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剛出娘胎定親轉世女帝王臨冷曦月 > 第218章 愛你如初

返回故鄉,王臨看著修建房屋的親人,隨手施為,聚土為房,引得街坊鄰居萬分詫異。

“圣人弟子,果然厲害!”

王臨笑而不語。

除了最頂尖的那些修士,普通民眾并不知道他所站的高度。

冷曦月從寵物空間內走出,驚道:“難怪思晴、朱雀它們提升那么迅速,我有預感,我能在幾年內成為圣人!”

王臨以力證道,無需鴻蒙紫氣,而她能夠借助鴻蒙紫氣,斬三尸成圣。

“一村兩圣!”

王臨笑道:“這是天大的喜事啊!”

一路走來,求仙問道,再度歸來,已然成為兩位圣人!

這也算是一番美談。

“噗嗤!”

冷曦月被他的說法逗笑了:“之所以能一村兩圣,歸根結底,我是沾了你的光!”

以她當時的實力,完成復仇,難度很大,即便身死之后,涅槃重生,也未必能戰勝天羽帝君和梵天尊者。

他們的修煉歲月都太短了。

“而今,終于能夠好好休息。”王臨伸手握住她雪白的手掌,調笑道,“我想倒在溫柔鄉里!”

冷曦月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你就不怕成為英雄冢嗎?”

“不怕!”

王臨搖頭,正色道:“天道圣人,無所畏懼!”

說著,他從另外隨手開辟的儲物空間內,取出十顆閃爍著瑩瑩光輝的碧綠色石頭,每一顆都有拳頭大小,可見不是凡品。

冷曦月錯愕:“你這是什么意思?”

“十顆下品靈石,當初情況危急,你爹拿出來給我應急!”王臨鄭重其事,“現在我把彩禮還你。”

“你!”

冷曦月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該收還是不該收。

“曦月,嫁給我吧。”王臨單膝跪地,手中捧著十塊下品靈石。

“……”

冷曦月有些驚訝與羞澀,目光與王臨對視,隨即莞爾一笑,收下珍貴到不能再珍貴的彩禮。

這是他們從娃娃親開始,就已經定下的緣分。

……

翌日,南海某處。

身穿紅肚兜的孩童一邊不斷栽種紫竹,一邊問身邊的白衣少女:“觀音大士,王臨真的成圣了?”

“嗯!”

觀音菩薩螓首輕點,贊嘆道:“第七圣,站得很高!”

“有多高?”紅孩兒好奇問。

觀音語氣意味深長地說道:“天有多高,他就有多高!”

“……”

聞言,紅孩兒一頭霧水。

那天有多高?

“對了!”

紅孩兒想到什么,問道:“那他跟天一樣高,還會歸還幻心露水嗎?”

既然王臨強到那種地步,賴賬好像也不是不行。

“!!”

面對如此詢問,觀音神色一愣:“應該會還我的吧?”

她的幻心露水,可是看家本領。

每每輪到她登場的時候,取出玉凈瓶,拿起樹枝揮灑幻心露水,瞬間改變戰局,可厲害了。

借給王臨,主要是賣人情而已。

“如果他不還,你能怎么辦?”

“這個……”

被紅孩兒這么一說,觀音無言以對。

這一刻,她突然體會到了平民百姓常說的一句話,欠錢的才是大爺!

一旦借出去,那已經就不是自己的了。

目前,距離借用到期到還早,問題是圣人要留下幻心露水,收歸己用,她根本拿不走。

“既然是借用,自然會歸還!”

一道溫和的男子聲音,從半空響起。

“見過東荒王!”觀音頗覺驚喜,連忙致禮。

“唰!”

幻心露水憑空出現,落至觀音面前,后者當即收下,眉飛色舞:“我就知道,圣人不會食言而肥。”

“觀音說笑了。”王臨的聲音漸漸消散。“此番因果了卻,告辭。”

對于目前的他來說,幻心露水的幫助,等同于無,提前歸還并無不可。

紅孩兒撓撓頭:“都不出來見一見嗎?”

“你覺得他來了嗎?”觀音搖了搖頭,語氣耐人尋味。

“沒來?”

紅孩兒目瞪口呆:“那他怎么能聽到我們說話,然后歸還幻心露水?”

“我已經說過了……”

觀音抬頭,望向蔚藍天穹,喃喃道:“天有多高,他就有多高!”

