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高嶺之花被萬人嫌拉下神壇 > 第11章 第 11 章
  林頌安常說談寧的那雙眼睛是21世紀最大的騙局,因為瞳色淺,迎著光有種朦朧感,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雙含情目,實則是無底寒冰深窖。

  因為林頌安後知後覺地發現,他們勾搭在一起快半個月了,談寧都沒有問過他的名字。

  還是第一次做完,談寧要收錢,才勉為其難地加上了林頌安的微信,在林頌安的耳提麵命下,備注了林頌安三個字,好像極不情願一樣。

  “真壞啊。”

  林頌安捏著談寧的臉,咬了咬他的鼻尖和下巴,然後躺在他身上。

  思緒回到六月份潮熱的車裏。

  alpha終於發泄完旺盛的精力,談寧平複著呼吸,抓著車門的手卸了力氣,軟趴趴地放在林頌安的肩膀上,推了推,又放棄。

  談寧無奈道:“好重,起來。”

  “這一個月,你都沒想過主動聯係我嗎?”林頌安指尖繞著談寧的頭發打轉。

  怎麼又回到這個話題?

  談寧剛要開口,林頌安就自嘲道:“別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會反問我,聯係你做什麼?”

  談寧眼神無辜地看著他。

  林頌安又咬了他一口。

  太黏糊了,談寧不喜歡貼得這麼緊,心髒都被壓著,他幾乎喘不過氣,可林頌安還在細細密密地親他,偶爾吻他的唇。

  “談寧,”林頌安很少直接喊他的名字,談寧抬眸看他,林頌安眼神灼熱,意猶未盡地抿了抿談寧的唇,然後問:“你什麼時候能主動親我?”

  談寧皺起眉頭,林頌安輕笑。

  逗談寧要點到為止。

  談寧可比貓兇多了,貓撓人最多打幾針疫苗,談寧若是氣到撓人,那林頌安的易感期可就沒人幫著解決了。

  兩個人心照不宣地略過這個突兀的問題,林頌安起身,談寧跟著他坐起來。

  林頌安車上的濕紙巾幾乎都是被談寧用掉的。

  幾分鍾後,談寧一身清爽地坐在後座,寬大的衛衣遮著腿根,邊發呆,恢複精力。

  林頌安倒是很快就穿戴整齊,和談寧差不多的坐姿,倚著另一邊車窗,隻是他把談寧又細又直的長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很不老實地把玩著談寧的腳踝,有一搭沒一搭地揉著,隨意道:“一直想問,你為什麼要來這個培訓基地?你不是不在乎這些課外學分的嗎?”

  “出國。”

  “什麼?”林頌安抬高了音量。

  “可以公費出國。”

  林頌安不解,“你到底打算做什麼?保研還是出國,還是去紅圈所工作?”

  談寧不回答。

  很奇怪,談寧看起來應該是一個計劃很明確的人,他有著精細的日程表,並嚴格地履行,他認真對待每一門課,課外時間全部用來兼職。但和他相處一年多了,林頌安突然覺得,他對談寧好像有些誤解。

  如果林頌安之前堅信談寧之後會選擇升學這條道路,但談寧“紆尊降貴”加入培訓基地的事,又讓他頓生迷惑。

  林頌安問:“你決定出國了?”

  “沒有,但既然有這個機會就爭取一下。”

  “你想好畢業之後要做什麼了嗎?”

  談寧微微瞇起眼睛,像是撥動一下才勉強走兩圈的舊鍾表,因為林頌安的提問,他才開始緩慢思考,許久之後,說:“都可以。”

  “什麼叫都可以?”

  “還有兩年,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就算有規劃,以後也可能有變數。再說了,我的規劃和你有什麼關係?”

  林頌安的手倏然握緊,談寧痛到下意識縮回腳,可林頌安握住不放。

  車內溫度陡降。

  林頌安的表情明顯變冷,眼眸掠過一絲憤怒,他擰眉望著談寧:“你非要說這種話刺激我?”

  談寧想要逃,可林頌安輕易按住他的腰,整個人覆住他,如同一片陰翳襲來,談寧逃無可逃。林頌安一隻手捏住談寧的下巴,手背青筋暴起,他強迫談寧和他對視,質問道:“你非要讓我不舒服,你才舒服,是嗎?”

  談寧搖頭,“我沒有。”

  他隻是在訴說一個事實。

  林頌安突然意識到,原來是他在越過邊界,而談寧一直恪盡職守,沒有錯處。

  每次他一發消息,談寧就會來,來了之後一聲不吭,任他抱任他親,明知alpha易感期有多暴虐也任他欺負,沒有怨言。這樣看,談寧的確有資格問一句:“所以呢?”

