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58章 真實or虛假
  酒墨幽點了點頭,也認真地回禮,小師弟做了掌門,意料之中的事,他的師父只有兩個弟子,一個是他一個是面前的做了掌門的小師弟。

  只不過許久未見,小師弟蒼老了許多。

  掌門隱忍著激動,從懷里拿出一封信件:“大師兄,這是師父他老人家臨終前留給你的信件,師父說讓我交給你,只是你這么多年都去哪里了?”

  酒墨幽接過信件,捏了捏薄薄的信件,微抿著薄唇,沒有搭話,那些曾在這里的記憶撲面而來,也包括那些黑暗的記憶。

  面前的人神情真摯不似作假,側面反應著他的那些記憶有問題。

  “小師弟,我云游可是師父告訴你的,他……他臨終前可有說什么?”

  掌門慢慢平復下激動的心情,斟酌了許久,第三遍回憶了一下,自己師父臨終前說的話:“師父只說,讓我守好蒼蘭宗,別的就是讓我等大師兄回來,最后就是這封信。”

  緊接著這位掌門的臉上變幻莫測,最后鄭重其事的看了一眼久別重逢的大師兄,和他的弟子江岫白說道:“師兄,師父他老人家修為高深,本是不會過早仙逝的,但是師父曾用了占星術,卦象說整個修真界有災禍發生。”

  說著掌門面露痛苦之色:“五年前,出現了一種不明生物,它們沒有心智,嗜殺成性,且數量極多,長相丑陋,我們姑且稱之為“魔”。

  我和引星門,天嵐宗,萬佛宗聯合各個小宗門聯合鎮壓,損失了不少弟子,找到了源頭,是一塊魔石,我們把它封印在了孤島上,結果沒有兩個月,封印就被沖破了,

  且我們發現這些東西每死一次,智力就會增長一次,這五年,我們幾大門派想盡了各種辦法,都無法銷毀那魔石。”

  掌門看向江岫白說道:“江師侄,想必你也認識靈廚峰主和高峰主的,他們常年飲酒就是身上有暗傷,時不時會發作,需要喝酒鎮痛。”

  酒墨幽看了一眼小姑娘,直視著掌門道:“師弟,你的意思是我有辦法?”

  掌門苦笑一聲,“我只是按師父的話等師兄回來,別的就是這掌門之位應該是師兄的。”

  “師弟,這掌門你做的很好,還有我會留下。”

  這句話是酒墨幽對掌門說得最后一句話,說完牽著江岫白的手走出了大殿。

  留下掌門看著兩人牽著手離去的身影有些發愣,也不知是因為酒墨幽的那句話,還是師徒兩人之間熟稔又親密的氣氛,或者兩者都有。

  ……

  ……

  江岫白站在殿外看了一眼天空,只見天空中繁星點點。

  江岫白說道:“師父,明天應該是個晴天。”

  酒墨幽抬頭看了一眼滿天繁星:“也許吧!”

  微風拂過,冬日的風是有些寒冷,按理說修道之人是不會畏懼寒風的,江岫白還是被凍得一顫。

  今日的對話里,她聽出了很多,仿佛有一條線索,把所有的一切隱隱串聯了起來,但是她又抓不住。

  她想得很多,最多的就是那“魔”出現的時間很巧合,恰恰是五年前,還有江家村的慘案上個世界的氣息,還有這個世界……

  酒墨幽也不知什么時候手里多了件狐裘,然后裹在了小姑娘身上。

  江岫白感到身上一暖,其實她不需要,但也沒拒絕,只是抬頭看著酒墨幽的側臉。

  酒墨幽轉過頭,對上小姑娘清澈的眼睛,微微一笑:“走吧!”

  說著牽著小姑娘的手順著記憶走去,繞過主峰后,江岫白看見的又是另一番景象,玉石砌成的宮殿坐落在山脈之上。

  因為是冬日,大多數植物已經凋零,顯得更加肅穆,酒墨幽牽著江岫白的手走向最左面的那座宮殿,宮殿上落著大鎖。

  酒墨幽修長的手指落在大鎖上,注入一道靈力,只聽見“咔噠——”一聲鎖開了。

  入目的是一個十分別致的庭院,庭院里有一個很大的池塘,因為是冬日,池塘上結了一層薄薄的冰,池子里的殘荷枯枝顯得有些蕭瑟,但也能窺見幾分夏日時的盛景。

  池子上有座白玉砌的拱橋,橋上還刻著繁復的花紋,下了橋,入目的是一片梅樹,凌寒而開,潔白無瑕。

  經過梅園就到了內殿,酒墨幽對這里十分熟悉,他們最后停在了扇精致的白玉門前,江岫白后知后覺的才知道這是師父曾經的住處。

  酒墨幽攏了攏江岫白身上的狐裘,神色淡淡地道:“以后你就住這里。”