……

與此同時,長安某處。

古家。

比武場。

兩位少年激烈打斗,其中一位明顯占據上風。

“古少爺果然是修行天才!”下方觀戰的族人贊嘆,“十來歲的年紀,晉升先天,未來突破至凝氣境,就能前往宗門修行!”

“不像某位蠢材,身為族長之子,得到大量資源傾斜,十五歲了,居然才后天三重!”有人譏諷。

聽到這番話,眾人轉頭望去,在人群中看到一位青年。

找到嘲諷的青年,神色不甘,緊緊握拳,卻又無可奈何。

他落寞地離開比武場,來到自己房間。

“咦!”

他露出驚奇之色,看見桌上不知何時,出現一塊銹跡斑斑的鐵片,指甲蓋大小。

“我出去的時候,并沒有這東西!”

古天元好奇上前,嘗試拿起鐵片端詳,結果鋒利的鐵片割破手指,鮮血無意間沾染鐵片。

“唰!”

剎那間,他眼前一片空白,再度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站在荒蕪大地之上,電閃雷鳴的半空中,出現一道偉岸的背影。

“吾乃修羅王,自覺與小友有緣,留下傳承,他日修煉有成,莫要忘記幫我報仇!”

“前輩,您的仇人是誰?”

“古……行……淵……”

修羅王發出嘶吼。

很快,青年的識海內,諸多記憶紛至沓來。

黑白相間……傳奇秘術……提桶跑路……

每一個字,價值連城!

“多謝修羅王!”古天元大喜過望。

修煉這篇傳奇秘術,他足以成為絕世大能。

……

“又了卻一番因果!”

遠在故土的王臨,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想來,等到古行淵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就會知道,幫修羅王報仇雪恨,需要尋找的敵人,正是他自己。

夜晚。

燈火通明。

身穿新郎袍的王臨,胸前綁著紅花,在親友的見證下,迎接自己帶著鳳冠霞帔的美麗新娘。

“你們都是王臨的朋友?”正在收份子錢的王大山,看在一大堆自稱兒子朋友的人來訪,不由愣住了。

他都不知道,兒子在外面朋友那么多。

“嗯!”

他們齊齊點頭。

“好,我先記一下,你們名字跟我說一下,免得我搞混了。”王大山在拿起筆記錄。

為首的青年眉清目秀,介紹道:“我叫李耳,這是我的師弟,元師,還有童天。”

“我叫須提,這是尹杰!”

“在下呂媧!”

“我叫姬耀世,還有我女兒,姬遠遠!”

“孫空,楊健!”

……

許多大能低調前來。

天道圣人的婚禮,即便再低調,他們都必須來捧場。

“恭喜!”

之后,葉火城到來,笑著祝賀。

“王臨,我祝你們億年好合!”手臂恢復的劉鋒再三感激。

越來越多的修士前來,讓婚禮現場異常熱鬧。

王臨抱拳笑道:“多謝各位捧場!”

之后,在敲鑼打鼓中,到了行禮階段。

“一拜天地!”主持者喊道。

王臨與戴著紅頭蓋的冷曦月,牽著紅繡球,身對眾人,緩緩行禮。

“轟——”

頓時,天地微微顫動。

許多人差點摔倒,被突然的震蕩嚇到。

“天道圣人與天道同級別!”李耳沉聲道,“不能再亂拜了!”

眾人:“……”

還有這種事?

“二拜高堂!”

王臨與冷曦月回轉過身,對著父母行禮。

“夫妻對拜!”

兩人面對面,彼此行禮。

“送入洞房!”

……

點著紅色蠟燭的溫馨房間內。

“娘子,我來了!”

王臨滿懷激動之情,掀起紅蓋頭,映入眼簾的,是盛顏仙姿的少女,明眸皓齒,膚如凝脂,美得不可方物。

那份驚艷的美,讓王臨目眩神迷。

“小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時隔這么多年了,你還是愛我如初嗎?”冷曦月問。

“不!”

王臨搖頭,情深義重地說道:“是與日俱增!”

他目光熱火,俯身靠近,冷曦月不禁閉上星眸,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抖,有些緊張。

溫柔地噙住那一抹芳唇,兩人在溫柔鄉中,相繼褪去衣物,倒入喜慶的床帳。

窗外,皎潔的月躲入云層。

此間樂,不足為外人道也。

……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