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村色滿園 > 第四百六十章:冒犯了
  弗朗西斯一直看著,一刻都不移開,秦陽也不得不趕緊想個名字出來。

  “我乃青山天神,回去之后,告訴光明神,整個大華,都在我的護佑之下,與你們光明神教,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不要越界,否則,本神,定當踏平光明教!”

  秦陽負手而立,看向弗朗西斯,渾身勁氣涌動,一番話說完,一股無形的氣勢,籠罩全身,那股壓力,瞬間壓向弗朗西斯,讓對方心神震動!

  青山天神!

  這等實力,真的非常不俗!

  “遵命,天神大人,我會向光明神好好匯報的!”

  弗朗西斯恭敬的行了一禮,當即轉身離開,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里。

  這就走了?

  秦陽一臉懵逼!

  不光是他,其他的,諸如沈一鳴等人,更加傻眼,怎么好好的就對秦陽如此恭敬客氣了?

  “大人!”

  “主教大人!”

  “您怎么走了啊,我們怎么辦?”

  ……

  最為慌張的,應該就是歐陽慧等天龍集團的人了,他們可是一直聽從弗朗西斯命令的,對方一下子就走了,只留下一句話,讓他們聽從秦陽的吩咐,就沒了。

  關鍵這句話,不是扯淡嗎?

  全都聽秦陽的?

  對于秦陽,歐陽慧等人可是一直都有仇的,結果現在,就成了對方的人?

  這算什么?

  不是扯淡嗎?

  “紅衣!”

  沈一鳴這會也顧不上別的了,走上前,看了一下自己女兒的情況,一顆心立馬就沉了下去,因為沈紅衣現在兩眼呆滯,看不出什么神色變化,那模樣,像是被人下蠱了一樣。

  “我看看!”

  秦陽注意到了沈一鳴的眼神變化,當即走了過來,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這才發現問題。

  沈紅衣的大腦像是被禁錮住了一樣,封存了之前的記憶,現在就像是一個失去了自我感知的行尸走肉。

  除非,能將對方腦海里的封印解除,否則,只能渾渾噩噩的過完這一生。

  “如何?”

  沈一鳴趕緊問道,他現在能求助的,也只有秦陽了,對方能將弗朗西斯擊敗,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強者氣息,肯定比他更懂行。

  “不容樂觀。”

  秦陽微微搖頭,道:“先回戰區再說吧!”

  “好!”

  沈一鳴也知道,在這附近,全是人,也不方便治療,就帶著沈紅衣,往戰區而去。

  秦陽剛想走,立馬就被歐陽慧等天龍集團的人攔住了。

  “大人,請問我們接下來該做什么?”

  歐陽慧拱手行了一禮,問道。

  光明神教階級分明,上下等級森嚴,弗朗西斯說了,要讓他們聽命于秦陽,歐陽慧還真的不敢不聽。

  該做什么?

  秦陽自己都很懵逼,莫名其妙的就把天龍集團的人全都交到自己手上,他也沒什么頭緒。

  但天龍集團足足有近千人,真要是不管,也很容易出意外!

  “你安排一下,天龍集團原地解散,所有人員返回各家,把賬面上的錢,該分的全都分掉吧,一分不要剩了,你處理下后續。”

  秦陽淡淡的說了一句。

  什么?

  原地解散?

  全部遣散回家?

  聽著這話,歐陽慧的眼睛里都是震驚之色。

  誰能想到,盛極一時的天龍集團,到頭來,竟然落得一個解散的下場?

  “這……這是真……真的嗎?”

  歐陽慧還有些不大相信,兩眼睜的大大的,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當然,你不解散,會有人來幫你的。”

  秦陽的語氣無比篤定,臨走之前,和齊天翔簡單交代了一聲,就先一步和沈一鳴等人回了戰區。

  沈紅衣的情況,目前還不明朗,得要先回去仔細檢查檢查,不能耽誤時間。

  至于天龍集團,沒了弗朗西斯這個超級高手,其他的人,都不值一提,交給江南戰區的人就足夠了。

  一回到戰區,秦陽又給沈紅衣做了一個全面檢查。

  剛走出房間,沈一鳴等人立馬圍了上來,著急的問道:“怎么樣,紅衣她……她還有……有救嗎?”

  沈一鳴都有些不自信了,眼巴巴的看著秦陽,他已經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秦陽身上。

  “有!”

  秦陽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話鋒一轉,又道:“但比較麻煩!”

  只是麻煩?

  這算什么?

  沈一鳴連忙說道:“不管怎么麻煩,都無比請你幫這個忙,我感激不盡!”

  說完,就朝著秦陽行了一個大禮,那叫一個恭敬。

  “沈叔叔,你先等等,聽我說清楚,你再決定要不要我來救治。”

  秦陽連忙拉住了沈一鳴,認真的說道。

  什么意思?

  沈一鳴一陣疑惑,聽秦陽這意思,還另有隱情?

  “沈姑娘這個情況,我懷疑是被弗朗西斯下了某種術法,全身上下,一百三十五個穴位,組成了一張網,將沈姑娘包圍住了。”

  秦陽淡淡的說道:“要想解開這個術法,就需要同時發力,和沈姑娘坦誠相見,在然后集中注意力,激發出術法,直接解除,這個過程,可能會有些……咳咳……男女授受不親,所以……你是她父親,還是你來決定比較好!”

  話一說完,沈一鳴就算是明白了。

  秦陽的意思很簡單,要想解開限制女兒的術法,就必須要越界,這對于自己女兒來說,肯定難以接受。

  一個黃花大閨女,就這么失去了清白。

  他作為沈紅衣的父親,自然更加難受。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沈一鳴有些不死心,忍不住問道。

  人都是想要兩全其美,但哪有那么容易呢?

  “或許有吧,但目前為止,我就只有這一個。”

  秦陽如實說道:“沈叔,我建議你可以去找找大長老,他應該也能解決。”

  大長老?

  沈一鳴的腦海里閃過前兩天找大長老營救女兒時候的嘴臉,瞬間就沒了心思。

  “不用了!”

  沈一鳴微微搖頭,道:“秦陽,我相信你的能力,既然你有辦法,那就按照你說的來!”

  真的?

  秦陽還有些古怪,問道:“沈叔,主要我這個治療辦法,對于沈姑娘來說,有些冒犯了,要不……您再考慮考慮,萬一……”

  “不考慮了!”

  誰知,沈一鳴非常肯定的擺擺手,說道:“我就相信你,更何況,這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你能出手救她,是我女兒的福氣!”

  “你這樣優秀的年輕人,是我女兒占便宜了,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事已至此,沈一鳴還是看的很透徹的,不管秦陽用什么治療方法,能出手救治,就是非常給面子了,要是對方直接不救,那自己女兒連活的機會都沒有。

  不管清白在不在,總歸能活著!

  “辛苦你了,等紅衣醒了,我會幫你解釋的,并且,我還想撮合你們呢!”

  沈一鳴拍了拍秦陽的肩膀,認真的說道。

  啊?

  還撮合我和沈紅衣?

  這下,輪到秦陽懵逼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