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51章 每天一個時辰
  傍晚的時候,江岫白一行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除了江岫白在廚房內之外,其他人都在院子外面,劈柴,掃院子,要么給雞鴨喂食。

  眾人臨近門前還略帶同情的看了江岫白一眼,院子里他們幾人忙著,廚房就江岫白一人,更何況靈廚不讓其他人進廚房,她似乎是所有人中最累的。

  江岫白:“……”其實廚房一點都不累,靈廚人挺好。

  江岫白回到房間后,像往常一樣,靈識到玉佩內看看師父。

  剛進入玉佩內,江岫白就看到了熟悉的茫茫白雪,一下子就愣住了。

  接著拔腿就跑,停在了一個木屋前,江岫白壓住有些顫抖的手,緩緩推開木屋的大門。

  江岫白就看見自家師父在圍爐煮茶,茶壺冒著熱氣,頂著壺蓋咕嘟咕嘟的作響。

  酒墨幽一臉柔和的看門口的小徒兒,看著小姑娘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旁邊。

  酒墨幽站起身來,一把摟住了自己的小姑娘,收緊胳膊,兩人貼得非常非常近,江岫白能感受到面前這個人強烈的心跳。

  江岫白感到很暖和,很安全,甚至還有些想哭。

  良久,酒墨幽松開了懷里的小姑娘。

  江岫白小手拉著酒墨幽的袖子,輕聲問道:“師父,這是好了嗎?”

  酒墨幽看著面前低著頭的小姑娘,倒了杯茶,遞給了江岫白:“小白,喝茶。”

  江岫白抬頭看著面前的男子,接過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拽著酒墨幽的手坐了下來。

  挽著酒墨幽的手臂,有些生氣道:“師父,你沒回答我,還有這茶你自己喝,你不知道你是什么樣子嗎?這茶本就是這玉佩凝結的,你給我了你怎么辦?”

  酒墨幽沒有回答江岫白的話,反而捏了捏江岫白的小臉:“怎么,這就生氣了?”

  江岫白抬頭看著面前的絕美的容顏,認真得說道:“對,我就是生氣了。”

  驀地江岫白想到初見酒墨幽的時候,她許下的雄心壯志“拜師是暫時的,等他強大了掐著他的臉,讓他叫爸爸!”

  然后江岫白臉上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笑,跪坐起來,半個身子趴在酒墨幽身上,掐了掐那張讓人憤世嫉俗的臉。

  嘴里說道:“師父,叫我一聲爸爸!”

  酒墨幽:“……”爸爸?

  “師父,您就叫一聲滿足一下我吧!”

  酒墨幽聽著小姑娘軟軟糯糯的聲音,還有期望的眼神

  一時沒忍住叫了一聲:“爸爸!”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著面前小姑娘不懷好意的笑,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詞。

  罷了,罷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江岫白一個人看著酒墨幽的俊臉傻樂了半天,這種一個人知道又不能告訴自家師父的詞匯,實在是……

  ……

  江岫白深呼了一口氣,扯了扯酒墨幽的袖子,正色道:“師父,之前的問題你還沒回答呢!”

  酒墨幽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每天一個時辰。”

  每天清醒一個時辰,江岫白緊接著追問到:“是這里的時間,還是外界的時間。”

  酒墨幽笑了笑:“外界的。”

  “那就是一年!”江岫白眼中像是突然盛滿了瑩瑩星光,滿心滿意都是歡喜。

  酒墨幽感受著小姑娘的歡喜,似乎自己心里也被填滿了。

  既然知道了自己師父在這玉佩中有一年的時間,江岫白問出了自己陣法方面的困惑。

  酒墨幽牽著江岫白白嫩的小手,走出了木門。

  江岫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只見大雪皚皚的地方,出現了一片盛開的紅梅樹,給這冰天雪地平添了一抹亮色。

  江岫白轉頭看著牽著自己手的男子,男子依舊白衣勝雪,衣服上依舊繡著銀蓮暗紋,但是江岫白就是能感受到自家師父冰冷外表下的歡喜。

  無他,就是因為面前這片梅林。雖然這玉佩已經認主,但是師父的神魂在這玉佩中溫養,長此以往這玉佩中的時候萬般景象竟也隨著師父的心情而變化。

  許是感受到江岫白灼熱的視線,酒墨幽轉頭對她一笑。

  緊接著酒墨幽順手一揮,憑空得就出現了一條水流,他薄唇輕啟:“小白,伸出雙手。”

  江岫白照做,然后那倒水流就雙手流過,她的雙手感受到溫熱的水流,似乎有些明悟一閃而過她沒有抓住。

  緊接著又是飄落的霜雪,輕撫的微風……

  看著面前若有所思的小姑娘,酒墨幽道:“這就是自然,你可懂?”

  江岫白點了點頭。

  “這里用靈識模擬的到底不比外面,出去的時候你多感受。”

  江岫白神情尊敬的行了一個弟子禮“弟子明白。”

  酒墨幽笑著摸了摸江岫白的腦袋。

  江岫白內心:怎么辦,這么久了還是會被師父的笑容驚艷。

  索性師父現在是她的。

  江岫白上前挽著酒墨幽的臂膀,感受著師父身上獨有的清香說道:“師父,還有一件事,就是您的師父多年前就仙逝了。”

  “死了?”酒墨幽有些愣神,惡人不應該遺臭萬年嗎?怎么?

  茫然,震驚,怨恨,憤怒,不甘……所有情緒涌上心頭的時候,酒墨幽心里竟然有一抹淡淡的悲傷和懷念。

  江岫白看著遠處的梅花,點了點頭“而且,蒼蘭宗所有人都記得蒼蘭宗的大師兄,按照他們的說法,師父是出去云游去了……”

  江岫白收緊了抱著酒墨幽的手,抬頭看著他“師父,你說,當年是不是有其他問題。”

  酒墨幽看著一臉純真的小姑娘,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的師父,那些刻意被忽視的細節突然十分清晰的就在浮現在了腦海中。

  從他來到蒼蘭宗開始,親自教導,除了在醫術煉丹方面自己學得不精外,其他幾乎毫無保留的都教了他,還有他救師父之后,暴露了身份,

  師父也為了他修建了靈泉,溫養神魂只用,變故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好像是他中了毒,他以為是師父,然后就被關在那間屋子里,之后死亡……

  酒墨幽有些茫然,他恨了那么久的人會是假的嗎?真相到底是什么?

  江岫白看著師父眼里閃過的復雜感情,有些心疼,她突然用力抱住師父的腰,緊緊得,像是在無聲得說著,無論過去如何,現在我在,我一直都在。

  似乎感受到小姑娘無聲的話語,酒墨幽回抱住小姑娘,他一點一點的平靜了下來,眼里似乎也有了光芒。

  無論真相如何,最終他敬過的,恨過的,早就化作了一抷黃土,一縷青煙。他還活著,他還有懷里的小姑娘。

  良久,江岫白偷了抬頭看了看師父,好像師父好了點。

  “抱夠了?”酒墨幽低沉好聽的聲音想起,江岫白驀地放開了懷里的人。

  結果還沒放開就又被攬入了懷中,“再抱一會兒,我還沒抱夠。”

  江岫白悶悶的聲音從懷中響起:“師父,以后我來的時候你在醒過來,不能平白的浪費時間。”

  “好。”

  “還有,聽說蒼蘭宗里的雪玉骨參可多了,不像之前。師父,如果有了雪玉骨參,你是不是就可以出來了。”

  酒墨幽點了點頭“理論上是這樣。”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