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回到史前當野人 > 005 滿載而歸
  當太陽落到最高的那座山的山頭時,外出采集的女人們沉默著歸來,她們腳步沉重,神情疲憊。

  阿媽和留守洞穴的老人小孩看到她們手里半滿的竹籃竹簍,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肚子似乎更餓了。

  女人們的收獲和前幾日相差無幾,天冷之后,包括蕨類植物、薔薇科植物在內的許多食物來源幾乎不生長了,她們能夠采集到的果實和根莖塊越來越少,好在這座山生長著竹林,還能挖到不少微微冒出尖角的冬筍。

  等冬筍挖完后,又該如何呢?

  蘭花將竹簍里的冬筍倒出來,問:“虎頭他們還沒回來嗎?”

  “還沒有。”

  “他們一定是碰到大家伙了。”

  “希望是這樣。”

  阿媽嘴上這樣說,心里比誰都清楚,最可能的情況,是男人們沒有狩獵到足夠的野獸,所以不得不前往更遠的地方尋找食物。

  大家都不說話了,悶頭剝筍皮。

  蘭花看了一圈,奇道:“梟和天呢?也還沒回來嗎?”

  “沒有。”

  “他們不是去河邊了嗎?能去這么久?”

  蘭花擔心兒子,走到洞穴外,深吸口氣,朝山下放聲呼喊。

  等了一會兒,聽見山下傳來哦哦的叫聲,她的心落回肚子里。

  回到篝火邊坐下,這時冬筍已經剝完了,她便拿起一把尚未成形的燧石刀接著打磨,嘴里念叨著:“這倆孩子真不懂事,也不小了,現在這樣的情況,不幫忙就算了,還有心情和力氣去河邊玩水。”

  “天那孩子說,他去河邊是干什么來著,捕魚是吧?”

  紅花的記性一向很好,她其實記得張天說的是釣魚,但她不明白何為釣魚,便認為是張天的口誤,擅自替他更正為捕魚。

  “得了吧!”蘭花嗤之以鼻,“我還不了解他倆?說是捕魚,一到了河邊,肯定只顧著玩水了!白、菜頭、葉子、草花,你們千萬不能學梟和天,聽到了嗎?”

  她借機教育起另幾個年紀更小的孩子。

  生活在洞穴里,每天可聊的話題不多,育兒算是百聊不厭的一個,一說到這個,女人們就來勁了,都打開話匣子嘰嘰喳喳討論起來。

  就在這時,男人們邁著更加沉重的雙腿,以更加垂頭喪氣的神情回到洞穴。

  目光掃過男人的面龐,心立即跌到谷底,再看他們的手中,幾乎所有人都空手而歸,只有虎頭拎著兩只竹鼠,兩只野兔和五只巴掌大的鳥雀。

  十幾個男人,外出狩獵一天,只打回來這么點東西,說明這座山里是真的不剩什么野獸了。

  日薄西山,天色漸漸暗淡,陰云籠罩大地,也籠罩在每個人的頭頂。

  食物被堆到一處,這么點東西,分給所有人,那就所有人都挨餓,如果只分給一部分人,又該分給誰?不分給誰?

  小孩眼巴巴盯著,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他們需要。

  孕婦眼巴巴盯著,肚子里懷著部落的未來,她們也需要。

  青壯眼巴巴盯著,為了明天有力氣外出狩獵和采集,他們也需要。

  誰也沒有開口,絕望在沉默中悄悄醞釀。

  食物的分配一向由阿媽負責,雖然艱難,但她必須做出抉擇。

  她正要開口,忽聽見洞外傳來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媽!來幫忙!”

  蘭花立刻跳起來,風風火火朝洞外跑去,不多時又折返回來,跳著腳高呼:“快來!魚!好多魚!”

  眾人一涌而出,張天和梟抬著滿滿一竹籠的魚哼哧哼哧地爬上來,把竹籠往人群前一放,再也堅持不住,四仰八叉躺倒在地,望著天空呼呼大喘氣。

  張天一陣頭昏眼花,呼吸如有刀割,喉鼻隱隱生疼,梟更是腿腳抽經,整個人蜷成一團麻花,疼到面目扭曲。

  本來就腹中空空,還負重爬山,也就是原始人的身板抗造,換作現代人,早嗝屁了。

  他倆筋疲力竭倒下,人群卻爆發出興奮的呼聲。

  人們發瘋似的沖上來,六七十斤重的竹簍,虎頭一把抱起,看他的樣子,還留有余力。

  男人們簇擁著虎頭,爭相摸籠子里的魚,仿佛捧起的是大力神杯,哪怕坐了整場冷板凳的替補也與有榮焉,非得蹭一下不可。

  把籠子里的魚給嚇壞了,死魚眼瞪得一個比一個抽象。

  女人們要來扶張天和梟,兩人立刻爬起來,硬挺著走回洞穴。

  阿媽終于松了口氣,這一大籠的魚,再加上冬筍和獵物,不僅夠今晚飽飯一頓,還能留一點當明早的口糧,艱難的抉擇可以不必做了。

  梟向族人們吹噓起和天一起釣魚的事,見眾人不懂何為釣魚,便照搬張天的話,很神氣地說:“釣魚就是把鉤子扔進水里,等魚兒咬鉤!”

  “什么是鉤子?”

  “鉤子就是……”

  梟想起魚竿沒帶回來,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忽然想到張天隨身帶著幾個,喊道:“天,你還有魚鉤嗎?給我一個!”

  部落極少吃魚,甚至不知道要給魚去鱗,見虎頭一棒子把魚腦殼敲碎,用竹簽串好后便想架到篝火上烤,張天趕緊制止了他。

  他用骨刀給魚去鱗,然后把魚剖開,去掉血液、內臟和骨頭。

  血液用水袋收集起來,晚飯時要分給眾人喝掉,其中含有人體所必需的維生素、礦物質,更重要的是鹽!

  內臟幾乎不用掏,剖開肚子就滾出來,哺乳動物的內臟需要單獨清理,尤其是腸子,原始人可以不計較口味,但不代表他們會接受九轉大腸。

  聽到梟的喊聲,張天從衣服褶層里摸出一個魚鉤扔給他。

  “就是這個!魚兒咬住這個,就跑不掉了!”

  梟又開始眉飛色舞地炫耀起來。

  阿媽從梟手里接過骨魚鉤,不敢相信男人們用長矛都扎不到的魚,這樣一個簡單的東西,卻能一抓一個準。

  她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個所謂的魚鉤打磨得很細致,尤其是尖端部位,比骨針更加鋒利,神奇的是,尖端內側竟然還有一根倒著的針,她想不明白是怎么磨出來的。

  “你做的?”她問梟。

  梟搖頭:“天做的!釣魚也是他教我的!”

  阿媽抬頭,找到男人堆里的張天,發現他在教男人們處理魚,更覺得驚奇:一個九歲的小孩,沒學過磨制骨針,也沒有參加過狩獵,怎么一下懂這么多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莊申晨的回到史前當野人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