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高嶺之花被萬人嫌拉下神壇 > 第10章 第 10 章
  談寧很少和人對視。

  但林頌安望向他的時候,他沒有下意識躲避。

  林頌安給人的第一印象總是很驚豔,他的五官近乎完美,輪廓英挺流暢,眉宇之間盡是貴氣,雖然年輕,但一舉一動都鬆弛且從容。談寧在生活中很少看到林頌安這樣的人,所以他多看了兩眼。

  說不清林頌安給人的感覺是溫和還是疏離,又好像二者兼而有之。

  很奇怪,明明談寧從沒在林淇家裏見過這個人,可這人站在別墅的開放式廚房邊,卻不顯得突兀,好像天生就適合用彰顯豪奢的大理石牆壁做背景。談寧遲疑了兩秒,然後走下臺階。

  他在林頌安的指引下找到桌麵飲水機,就在咖啡機的旁邊。

  他們並排站著

  隔了半米不到的距離。

  飲水機的加熱聲和咖啡機的運作聲交匯在一起,讓氣氛不至於太尷尬。

  林頌安目測起碼有一米八七,且身形健碩挺拔,和普通人比已經算挺高的談寧在他身邊,竟然顯得十分纖弱,談寧下意識挺了挺後背。

  那天他穿了一件灰色的加絨衛衣,低著頭,手習慣性地縮了一半在袖子裏。

  林頌安幫他按下熱水鍵。

  一樓除了他倆,似乎空無一人。

  香醇濃鬱的咖啡味飄散出來,談寧隱約聞出來一點焦糖的甜,林頌安問他:“喝咖啡嗎?”

  談寧按下即熱飲水機的暫停鍵,“不了,謝謝。”

  他握住玻璃杯準備離開,林頌安也沒有說話,他不好奇這個房子裏怎麼會多了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這個陌生人似乎也對他沒什麼興趣。

  談寧越過林頌安,回到二樓。

  林淇抽空玩了幾分鍾遊戲,見到談寧回來嚇得差點把遊戲手柄拋出半米高,驚慌失措掩耳盜鈴地咳了兩聲,裝作鎮定地問:“你出去幹嘛了?”

  “倒水。”

  談寧坐下來,翻了翻林淇做的幾道練習題,林淇一邊看著電視屏幕一邊瞟談寧,猜想著談寧再過多久會喊他去繼續上課。

  可是他等了五分鍾,談寧一點動靜都沒有,拿著筆不知道在抄寫什麼。

  林淇頓生疑惑,又等了兩分鍾,他已經完全無法專心打遊戲了,注意力完全在談寧身上,隔幾秒就要抬頭看一下他,可是談寧穩坐如鍾,好像完全不關心他什麼時候過來繼續上課。

  林淇忍不住問談寧:“你還上不上課?你要是一直是這種態度,我就立刻告訴我媽,你一分錢都拿不到!”

  話音剛落,林淇就瞥到林頌安站在門口,嚇得他立即跳起來,遊戲手柄這次沒能幸免於難,咣當一聲砸在木地板上,差點四分五裂。

  談寧背對著門口,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林淇又耍小性子砸東西。

  他回答:“我的態度有什麼問題?我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課上完了,作業也做了。”

  他聲音很平靜,好像三個小時的補課內容一個小時做完就可以離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林淇不想在林頌安麵前被一個陌生人肆意拿捏,強忍著吃癟的惱火,咬著牙說:“我隻做了英語和數學。”

  談寧蓋好紅筆的筆帽,說:“我隻輔導你這兩門,其餘的不歸我負責。”

  “你要走?”

  談寧起身又坐下,轉頭看他,“你還要繼續上課?行吧,那就要多付錢了。”

  林淇氣得無處發泄,隻能攥緊拳頭。

  他完全不是談寧的對手。

  談寧收拾書包的時候聽到門口傳來一聲輕笑。

  他循聲望過去,視線再次碰撞。

  距離很遠,但談寧能感覺到林頌安眼裏的笑意,他解開了大衣紐扣,一隻手隨意地插在西褲口袋裏,林淇渾然不覺這兩人之間的微妙,衝到門口向林頌安告狀,“哥,我不想要這個家教老師,哥,你幫幫我!”

  原來他是林淇的哥哥,談寧思忖。

  “為什麼不要?”林頌安問。

  “他——”林淇支支吾吾說不出名堂來,“他態度不好,我玩遊戲他也不管。”

  林頌安走進來,“你媽媽花錢找人來給你補課,你把時間浪費在玩遊戲上,還怪老師?”

  林淇一下子蔫了。

  林頌安把地上的遊戲手柄撿起來放在桌邊,然後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對談寧說:“還有一個小時,麻煩老師再上一節課吧,多出的錢我來付。”

  談寧突然想起來林淇母親說的話。

  ——這小子全天下就隻怕他堂哥,其餘的誰都不怕,我們說話他都不理的。

  這位堂哥看起來確實很有壓迫感,他明明是坐在沙發上抬頭看談寧,卻給談寧一種自己在被垂首審視的感覺。

  談寧拿包的手頓了頓,他掃了一眼林頌安,然後說:“好。”

  林淇從小就對他的頂級alpha堂哥充滿敬畏,自然不敢忤逆他的話,大氣都不敢出,挨挨蹭蹭地挪到座位上,翻出課本,談寧把剛剛的練習題拿出來,說:“先講錯題吧。”

