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高嶺之花被萬人嫌拉下神壇 > 第16章 第 16 章
  談寧一家子都是beta。

  他的外公外婆,父親母親,都是很普通的beta,出身普通,人生也很普通。

  談寧在上大學之前一直在煊城生活,從沒覺得自己的家庭組成有什麼特別,他身邊很多人都這樣,直到上了A大,他才知道原來有那麼多alpha和oga組成的家庭。

  聽到他的同學們肆意地聊著幾級幾級的信息素,聊著注射還是口服的抑製劑,對此無從可知的談寧每次聽見,都覺得來到了新世界。

  至於林頌安,那更是另一個世界。

  傳聞中林頌安的信息素等級是九級,而談寧在煊城生活了十八年,見過的最高等級的alpha也不過是七級。

  徐清揚曾經在宿舍裏說過,他經過林頌安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心跳加速喉嚨收緊。

  談寧感知不到那種來自生理的牽製。

  他想,如果他是個oga,他一定不敢像現在這樣和林頌安對著幹。

  也難怪林頌安常常氣急敗壞地說:你別以為我拿你沒辦法。

  可事實上他的確拿談寧沒辦法。

  談寧洗漱完躺在床上,剛拿起手機就收到了林頌安的消息。

  【也不知道給我報個平安。】

  又來了。

  林頌安總是發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談寧分辨不出他的情緒是好是壞,也不理解四個小時的大巴車能出現什麼危險。

  【平安。】他簡短回複。

  【發個定位給我。】

  【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怎麼知道你是回老家了,還是拿著我給你的錢去別的地方玩了?】

  談寧無奈,給他發去了定位。

  煊城天橋花園32號。

  林頌安之後就沒再煩他,談寧很快就被困意侵襲,枕邊放著那隻幾乎快被他摸掉漆的舊禮盒,現在他隻剩一隻枕畔伴侶。

  新的那隻被他丟進了行李箱的角落。

  談寧把指尖搭在巴掌大的小禮盒上麵,摩挲時發出的沙沙聲讓他無比心安。

  一夜無夢。

  越瑩第二天才回家,帶著兩大袋食材。

  “寧寧,媽媽買了你最愛吃的對蝦,待會兒媽媽下廚給你做油燜大蝦,還有羊肉。”她把塑料袋放到桌上,皺著臉對外公說:“爸,你能不能把家裏收拾一下啊?孩子都回來了,家裏和垃圾場一樣,你能不能別去打麻將了?”

  外公一邊嗑瓜子一邊說:“關你什麼事啊,我不管你,你也別管我。”

  談寧從臥室裏出來,拿著掃帚默默開始打掃衛生,越瑩一口氣堵在嗓子眼,奪過談寧手上的掃帚,說:“我不是在說你,放這兒吧,我來收拾。”

  “不用,沒事。”談寧拿回掃帚。

  越瑩站在桌邊,看著談寧低頭打掃衛生的樣子,也說不出什麼來,她太久不和這個孩子共同生活了,一時隻覺得陌生。碰了碰塑料袋又搬了搬桌子,最後隻能鑽進廚房,開始做午飯。

  期間越瑩的丈夫打電話過來,越瑩一邊炸蝦一邊說:“我不是讓你去接孩子了嗎?今天寧寧回來,我昨天晚上就跟你說了,你忘了嗎?”

  談寧動作頓住,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時候他父親還在,越瑩在建築公司做會計,年底最忙的時候完全顧不上談寧,也會這樣打電話吼:“我不是讓你去你接孩子的嗎?你人死哪兒去了?”

  一恍然,已經過去好多年了。

  談寧不敢想起他的父親,一想起他就要呼吸困難,於是拎起垃圾袋就走了出去。

  再回來的時候,越瑩已經做好了三菜一湯。

  “洗洗手,快來吃吧。”

  談寧坐下之後,越瑩把大蝦夾到談寧碗裏,“學校肯定沒有這道菜吧。”

  談寧說:“謝謝。”

  越瑩歎了口氣,“你至於跟媽媽這麼生疏嗎?”

