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52章,雪玉骨參
  東方有一抹光亮的時候,江岫白一行人已經到了靈廚的院子里。

  江岫白依舊在廚房里幫忙,靈廚早早的就在躺椅上躺著,懷里還抱著一只雜色小狗。

  看著江岫白進來了似乎是想到了自己昨天喝醉話多的樣子,面上有些尷尬。

  江岫白看著神情有些不對,行了一禮:“靈廚峰主,早上好!”

  本來還有些尷尬的靈廚一聽到這話,就連忙道:“都說了,以后叫大哥,怎么又叫錯了。”

  江岫白脆生生的叫了聲“大哥!”

  “小妹這不是一下子忘記了。”

  靈廚拍了拍江岫白的肩膀:“這才對嘛!”

  江岫白和昨日一樣,接著晾曬藥材,還順便問道:“大哥,你這里有雪玉骨參嗎?”

  靈廚擼了擼懷里的小狗:“那個啊,蒼蘭宗多的是,還是前掌門親自種植的,你想要?”

  江岫白點了點頭:“最近這幾天,我讀了一本關于藥材的書,有提到雪玉骨參,我有些好奇。”

  靈廚起身把身上的小狗放在地上,拍了拍狗屁股:“去吧!”

  然后轉頭對江岫白道:“妹子,想要的話我去取一些給你。”

  江岫白也不矯情,點了點頭:“多謝大哥了。”

  靈廚擺了擺手:“謝啥!我還要順路去看看高老頭子。”

  目送著靈廚提著酒壺出去后,江岫白接著忙活手里的活。

  ……

  傍晚的時候,靈廚就帶回來了不少的藥材,除了雪玉骨參,還有些養生的藥材,靈廚把雪玉骨參往江岫白手里一塞,收拾好其他藥材,就出去看自己養的獸了。

  速度快的江岫白道謝的話還沒說出口,人就走了。

  靈廚出來后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他最煩就是謝過來,謝過去了,辛好跑得快。

  ……

  ……

  傍晚的時候,江岫白和同伴在屋外道別。

  然后她自己站在屋外,看著落日緩緩下落,很快就被黑夜吞噬了。

  江岫白伸出手感受著夜里微風拂過,感受著星辰微弱的光芒灑在他的手上。

  這是風的力量,這是星辰的力量。

  微風給人清爽,但如果是大風也會卷起樹木,一顆星的亮度是有限的,但是一片星辰卻能照亮整個天空。

  這就是自然之力,變化無窮。

  陣法中也就是如此,本質不變,但是可利用變化達到制敵。

  這就是之前酒墨幽對江岫白說的。

  借自然之力,順勢而為。

  ……

  ……

  江岫白去玉佩的時候,還帶上了從靈廚那里拿回來的雪玉骨參。

  像往常一樣,江岫白推開了小木門,就看到了自家師父。

  江岫白把雪玉骨參一股腦的拿出來,放在桌子上,看著自家師父。

  酒墨幽也看著面前的小姑娘,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記得好好修行。”

  “師父,記得早點醒來,我一直都在。”

  就像上次那樣,酒墨幽陷入了漫長的沉睡,只是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

  ……

  入冬的時候,蒼蘭宗迎來了拜師大典,今年加入蒼蘭宗的有五十九名弟子,再加上往屆想要參加此次拜師大典的一共是七十九人。

  像這種拜師大典只要蒼蘭宗招一次生,都會舉行一次,是給新入門弟子的機會,也是給往屆入門弟子的機會。

  沒有什么太復雜的規則,就是抽簽決定兩兩一組對戰,勝利的人進入下一輪,再接著抽簽兩兩對戰,勝的人再次輪回,直到最后。

  勝負的判決會由蒼蘭宗的各位峰主加掌門一同判定,直接認輸者判負,對決到最后失去一戰之力的也判負。

  同時掌門及各位峰主會以各位的表現決定收徒對象。

  此次內門只招收二十名弟子,其余人淘汰繼續做外門弟子,直到下一屆拜師大會舉行。

  當然也不是所的外門弟子都想參加此次拜師大典的,由于新生弟子的修為都差不多,有些外門弟子會修行至比新生弟子跨一個大境界再參加拜師大典,增加勝率。

  七十九人兩兩對戰,則會有一人輪空。

  古樸的鐘聲響起的時候,抽簽開始。

  所有人上去抽取木牌,每個木牌按一到七十九順序排列,一號輪空,二號對戰第七十九,三號對戰七十八,四號對戰七十七,五號對戰七十六,六號對戰七十五……依次類推。

  也就是說要想要進入內門,得保證至少要打兩場,且都要勝出。

  “槽,老子抽中了一號,哈哈哈!”突然一旁爆出了一聲大笑。

  聽著熟悉的聲音,江岫白就知道是周書書的聲音。

  熟悉周書書的自然了解他的性格,張揚且放肆,但是不了解他的就會覺得有些欠抽,不對應該是十分欠抽。

  這種不用比試就進入第二輪的事情,本來就有些不公平,雖然有句話說的好,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但是像他這么囂張的,委實引起了不少人的復雜的目光。

  周書書上竄下跳,拍了拍江岫白,徐周,江蘇成,郭丞,竹染的肩膀:“放心,小爺在場下給你加油!”

  竹染一把拍過周書書的手:“你不覺得你太囂張了嗎?你看那些人看你的眼神。”

  “看就看唄,再看也是小爺我抽到的,怎么還能打我不行?”

  竹染:“……”呵呵!

  很快,所有人都抽到了號碼牌,有些耐不住好奇的已經在尋找自己的對手了。

  江岫白是九號,竹染是三十三號,徐周,七號,郭丞是四十號,江蘇成是二十八號。

  那么除了周書書輪空外,按照規則,江岫白的對手是七十二號,竹染的對手是四十七號,徐周的對手是七十四號,郭丞的對手是三十九號,江蘇成是五十二號。

  主持抽簽的是靈廚,靈廚迎著眾人的目光點了點頭。

  “現在大家都拿到木牌了吧!大家先熟悉熟悉對手,一柱香后比試正式開始。”

  除了江岫白和徐周外,其他三人的對手都是位姑娘。

  周書書指著七十二號說道:“這位巧了,是大周的學生,正好是新生,修為大概在開光大圓滿,江師妹倒是沒啥問題。”

  接著指著四十七號說:“竹染姑娘你可能要危險些,你的對手要比你強,你現在才筑基初期,而對手在開光初期,一個大境界,要不你干脆認輸好了,這比較容易。”

  竹染攥緊了雙手,周書書說得對,她修為最低,真得不如就棄權算了,但是她不甘心,她有些求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江岫白,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江岫白感受了竹染的目光,頓了頓認真的說道:“遵循你內心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想試一試那就上場,你記得我塞給你的那些紙符嗎?那些都是防御陣法,你放在身上。”

  竹染想摸了摸衣服夾層里的紙符,重重的點了點頭:“我想試一試,哪怕輸了,我也不怕。”

  江岫白笑了笑,轉頭看向周書書,周書書攤開雙手,有些無奈:“好吧,打就打吧,這是你的選擇。”

  竹染有些好奇:“周師兄,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人的修為,來源的。”

  除了竹染,徐周,郭丞,江蘇成都有些好奇的看了過來。

  江岫白倒是知道是怎么回事,這個資料之類的,其實只要有錢就能買到,只不過靈廚早就給了她一份。

  不過就是周書書比她快了一步。

  周書書揚了揚臉:“小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不會早做準備。”

  徐周看了一眼江岫白:“小師妹,你也準備了?”

  江岫白點了點頭,她其實大概也看了一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