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官場政道 > 第595章 萬晴出馬
    “不行!”徐浪狠心拒絕:“你記住我們的約定,在你沒有升上處級之前,別妄想其他。”曹麗一點都不惱,站起來說:“知道啦,不請就不請,我自己出去吃,我走了。”徐浪忍不住叮囑:“不要喝酒,回去開車慢點,注意安全。”曹麗深情地看著徐浪,柔聲說:“我會的,我要好好活著做你的女人。”看著曹麗依依不舍地把門關上,徐浪靠到椅子上長嘆一聲。晚上八點半,徐浪來到位于賓館的辦公室,只見一個倩影靜靜站在窗前。“珊珊。”龍珊珊滿臉驚喜飛撲而來:“小浪。”兩人緊緊相擁,緊接著吻在了一起。半夜時分,兩人已經梅開二度,龍珊珊滿臉嬌媚深情地看著徐浪。“最近很忙嗎,這么久都不來?”徐浪問道。龍珊珊說道:“嗯,是有點忙,不過吳羨好已經成功迷倒了劉軒。”劉軒,科學教育出版社總編。在黑水時,校長反映的毒教材就是出自這個出版社。龍珊珊披上浴袍,從包里拿出一頁紙遞給徐浪:“這是劉軒的關系網。”徐浪仔細看了一遍,臉色有些變了:“原來劉軒只是一個小角色,真正的厲害人物在京城!”龍珊珊說:“是的,教育系統這個吳景仁才是大魚。”徐浪氣氛地點著上面幾個人說:“看這幾個人的資歷,都是從日本留學或者工作回來的,之前還聽說教育系統和日本文部科學省簽了教材合作協議,這些王八蛋特么沒一個好人!”龍珊珊說道:“是的,這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只要搞定一個,其他的就好辦了。”徐浪想了一會,就說:“讓羨好再加把勁,如果能弄到他們和日本人勾結的證據就最好了。”龍珊珊點頭說:“好,我明天和她說。”徐浪問道:“江婉儀和萬晴上次立了大功,給她們兩個獎勵沒有?”“給了。”龍珊珊笑道:“每人獎勵了五百萬!”徐浪點頭:“好,你讓江婉儀去找這個吳景仁,助吳羨好一臂之力。”“嗯。”龍珊珊點頭:“還有呢?”徐浪說道:“萬晴接下來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寧海市。黑老大陳兵正在沖他的鐵觀音,看他認真的程度,不亞于一個高三學生正在沖刺高考。六個心腹一邊喝一邊拍著馬屁,把這貨開心得笑個不停。就在他得意忘形之時,只聽得“篤、篤、篤”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那是高跟鞋敲詐瓷磚上的聲音,這聲音非常有節奏,響聲還一樣,不疾不徐,每一下都敲擊在大家的心尖上。大家扭頭看去,頓時愣住了。那是一個身穿緊身旗袍的超級美女從門口進來,嫩白絕美的小臉,烏黑的長發挽起,將那條細長白嫩的天鵝頸充分展示出來。隨著貓步的節奏,那豐滿也跟著一顫一顫的,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雪白的大長腿,無處不在彰顯著她的美。陳兵和心腹閱美女無數,但是像這一位,他們還是頭一次見。令他們感到神奇的是,看著這美女走進來時,他們竟然個個莫名的激動起來,心里都產生想將這美人推倒的想法。太迷人,也太誘惑了。萬晴,經過嚴格訓練媚功的超級美女,第一眼就讓男人著迷,是學習的基本功。而她,早就畢業了。“兵哥好,嘻嘻。”那嗓音清脆熱情,大眼睛發出驚喜的光芒,仿佛見到陳兵,是她最大的幸福一般。陳兵也被弄得有些不自然,不知不覺中站了起來:“你就是萬小姐?”萬晴嫣然笑道:“是,徐先生給你打過電話了吧?”陳兵連忙收起萌生的齷齪念頭,趕緊說:“是的,他告訴我說你要來,萬小姐請坐。”“謝謝兵哥。”萬晴笑著向單人沙發走去,當經過一個陳兵的心腹面前時,忽然變得風情萬種,對他媚笑道:“這位大哥好帥啊,請問貴姓?”這廝此時口水溢出嘴角都沒有察覺,滿臉諂媚地說:“我姓孫,叫……”話沒說完,萬晴突然俏臉一凝,纖手一晃,“啪”的一聲脆響,把姓孫這家伙打得身子一晃。“癩蛤蟆,哼!”“啊!”其余五個心腹被嚇了一大跳,沒預料到這美女談笑間就突然打人,如此大膽,究竟是何來路?看到心腹被打,陳兵不但沒有生萬晴的氣,反而對被打的心腹怒斥:“丟人的玩意,竟然敢得罪萬小姐,趕緊滾去夜總會掃一個星期廁所!”孫小哥感覺尷尬極了,爬起來對萬晴鞠了一躬,然后轉身跑了。掃一個星期廁所,總比被老大揍一頓強。不一會,陳兵親自帶著萬晴來到一個包間。打開門走進去,就看到兩個中年男子在里面喝著紅酒。陳兵非常熱情,立刻走過去對右邊的男子打招呼:“哎喲龍哥,實在不好意思,我來晚了來晚了,哈哈。”龍哥,竟然是羊山區區委書記關寶龍!他看到陳兵正想擺一下架子,但是一眼看到走進來的萬晴,整個人頓時呆若木雞!正如曹麗所說,關寶龍的確是個色鬼,尤其喜愛女大學生。陳兵給他介紹萬晴時,就說她是在校大學生。關寶龍美女見過多,但是想萬晴這么迷人的,他的確是第一次見。在他的眼里,萬晴要比一線女明星還要漂亮。特別是她迷人的身材以及滿臉清純的模樣,可以說是一見鐘情。不說關寶龍著迷,另一個男子此時也萬晴迷得不要不要的。而他不是別人,正是德興花園的開發商龐建邦!萬晴甜笑著對兩人打過招呼,很自然地坐到關寶龍身邊。陳兵則又趕緊叫進來一位美女,介紹給龐建邦。但是這個美女和萬晴一比,龐建邦頓時沒了興趣,也不好當著關寶龍的面不要,因此讓她坐在身邊后,自個喝悶酒。龐建邦和關寶龍是斜對面坐著的,萬晴正好對著龐建邦。這家伙忽然發現,萬晴竟然時不時地偷瞄他一眼,并且那眼神充滿了羞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