  江岫白點了點頭,抬眼看著面前清雋的男子,心頭涌上一抹擔心。

  酒墨幽捏了捏江岫白泛紅的小臉,笑了笑:“不必擔憂,有事來正殿尋我。”

  江岫白點了點頭向師父道別,轉身推門而入,撩開幾層輕紗帳,江岫白看到了一張床,床上隱隱有陣法波動,細細感受是一個聚靈陣。

  在這張床上冥想,會更加事半功倍。

  江岫白想到了江云來,在腦海里、默默呼喚著。

  很快江蘇來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白白找我有事嗎?”

  江岫白問道:“我想知道哪個碎裂的修真世界的事。”

  隨即一向話嘮的系統沉默了許久,然后問道:“白白,你是遇到什么了嗎?”

  江岫白思考了片刻說道:“今日,我聽掌門說五年前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生物,名叫“魔”,這個時間太過湊巧。”

  江云來又是長時間的沉默,久到江岫白以為他不會再說話的時候,聽到了一句“我也不是很清楚。”

  江岫白一聽,面露一喜,看來系統知道點什么。

  “白白,剛開始來到這里的時候,我就有察覺到這個世界有些不穩,畢竟我的級別不夠高,我以為是女配的怨氣導致的,我才會一直催你做任務,其實白白,我也沒有那么話嘮。

  后來我才發現是因為這本書本身同質化較高的緣故。

  這個我有告訴你,結果后來那個修真界就崩了,碎片就融入了這個世界,然后的事情白白你也知道,那個“魔”極有可能是兩個世界相容的時候吸引來的別的生物。”

  “江云來,其實這些小世界是分等級的吧!不然那修正世界碎片融入進來的時候就會被這個世界同化吧!”

  系統的聲音似乎有些驚訝道:“是的,修真世界的等級的確要比我們這個世界的等級要高,所以碎片融入之后才會讓這個世界有靈氣。”

  江岫白突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她問道:“對于原來的男女主來說,是不是他們身上有些禁制?”

  系統更驚訝了,沒想到江岫白連這個也可以猜到:“是的,不止是男女主,在原文里,只要重要角色也他們也生不出離開楚國的心思。”

  江岫白抿了抿唇,嗓子有些發干:“也就是說,原來的世界融入了修真世界陰差陽錯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新世界,且這個世界有自動修復功能,會改變世界中人物的記憶,讓他們認為自己本就會修煉,且理所應當。

  也會對書里的重要人有限制,讓他們走一條新的劇情,以保證不會出錯。她們包括你我,其實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個npc?還有那個“魔”其實是不屬于兩個世界的意外產物?而這個意外產物也許會毀了整個世界?”

  系統嗯了一聲:“白白,其它我可以說就像是你想得那樣,可是那個“魔”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實如果不是兩個世界突如其來的融合,我和主系統斷了聯系,那么我面臨的極大可能就是被銷毀。”

  江岫白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五年來,她第一次沒有修煉,沒有睡覺,只是坐著。

  她明白江云來為什么不告訴她這些事情,可她就是難以接受。

  她明白在一本書里男女主的重要性,她也隱隱猜到一些東西,所以她一直避著盡量不和男女主有交集,哪怕,當初葉冷月殺她的背后有紀懷澈的因素。

  她都下意識的忽略,她離開了那個國家,她來到了蒼蘭宗,她現在有喜歡的人,也有朋友,她以為一切都會好的,一切都會猶如她希望般的。

  直到今天,出現了一個“魔”,不對應該是五年前就有的。按掌門的說法,這個魔很厲害,會讓這個世界迎來一個大的災難。

  讓她開始審視這個世界,她的某些猜想是真實的,她的世界觀有些碎裂,她的朋友,她愛的人包括她自己其實在一方面來說是虛假的。

  她心底有些發寒,她掏出了一把匕首,劃過她的手腕,白皙的手腕上出現了一條血線。

  越來越多的血水流出,是紅色的,受傷了會流血,這是真實的,她舔了舔,是血腥味,也是真實的,她是這個世界的npc,但你看,她也是真實存在的人,她有情緒,會受傷……

  她隨便止住血,猛得站起身來,跑了出去……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