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61章 一些八卦
  蒼蘭宗近來很是熱鬧,弟子們再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修煉,也或多或少聽到些風聲。那個云游在外的大師兄回來了,還有就是拜師大典的第一名是那位的弟子。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那位大師兄的徒弟,怪不得能輕松贏得第一名。

  但比起這些話題內容來說,還有一個話題更為勁爆,討論的也更為頻繁,那就是江岫白和酒墨幽兩人的合籍大典,當然不是因為兩人之間的關系,更多的是因為兩人之間的身份。

  酒墨幽是誰,是蒼蘭宗的大師兄,是一代傳奇人物,帶領蒼蘭宗贏得天下第一宗的稱號,是當年掌門的最佳繼任者,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天之驕子。

  現在神仙下凡有了七情六欲,要舉行合籍大典,而對象是他徒弟。后者眾人認識最多的就是拜師大典的時候的表現。

  果然不論在什么時候帶點桃色的話題更能抓住眾人的眼球。

  蒼蘭宗畢竟是眾派之首,各方或多或少都會對蒼蘭宗有些關注,尤其是交流大會在即,大家都對曾經蒼蘭宗的大師兄略有耳聞,對他的徒弟更是好奇,也不知這徒弟的實力如何?

  ……

  ……

  交流大會事關修真界生存,幾乎所有門派都攜帶自己門派中的佼佼者來參加。

  蒼蘭宗山下的各個客棧此時也人滿為患,好不熱鬧。

  來的最早的是萬佛宗的弟子,布衣僧袍,滿面慈悲,此次萬佛宗來的人并非是住持,而是一個年輕的僧人,據說是萬佛宗的佛子,桃花眼、薄唇,明明是僧人,長相卻十分妖異,卻因為眼含悲憫,讓人平白生了些親近之感,

  這長相也不知讓多少女子弟暗許芳心,卻因為那身僧袍望而卻步。

  天嵐宗的弟子,身著天青色色弟子服,衣袂飄飄,臉上從容鎮定。

  引星門弟子身著玄色衣服,衣服上似乎是要呼應宗門的名字,上面繡著星芒的圖案。

  其他宗門也陸陸續續的趕來了,宗門眾多,好生熱鬧。

  江岫白隨著掌門的大弟子唐崢一起迎客,站在宗門口,身邊還跟著兩只小虎崽,一起幫忙。

  就迎客的空隙,江岫白瞥見了一個極為熟悉的人在引星門的隊伍內,一身引星門特有星芒圖案的玄衣,只是眉宇之間有淡淡的愁緒,整個人的氣質有些冷厲,不似以往儒雅,陽光。

  此人正是許久未見的江蘇文,他身邊還有一個姑娘,眉目如畫,明眸皓齒,十分美麗,但是美則美,卻無半分靈動可言,一副呆呆的樣子,靜靜得跟在江蘇文的身后,沒有一點多余的動作,就像木頭美人,暮氣沉沉。

  此時江云來突然就扯了扯江岫白的袖子,江岫白低頭看去,只見江云生皺著眉,一臉有話要說卻不知如何說起的樣子。

  江岫白摸了摸江云生的腦袋問道:“怎么了,是發現什么了嗎?”

  江云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沒事,說吧,實在不行,腦電波交流也行。”

  江云生一聽這話眼睛一亮,然后江岫白腦海里就想起了江云生的聲音。

  “白白,你有沒有看見江蘇文啊?”

  江岫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看見了。”

  “白白,我給你說,江蘇文旁邊的那個姑娘有問題,她好像是上個世界的人,身上的氣息可嚴重了,但是她看起來有點傻乎乎的,好像腦子有問題。”

  江岫白若有所思道:“那江蘇文身上有沒有上個世界的氣息?”

  “有一點,但很微弱,距離太遠,我也感受的不是很清晰。”

  “江云生,你記得你還是系統的時候就感受到過上個世界的氣息嗎?”

  “白白,我記得,你是說是江蘇文?”

  江岫白腦海里迅速浮現出江蘇文的身影,以往的那些意外,在現在看起來像是刻意為之,江岫白點了點頭:“也許是吧,一會有時間我們近距離去看看。”

  江云生:“好的,白白。”

  ……

  ……

  做為蒼蘭宗曾經的大師兄,曾經的風云人物,酒墨幽也和掌門一起坐在上首。

  這次交流大會,雖然是要商議關于“魔”的事情,但本質上還是門派之間交流大會,怎么交流,說白了就是打一架。

  門派交流大會年年有,今年參加的人眼睛都盯著這次交流大會的熱門人物江岫白。

  在有些人看來,江岫何德何能能作為酒墨幽的道侶,這類人一般都是對酒墨幽曾經暗生好感的人,

  還有些人一心只有修煉,在這類眼里酒墨幽的徒弟一定有過人之處,一會江岫白就是他們眼中的重點挑戰對象。

  總之無論如何,江岫白人還沒有露面,卻已經聲明遠揚。

  關于,江岫白本人是如何知道自己聲名遠揚的那更簡單,她身邊有個更八卦的人,周書書,一臉的幸災樂禍。

  門派交流大會第二日的時候,江岫白,江云生正和江蘇成要去見江蘇文的路上。

  突然一道聲音冷冷的響起:“你就是江岫白?”

  江岫白抬眼看了一眼出聲的人,這些天這種情況已經遇到太多次了,語氣有譏諷,好奇,疑問,不甘等等。

  對于“你就是江岫白?”這個問題已經有些麻木了,從剛開始的認真回答到現在“抱歉,你認錯人了,我不是江岫白。”已經游刃有余了。

  江岫白的面色很平靜,以至于對方無法從她的表情中辨認出真假,對方手里捏著劍抱拳道:“還請這位師妹,轉告江岫白,就說明日交流大會希望她不吝賜教。”

  江岫白點了點頭:“嗯嗯,這位師兄,你的話我一定帶到。”

  對方突然對上江岫白干凈的眸子,刷的一下臉紅了,有些含羞地低著頭,聲音也放輕了許多,似乎怕是嚇到面前的女孩“那就多謝師妹了。”

  就在他還扭捏之際,江云生已經扯著江岫白的袖子和江蘇成有些迫不及待地離開了,只給他留下一個背影。

  他看著兩人的背影,有些沉默,也有些懊悔沒有問師妹的姓名。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