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互相看了看,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驚駭之色。
華夏并非沒有施行過兵團制模式。
現如今的西疆雪域,主體就是由兵團構成。
什么是兵團?
平時開荒拓土,安居樂業,戰時全民為兵!
這就是兵團制度!
而現在,臣風提出的是,全國施行兵團制。
這代表著,在排除年齡范圍后,也依然有將近十億人從預備役投入服役,投入戰斗兵團!
十億大軍!
這個數字,光是想想都令他們心生戰栗。
饒是一向彪悍主戰的彭開山老將軍,都愣住了。
“乖乖,小臣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如果這個提議通過,他仿佛已經看到,西方各國聽到這個數字后嚇得膽戰心驚的場面了。
下方,擔任最高組副組長,工業署總署長的王乾坤,從座位上起身,他臉上帶著凝重和疑惑。
“臣組長,我想知道,如果全國成立兵團制,那將會是十億人左右的建設兵團,你說在戰前全部投入到暗合金的提取生產,那這么大的人口范圍,我們該如何確保暗合金提取技術不泄露到國外呢?”
身為整個大國的工業總負責人,王乾坤十分清楚,暗合金技術對于華夏有多么重要。
正是龍王新能源技術,和暗合金技術,才讓華夏走到了今天。
站在行星級科技文明的高度!
還不待臣風回答。
下方的科技院院長,錢為民起身,沉聲解釋道:
“王總署長,恐怕現在,我們已經沒有必要去擔心暗合金技術是否會泄露的問題了。”
錢為民話中有話,王乾坤一時還沒有明白過來。
倒是坐在最前面的首座老人等人,心中了然的點了點頭。
“的確,如錢院長所說,我們已經無需擔心暗合金技術的外泄。”
臣風正聲開口道:“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是人類文明的生存之戰,全球性的巨獸潮爆發,超越九級海獸的恐怖降臨。”
“在這樣的災難之下,這一次過后,世界還剩幾個國家都是未知數,更何況就算西方掌握了暗合金技術,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實力大規模應用到武器上!”
臣風的目光中,帶著一股肅穆般的鄭重。
只有他知道即將降臨的災難有多么恐怖。
在那頭十級海獸饕餮的面前。
一切都顯得不堪一擊!
在災難中屹立一年的華夏,更是只撐過一天,隨即全境淪陷。
而饕餮過后。
就算擋住了饕餮的襲擊,接下來就連臣風都不清楚,會發生什么事。
大會議堂里,高層們都沉默了。
對于暗合金技術的泄露與否,作為這個國家的高層官員,他們還是十分慎重的在權衡其中。
畢竟混合暗合金的技術,堪稱跨越人類科技文明的時代產物,容不得他們不重視。
這時,坐在最前方正中的首座老人開口了,他的聲音蒼老卻帶著一股威嚴。
“小臣,我想知道,你要接近十億人左右的力量,在戰前投入暗合金生產線,是要做什么?而且,以我們華夏現在鋼鐵的儲備量,也無法滿足這么多人數的生產線。”
首座老人的話,直指臣風提議的問題關鍵點所在。
十億人進行暗合金生產?
目的是什么。
畢竟這可不是一項小的工程。
而且更關鍵的是,現在華夏也沒有那么多鋼鐵資源可以使用啊!
臣風迎向首座老人的眼神,然后毅然看向全場眾人。
“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全民預備役轉正,建成兵團制。”
“更是要真正意義上的武裝整個華夏,武裝一切能武裝的人。
“真正的,舉國皆兵!”
臣風所想,并非只是單純的將所有國民口頭上轉正為軍人,而是真正意義上的全副武裝。
與現在長城上的戰士們一樣。
裝備暗合金戰甲!n
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民皆兵,舉國為兵!
會議堂里的高層們都徹底被臣風的話震撼到了。
“臣組長這是,不僅要將全國人民轉化為正式役,甚至還要進行戰甲的武裝啊!”
內務長劉衛朝摸了一把額頭上滲出的汗水。
臣風提出的提議,太瘋狂了!
應該說,普通人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一套暗合金戰甲有多么珍貴?
擔任大國財政體系負責人的商務署總署長‘魏白衣’,內心驚聲道:
“咱們華夏的第一代暗合金戰甲,在黑市上的售價也高達上千萬華夏幣,而且還只是有價無市啊!”
而現在。
臣風卻直接要讓,華夏近十億人,裝備上暗合金戰甲。
而且還是第二代。
這個計劃,只令他們覺得瘋狂到了極致。
首座老人等幾位老人互相看了看,紛紛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計劃,也只有臣風這小子,才能想得出來了。”
一位老人苦笑道。
首座老人失笑道:“不是他能想得出來,而是只有這小子才敢想啊!”
就在眾人還陷入震撼之時。
會議堂內,王乾坤提問道:“那臣組長,我想知道,這么大規模的制造暗合金戰甲,我們的鋼鐵資源要怎么解決,我們現在的儲備根本不夠支撐這種規模的戰甲制造。”
這才是臣風整個提議的關鍵。
現如今。
華夏國內的鋼鐵儲備早已耗盡,而地下礦鐵資源的開鑿,遠遠不夠,更何況還需要融合。wp
而從國外進口。
就現在這情況,西方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輕易的把鋼鐵賣給華夏。
資源署總署長夏國東在下面也皺起眉頭。
“要是小規模進口鋼鐵,還好解決,但是咱們這是大規模,而且還是極大規模的進口,根本不可能啊!”
夏國東搖頭。
除非是西方人都傻了,才會答應這種規模的鋼鐵出口。
大神風花雪樂的此刻,我為華夏守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