  談寧正猶豫著開口,外公插話道:“吃飯就吃飯,哪裏來的這麼多話?”

  過了一會兒,談寧主動問:“之前做手術的,恢複了嗎?”

  越瑩勉強笑笑,“都過去多久了,早就好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嗯。”

  “你自己在學校也要照顧好自己,按時吃飯,你劉阿姨家的兒子,在學校裏過得一塌糊塗,躺在宿舍裏打遊戲不去上課,平時就點外賣。”

  “小寧才不會這樣,昨天跟我說了,課餘時間做家教,賺錢呢。”外公說。

  “是嘛,現在還做家教呢?帶幾個學生啊?”

  “兩個,都是小學的。”

  “哦,”越瑩喝了口湯,“對了,你放假也沒事的話,能幫貝貝補課嗎?”

  貝貝今年十三歲,是越瑩二婚生的孩子。

  談寧想起林頌安的話。

  ——“別做家教了,給自己放個假。”

  莫名想起林頌安。

  他回答:“我有點累,想給自己放個假。”

  “不是天天補,一個星期一兩次就行。”

  “我不太想。”

  越瑩臉色都變了,又不好說什麼,隻能悶聲說:“行吧,算了。”

  一場飯吃得食不知味,外公一邊喝黃酒一邊看電視,也無所謂桌上的氣氛如何。吃了飯,談寧借口出去買電視遙控器的電池,獨自出了門,關門前聽到越瑩和外公在廚房裏吵架。

  外公忿忿道:“你還是不是個當媽的?這麼多年對小寧也沒怎麼關照,一回來就讓他去給你兒子輔導功課,你怎麼好意思問出口的?”

  越瑩不耐煩地說:“什麼叫我兒子?他和貝貝不都是我兒子嗎?”

  “你為小寧付出多少?”

  “爸,別說的好像您是個多好的外公一樣,孩子大老遠從學校回來,也沒見您冰箱裏添半條魚半塊肉。”

  “我哪裏有錢?”

  “您有錢打麻將,有錢買一屋子的假藥,沒錢給孩子買點好吃的。”

  “他是突然回來的,也沒提前告訴我,你別在這胡說八道,你現在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我怎麼了?”

  “自私!”

  “不是遺傳您的嗎?”

  “哎你這丫頭——”

  “行了,我不跟您掰扯這些,這兩個月您幫我照顧好小寧,我過幾天就回來一趟,給您買菜,行了吧?”

  外公兩手背在身後,氣鼓鼓地走了。

  談寧走到門外的老街上,正午的街上沒什麼人,一片寂靜。談寧抬頭看了看太陽,光芒刺目,他把手伸到額前擋住,還是睜不開眼。

  越瑩走出來的時候,談寧還站在街邊。

  她剛想說話,旁邊走過來一個體態豐腴的中年女人,燙著卷發,上下打量了兩遍談寧之後,對越瑩說:“小瑩,這是你兒子啊?變化好大。”

  越瑩笑著回答:“是啊。”

  “這個頭發……”女人皺起眉頭,顯然是對談寧的異樣打扮很不欣賞,“男孩子為什麼要留長頭發啊?不好看的呀。”

  越瑩朝談寧使了使眼色,讓他先回家。

  可談寧站在原地,臉色平靜地盯著女人,不吭一聲,帶著讓人心底生寒的執拗。

  談寧越長大,五官就越清冷,像一副極淡的水墨畫,陽光把他琥珀色的瞳孔照得更加淺,就顯得格外悚然。

  女人被他的樣子嚇得有些後背發麻,支支吾吾道:“這孩子怎麼回事?”

  越瑩連忙把談寧拉到身後,“王姐,您吃過中飯了嗎?”