  所以呢,沒有所以。

  就像談寧說的,就算有規劃,以後也可能有變數,也許及時行樂才是萬全之策。

  林頌安慢慢放開談寧,下了車。

  關車門時咣當一聲巨響,談寧的第一反應是看向四周,幸好深夜的停車場空無一人。

  談寧慢吞吞地穿好褲子,如往常一樣,從車座縫裏找到皮筋,以指作梳,紮起一半的頭發,然後收拾好書包,從車裏走出來。

  林頌安站在車尾,看到談寧出來,說:“你想出國,我可以提供一切資助。”

  談寧還是搖頭,“不需要。”

  “公費出國不代表沒有其他花銷,租房一日三餐,還有買教材,很多費用。”

  “我有存款。”

  自討沒趣,林頌安便不再開口。

  談寧沉默地看著林頌安,然後又迷惘地歪了下頭,像是看著一道難解的題。還是如初見時漆黑的夜,林頌安站在車邊,這次沒有圍巾,但談寧的長發被汗水浸濕,碎發貼著額頭,依舊露出整張白濛濛的臉,眼神又倔又冷。

  “林頌安。”

  “嗯?”

  頻繁被林頌安反複無常的情緒誤傷,談寧有些疲了,於是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林頌安無奈失笑:“我說過很多次,你總是裝聽不懂。”

  談寧將雙肩包背起來,一副學生模樣,“嗯,我聽不懂。”

  “你非要我說出來?”

  談寧臉色一凜,“不要。”

  “為什麼不要?”

  “因為我不相信,也不想分心,”談寧準備離開,經過林頌安時說:“還是那句話,如果你想要結束這段關係,隨時可以。”

  林頌安微微側身攔住他,“錢還沒拿。”

  談寧沒理他,徑直往前走,可林頌安把他拽了回來,他力氣太大,談寧差點撞在車上,林頌安隻好把他往身前扯了扯,用臂彎護著他,一字一頓道:“談寧,你今天的錢還沒拿。”

  談寧瞪他。

  其實林頌安說的不是錢,就好像談寧也不是真的聽不懂,隻是沒人願意先低頭。

  林頌安一副破罐破摔的無賴模樣,把手機塞到談寧手裏,“不拿錢,我可就要誤會了。”

  談寧立即低頭解鎖。

  210315,還是那串密碼。

  氣氛有些尷尬,耳邊隻有聒噪蟬鳴,談寧莫名其妙冒出一句提問:“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

  林頌安拿回手機,隨口道:“第一次見到我心上人的日子。”

  談寧“哦”了一聲,心想:什麼年代了,還用心上人這麼老土的稱呼。

  他收了錢就準備離開,見林頌安沒有要繼續拽他的意思,於是沉默地側身繞過林頌安,邁著稍顯別扭的步子慢吞吞走出了停車場。

  回到宿舍時隻有徐清揚在,他看了談寧一眼,然後說:“明天我們宿舍要來一個人,和你一樣是個beta,原來是檔案專業的,轉專業轉到我們法學院了,輔導員讓我們收拾一下房間。”

  “嗯。”

  談寧放下書包,去門口拿了掃帚。

  他好像完全不關心,也不好奇即將到來的新室友,徐清揚對他的反應早有預料,低頭繼續看美劇。

  可是片刻後,徐清揚忽然感覺到不太對,空氣中似乎漂浮著陌生的、強烈的、讓他不太舒服的氣味因子。因為身邊都是oga和beta,他有時候洗完澡連普通功效的抑製貼都不用,剛剛談寧從陽臺一路掃到門口,經過他的時候,他的呼吸明顯亂了亂,心髒都緊縮了一下,他猝然攥緊衣領,警惕地問談寧:“你身上什麼味道?”

  談寧微頓,低頭把自己書櫃

  “信息素,很強烈的信息素。”

  談寧心平氣定地說:“我不知道。”

  談寧離得遠了些,徐清揚的反應就沒有那麼大了,他好不容易緩過來,又對自己一驚一乍的反應有些懊惱,捏起T恤領子深呼吸了幾次。

  “也是,你身上怎麼會有信息素。”

  徐清揚常常在背後形容談寧“身上像帶著詛咒”,他從來沒看過談寧和誰稍微熟絡親近一些,從大一開學那天到現在,談寧從來都是形單影隻。

  談戀愛更不可能。要想談寧身上出現alpha的味道,徐清揚想了想,除非是談寧二次分化,自己進化成了alpha,否則別無可能。

  徐清揚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那股強勢的味道已經完全消失,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他的嗅覺出了問題,思索片刻後無果,他聳了聳肩膀繼續看劇。

  談寧把窗戶打開一些,又把掃帚放回到門後,然後進了衛生間。

  宿舍原本剩下的那張空床上被鄭鈺和徐清揚的行李箱占了,談寧隻負責自己這個區域的幹淨整潔,其餘他並不想管。

  他把身上的薄衛衣脫下來,熱水從淋浴頭裏流出來,全身的疲憊才稍微緩解。

  對於這件沾著alpha信息素的衛衣,談寧放棄用洗衣機洗,放到盆裏準備手洗。

  他沒想到殘留的alpha信息素就能帶來這麼大的影響,可想而知,在車裏林頌安到底對他這個發泄對象釋放了多少可怕的信息素,又是易感期嗎?

  林頌安的易感期怎麼如此頻繁且激烈?

  談寧想:兩千塊一次是有些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