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顧總太太把你拉黑了 > 第1097章 AA

莫明軒怔了下,問道,“在哪兒。”
沈青川報了地址。
莫明軒說,“景琰去嗎?”
沈青川不太高興道,“別提那個白眼狼,失個憶跟全世界都欠他錢一樣,還有那韓若星,每回我跟笑笑吵架,她就勸笑笑跟我分手,我倆感情就是被她給勸散的,今天因為這事兒,小土匪又跟我吵呢,鬧心!”
莫明軒看了眼時間,說,“定位給我,我一會兒打車過去。”
趕去約好的酒吧時,沈青川和陸馳已經在包廂喝上了。
包廂里除了他倆,還有幾個富二代,男男女女都有,這會兒正聚在一起玩游戲。
沈青川叼著煙,一邊搖骰子一邊和身邊的美女說話,說話風趣幽默,一身浪蕩公子哥的模樣,惹得幾個女孩子發笑。
陸馳則坐在另一邊,相較于沈青川那邊的熱鬧,陸馳那邊可以稱得上冷清了。
他本就和那些喜歡玩鬧的富二代不同,以前這種局只有陸崢偶爾回來,不過陸崢很瘋,兩次喝醉酒把人打成重傷,所以大家也不愛約他。
陸馳以前是完全不來這種局的,和高嵐結婚后,整個人似乎多了些人氣,時不時的會過來和大家聚一聚,雖然席上也不怎么說話,但是有人打招呼他也會客氣回應。
都是做生意的,難免會有生意上的往來,相互熟絡一些,都好辦事,以前的陸馳,禮貌是禮貌,但是辦事不夠圓滑,太過硬邦邦,過剛易折,不夠討喜,現在的正好。
莫明軒推開門,陸馳就看見了他,抬手沖他招了招,拍了下一旁的沈青川。
后者抬起頭,摁滅煙頭喊道,“明軒,過來坐。”
說著對一旁的幾個美女道,“給錢給錢,十分鐘,怎么樣,是不是說來就來?”
“沈總,過分了啊,提前約好了吧。”
沈青川一本正經道,“絕對沒有,不然你們問明軒,看我喊他沒有。”
說著沖莫明軒使了眼色,莫明軒不明所以,眼神詢問陸馳。
后者笑了下,低聲道,“跟人打賭說預感到你十分鐘后就來,你來不了,他一人給一萬,來了,一人給他一萬。”
莫明軒說,“刑法第第三百零三條規定,聚眾賭博或者以賭博為業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
沈青川充耳不聞,拿出手機打開收款碼,“來來來,誰先轉?”
莫明軒繼續道,“其中聚眾賭博的情形,包括組織3人以上賭博,賭資數額累計達到5萬元以上的。”
說著頓了一下,數了數現場的人數,“七個人,超五萬了。”
沈青川瞪他一眼,就在大家以為他要放棄的時候,他說,“那就一個人七萬吧,剩下三千捏你們手里,今晚消費你們七個AA。”說著扭頭看向莫明軒,笑瞇瞇道,“大律師,這不違法吧?”
眾人……
莫明軒沒再說,顯然是默認了。
于是大家認命,一人給沈青川轉了七千,就不該和他打這個賭,青山傳媒什么時候做賠本的生意?
沈青川收了錢,就把骰子丟給了一旁的人,自己端了兩杯酒,遞給莫明軒一杯,挨著他坐下來,“剛從律所過來?”
莫明軒“嗯”了一聲,接過那杯酒抿了一口。
“你和唐小姐因為什么吵架了?”齊聚文學
一提到這個,沈青川臉就拉了下來,“喝酒就喝酒,非提這些不開心的事兒干嘛?”
莫明軒溫聲道,“唐小姐很仗義,是個好姑娘,人家還比你小,你多讓著些。”
“我還不夠讓著她?”沈青川放下酒杯,板著臉道,“我交過那么多女朋友,我對哪個有對她這么掏心掏肺?她是仗義,她的心思都用在交朋友上了,什么時候把我放心上了?喊她帶我去見家長,一起吃個飯,她都不愿意,我有那么拿不出手?”
莫明軒聞言笑了下,“女孩子臉皮薄,許是沒做好準備,你們現在感情穩定,也不著急這一時半刻。”
沈青川擺擺手,“我是來找你喝酒的,不是來聽你說教的,再說就不喝了。”
莫明軒沒再說話,拿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幾杯下肚,他便和陸馳聊了起來。
“高嵐不是要轉崗,轉了嗎?”
陸馳搖頭,“一心撲在自己熱愛的事業上,不肯轉,隨她吧,她干這個開心,我看她開心我也開心。”
莫明軒點頭,不經意道,“高嵐做這一行幾年了?”
陸馳想了想說,“六七年了吧,差不多。”
“六七年……”莫明軒琢磨道,“六七年前,我記得江城好像有幾起大案,當時我在國外的時候,聽家里人說,二十多年前新惠區連環殺人案的兇手就在六年落網的,就是在以前豪斯會所那片被抓的,后來指認埋尸地的時候,光是白骨都挖出來七八具,高嵐是不是辦的這個案子?”
陸馳動作頓了一下,很自然地給自己倒了杯酒,笑著道,“她那時候還是個實習生,哪有機會接觸這種大案,就算有,也是在旁邊打下手。”
莫明軒感慨道,“時間過得真快,以前大家聚會都在豪斯會所那邊,現在這地兒提起來了,都沒幾個人知道了,那么大的娛樂會所,說沒就沒了。”
陸馳沒接話。
他在想昨天顧景琰喊他查的那個人,就是在豪斯會所墜亡,怎么莫明軒今天一直在提這個地方?
沈青川沒有聽出有什么問題,畢竟他也是帶著任務來的。
喝了幾杯之后,他看上去一副醉醺醺的樣子,低聲道,“明軒,你和楊小姐處得怎么樣?”
莫明軒淡淡道,“楊小姐人很好。”
“只是你不喜歡她是嗎?”
莫明軒沒說話。
沈青川又喝了一杯酒,“阿姨讓我勸你多和楊小姐處處,我怎么勸啊?她比我活得清醒,有什么不比我明白的?”
說著又要拿酒,莫明軒攔住他,“別喝了,你喝多了。”
沈青川搖搖晃晃擺擺手,“我沒喝多,我腦子很清醒。明軒,你老實跟我說,你是不是還想著簡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