  初二下學期的數學難度有所提升,課堂進度已經講到反比例函數,但林淇連上學期的一次函數都稀裏糊塗,自然聽不太懂。

  談寧隻好幫他又捋了一遍初二上學期的知識點,林淇缺的課太多,也沒養成好的學習習慣,起初十分鍾還好,背對著林頌安,他格外緊張,腰背都挺直了,可越往後他就越焦躁心煩,凳子像是長了釘子,讓他坐立難安,要麼喝飲料,要麼拿零食,總之就要搞些小動作,去打斷談寧的講課節奏。

  “一次函數和一元一次方程的關係就是,任何一元一次方程都可以轉變成kx+b=0的形式,你看,”談寧抽出草稿紙,畫了兩筆,然後繼續講:“如果用平麵直角坐標係來表示……”

  林淇猛地拉開第一層抽屜,談寧停住。

  林淇嘟囔著:“我拿個本子。”

  “那麼,一次函數kx+b=0就是經過點(0,b)的直線,k大於0或者小於0的時候,直線的……”

  林淇拉來第二層抽屜。

  咣嘰一聲。

  談寧挑了下眉,往後挪了挪凳子,手依舊搭在桌邊,修長手指之間夾了一支紅筆,他上下打量了林淇,林淇朝他微微抬起下巴,挑釁的意味很濃。

  林頌安在後麵坐著,林淇不敢鬧,隻敢搞些小動作激怒談寧,讓談寧先發火。

  談寧一旦被惹怒,林淇有的是辦法抵賴,甚至大做文章,那麼之前的努力就全白費了。

  談寧半個身子斜靠在椅背上,胳膊搭在桌邊,指間的紅筆順滑地轉了兩三圈,他的視線從林淇的臉上,移至林淇後麵的林頌安。

  林頌安正好抬起頭。

  第三次目光相接,瞬息即逝。

  林頌安還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樣子。

  談寧總覺得林頌安的眼神不像是在看管林淇學習,反而是在觀察他。

  談寧收回目光,然後不置一詞繼續講課,完全沒有搭理林淇無聲的挑釁。

  他輕輕推上抽屜,繼續講:“直線經過的象限是不一樣的,比如k大於0且b大於0的時候,圖像就會經過一二三象限,就像我畫的這一條。”

  林淇徹底歇了火。

  新來的這位談老師讓他完全沒有應對之策,他試了各種辦法,談寧全然不在乎,談寧隻在乎他那一小時三百塊,隻要錢賺到手,什麼都無所謂。林淇從來沒麵對過這種情況,他記得以前那些補課老師要麼被他嚇跑,要麼太過諂媚,叫他隨隨便便就打發了。

  這次怎麼會這麼難?

  況且堂哥在,他什麼脾氣都不敢發。

  他無奈又憋悶,聽不懂課隻好努力聽,可他完全跟不上談寧的節奏,一時心更慌,小霸王的頑劣和戾氣頓消,眉眼間露出十幾歲孩子的脆弱來,他紅著眼睛望向談寧,說:“再講一遍吧,剛剛我沒聽清楚。”

  前所未有地乖巧,談寧想:要是林淇母親在場,估計會驚得說不出話來。

  談寧餘光瞧著他,微微彎起嘴角,然後麵無表情地說:“嗯,好。”

  林淇母親回來的時候,林淇還在背英語單詞,手捧著單詞本,談寧坐在他旁邊,林頌安站在他身後,小孩嚇得聲音都顫了,硬是把最後一個單詞重複念了五遍才敢回頭。

  林太太走過來,忍著笑說:“辛苦談老師了,哇,我們家淇淇今天學了這麼多啊。”

  林淇把臉埋在林太太身上,滿腹的委屈快要溢出來。

  林太太還是護著兒子的,再加上寵溺慣了,還是忍不住問:“怎麼了?”

  “他——”

  林淇剛要訴苦,就被林頌安打斷,“叔母,林淇的學習態度還是要好好改一改的。”

  林淇連哭都不敢哭了。

  家族裏的小輩誰不怕林頌安?盡管他這位堂兄看起來謙遜有禮溫文爾雅,也從不曾對他們惡言厲色,可林淇從小就害怕他,說不出理由的害怕。

  談寧慢條斯理地守著書包,好像一切與他無關。

  林太太訕笑了笑,“是啊,頌安,你得多回來教導教導你這個弟弟,也就你說話他還聽一些了。”

  “現在不是還有談老師嗎?”

  林頌安的話讓在場的其餘三個人都愣住,林太太先反應過來,向談寧介紹道:“小談老師,這是淇淇的堂哥,現在在A大讀金融,欸?我突然想起來了,小談老師你不也是A大的嗎?”

  林頌安說:“原來是校友啊。”

  談寧朝他寡淡地笑了笑。

  離開林淇家的時候,寒風正盛,呼嘯而過,談寧的頭發都被吹亂了。

  有風無月,更闌人靜,夜幕點綴著幾顆星星,別墅門口的庭院燈還發著光,將梧桐樹的疏枝映在牆上,一個很平常的冬日夜晚。

  談寧摘下皮筋,任長發散著,他從包裏拿出圍巾係上,林頌安比他晚一步出來,關上大門,走到他身邊,問:“談老師回學校嗎?一起?”

  談寧轉身抬起頭,第四次對視。

  原本遮住半張臉的長發被圍巾壓住發尾,風吹不動,林頌安終於看清他的臉。

  一雙清冷的琥珀色眼瞳,林頌安心尖微動。

  談寧沒拒絕,他說:“回學校,多謝。”

  然後坐進林頌安那輛黑色路虎。

  就這樣,勾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