  “吃過了吃過了。”王姐忙不迭往前走,走到一半又頻頻回頭看。

  隻剩母子二人,越瑩看著談寧已經過肩的長發,無奈道:“夏天這樣不熱嗎?”

  談寧轉身回了家。

  過了幾天,正是酷暑難耐。

  白天幾乎不能出門,瀝青路麵都要融化,談寧保持著在學校的作息,但醒來之後又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就把小方盒拿在手裏翻來覆去地晃。

  裏麵放著一條男士手鏈。

  是去年的新款,不是很貴,隻花了談寧幾次輔導費。他那時沒有買奢侈品的經驗,以為幾千塊的東西已經算得上精品,直到看見林頌安一件襯衫的價標,他連忙把小盒子塞進書包,帶回宿舍放到枕頭底下,再不敢示人。

  談寧把臉貼在小盒子上,企圖平複心中的煩躁。

  他覺得自己應該找點事情做,但把雅思書拿出來,翻幾頁又頻頻走神。

  空調太過老舊,動不動就罷工。

  談寧做了個深呼吸,可依舊心緒不寧。

  他低頭看手機。

  沒有動靜,沒人給他發消息。

  好不容易熬到傍晚,稍微有些風,滯澀的燥熱才有過好轉,談寧正發困著,突然有一串笑聲從窗戶透進來打破安靜。

  “老越,過來吃西瓜。”

  “來嘍來嘍。”

  “你外孫是不是回來了?喊他出來吧。”

  外公於是扯著嗓子喊:“小寧啊,出來吃西瓜!”

  談寧不太想動,但也不想在那群老人麵前讓他外公難堪,猶豫再三準備下床的時候,外公又說:“不出來就算了。”

  他笑著對身邊人抱怨:“現在這些孩子,天熱就不肯動彈了。”

  談寧又縮回腳,重新躺下來。

  過了幾天,越瑩過來送菜,買了雞翅和帶魚,談寧在臥室裏聽見她和外公說:“明天7月15號,是寧寧生日,貝貝是7月23號,兩個時間差不多,我想著能不能7月20號那天給他倆一起辦個生日會,倆孩子這麼多年就見過幾麵,也沒什麼感情,現在沒感情,將來還是要互相幫襯的啊,總歸要給他們一個機會接觸接觸。”

  外公抬高了音量,“生日會?花多少錢?”

  “不用花錢,就是把家裏布置一下,做一桌子菜,買個蛋糕。”

  “誒喲麻煩死了。”

  “麻煩歸麻煩,寧寧這孩子總不能一輩子就這樣吧,你瞧瞧他現在那個樣子,頭發也不剪,平日裏也不說話,人家外麵都說——”越瑩壓低了聲音,說:“都說他小時候被他爸出車禍的樣子嚇出毛病了。”

  外公沒吱聲,片刻之後不耐煩地說:“隨你隨你,別耽誤我打麻將就行。”

  吃飯的時候談寧兀然開口:“我不想過生日,也不會去你那邊過,不用費心了。”

  越瑩啞然,隨即又變成憤惱,“你到底想怎麼樣?”

  談寧想:我從來都沒怎麼樣,也沒要求過你怎麼樣,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責怪我?

  他低頭吃飯,說:“就這樣,挺好的,你有你的家庭,我也有我的生活。”

  越瑩別過臉,滿眼都是失望。

  夜深。

  談寧倚在窗邊,怔怔地看著月亮。

  手機突然振動了兩下,他迅速放下小方盒,爬到床頭拿下正在充電的手機。

  【失聯三天,一條消息也沒有。】

  【你都不關心我最近在幹嘛。】

  談寧摩挲著屏幕,不知道該怎麼回複,結果下一條消息很快就冒出來。

  【再這樣我可就懶得一次又一次找你了。】

  談寧的腦袋嗡的一聲變成空白,眼前的一切都變成虛茫的灰色。

  直到手機又振動了兩下。

  【逗你的,我在你家門口。】

  【出來過生日,冷血小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