去拿個大點的碗,用石棒將它們全部搗碎。”

  “這樣就能制成膠了?”

  梟感到驚奇,他無法將魚鰾與粘粘的膠聯系起來。

  張天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說:“要搗得非常爛才行。”

  “這個簡單!”

  梟興高采烈地去了。

  經過一天的觀察,林郁發現這個部落的技能似乎全點在工具的制作上了,和他們粗糙的飲食習慣相比,魚竿和弓箭精致得像是舶來物。

  令她更為驚奇的是,那兩個形影不離的年輕人,天和梟,一個在熬碎骨,另一個在搗魚鰾。

  他們竟然會提取膠質,制作動物膠!

  同時又覺得奇怪,魚鰾膠的制作非常辛苦,有句話叫“壯漢搗不了二兩膠”,這種體力活怎么會交給一個孩子去做?這幫男人都在干等著吃飯,竟然也不幫忙……

  梟很快就發覺不對勁:他以前搗過的肉食和植物,輕輕搗幾下就會碎裂,這魚鰾搗了半天竟然一點變化也沒有!

  他想起天把魚鰾遞給他時露出的神秘兮兮的笑容,大呼上當。

  環視一圈,目光落到某個腦子里長肌肉的大塊頭身上。

  “虎頭哥。”

  梟一臉諂笑地將骨碗遞到虎頭面前。

  “干嘛?”

  “天說,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把魚鰾搗爛,我試過了,我好像不太行。”

  “你當然不行!給我,讓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勇士!”

  虎頭一把奪過碗和石棒,坐下來跟打樁機似的瘋狂輸出,手速快到只剩殘影,石棒撞擊骨碗發出像機關槍一樣密集的脆響。

  梟原封不動地照搬張天的話:“要搗得非常爛才行。”

  虎頭頭也不抬,高手從不廢話,他輕描淡寫地做了個OK的手勢,對于手勢的使用是越發自如了。

  梟坐回張天的身旁,想看他如何將骨頭變成膠,卻發現他正在用麻線編織著什么,和草鞋差不多的編法,只不過要大一些,線要細一些,縫隙要小一些。

  張天打算編織一張手帕大小的濾布,嚴格意義上講,還不算是布,因為用樹皮纖維紡的線太粗太硬了,其中罕有大量的纖維素、木質素、膠質及其他一些雜質。

  只有選用苧麻、亞麻等優質的麻料,經過漚漬脫膠等加工工藝去除雜質,才能紡出柔軟纖細的線,織出柔和的布匹來。

  不過用來過濾已經足夠。

  他剛編好濾布,就看見虎頭威風凜凜地走來。

  他一手端著碗,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很有高人風范,淡淡地說:“給,這樣可以了吧?”

  骨碗里魚鰾碎到只有指甲蓋大小。

  張天贊不絕口:“厲害!果然還得是你!”

  虎頭面有得色,微笑著輕拍梟的肩頭,一副年輕人多學著點的高姿態。

  梟將裝滿魚鰾的竹簍拎到他面前,笑嘻嘻道:“要把這一簍的魚鰾全部搗碎,才是真正的勇士!”

  虎頭的笑容頓時凝固在臉上,好在這時響起蘭花的聲音:“吃飯了!”

  他立刻說:“先吃飯!”

  毫不遲疑地轉身離開。

  兩人看見他背在身后的手好似寒風中的樹葉抖個不停,笑得前仰后合。

  張天將魚鰾碎屑扔到竹筒里和骨頭一起煮,隨著膠質漸漸熬出來,竹筒中的水變得越發濃稠。

  梟伸手捻了捻竹筒里的膠質,驚奇道:“確實變得粘乎乎了……”

  張天把濾布給他:“來,像這樣舉著,拿穩了。”

  梟平舉著濾布,他不明白天要做什么,但他很快便明白了。

  張天將竹筒和碗里的膠趁熱全部倒在了濾布上,膠液透過縫隙滲到了骨盆里,而骨頭和魚鰾碎屑統統留在了濾布上。

  梟大開眼界,想不到“草鞋”還有這樣的妙用。

  他忍不住說:“天,你真聰明!”

  張天笑著搖搖頭:“這都是天空的指引。”

  這時梟看見那個野女人走了過來,想起阿媽的話,他謹慎地退開兩步。

  林郁卻沒走近,隔著兩三米的距離,指著梟手里的濾布可勁比劃,嘴里念念有詞不知道在說什么。

  張天聽得很清楚,她在用中文問:“我能不能借用這塊布?”

  他點點頭,用原始人的語言說:“可以。”

  他將濾布放在干凈的石頭上,示意她要用的時候自行取之。

  林郁心滿意足地去了。

  梟全程懵逼:“她說什么?”

  張天正要解釋,忽聽見蘭花姨媽提高聲量喊道:“吃飯了!要我來請你們嗎?”

  梟悚然一驚,母上的脾氣他最是了解,再不去吃飯,她老人家就要扛著大棒來請人了。

  “你先去吧,我一會兒就來。”

  張天將熊筋和裝滿膠液的骨盆放到洞穴外晾曬,隨后回洞里吃早飯。

  飯后稍作休息,外出勞作。

  這次是兵分四路,張天和梟領著一隊人去河邊釣魚,虎頭和虎爪帶剩下的人進山狩獵——虎頭已經放棄釣魚,他挎上弓,拿起矛,回歸自己的老本行。

  蘭花帶一隊人去河邊清洗獸皮,林郁也在此列,紅花帶剩下的人進山采集。

  留守洞穴的老人、小孩和孕婦們也并非無所事事,昨天獵殺的熊,它皮下組織、內臟器官周圍和腹部處的大塊肥肉需要熬成油脂,留待寒冬之際食用,這件事便由他們負責。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