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43章 周書書終于吃到了魚
  傍晚的時候,一行人決定就地休息,天快黑了。

  也不是說不能趁著夜色趕路,而是夜晚即便趁著星光,能見度也太低,再者比起白天夜晚充滿了未知,不安全。

  竹染從虎背上下來,坐在一旁調息,雖然消耗大于調息所得,但也好過沒有。

  江云生也從兩米多大老虎變回了人形,江小棉從江岫白那要了一個半人大的竹籃,就和江云生離開了。

  眾人雖然詫異,但是靈獸不是自己的也沒有說話。

  江岫白和徐周給其余人把了把脈,探查了一下身體狀態。

  兩人對視一眼,這情況不妙。

  徐周說道:“我們明日還是盡早日趕路,按照這情況,我們最多撐不過三天。這個林子有古怪,大家的心跳都有些過快,有些異常。”

  很快,江云生和江小棉拖著一大筐魚就回來了,看著這一竹筐魚,江岫白更加確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這里果然是一個養殖場,用來養一些可以吃的靈獸。

  這里的靈氣充沛,但是卻有大陣阻擋沒有其他人來修煉,且這里的植物雖然茂密高大,但是很少有稀有的藥草。

  江岫白也知道在有些宗門里會有些靈廚,會做些蘊含靈力的食物,這些食物吃了不但不會產生雜質而且還會對修行有益處。

  就比如這一竹筐的魚,雖然江岫白認不出來這些都是什么魚,但是江岫白能感受到這些魚里蘊含著豐富的靈力,肉質一定很鮮美。

  她的崽崽們倒是一如既往的會找好吃的。

  “我去,這哪里來的魚?最近吃辟谷丹,嘴都要淡出鳥來了!”

  周書書一臉討好的看著江岫白“江師妹,可是會做飯?你看這魚能不能分我點?”

  江岫白笑了笑:“會一點,我烤魚的手藝還行。”

  周書書一拍大腿“烤魚好,我去幫師妹拾點柴火。”

  其他人,江蘇成,竹染,郭丞在冥想,周書書去拾柴了,剩下的只有江岫白和徐周兩人,還有江小棉和江云生。

  徐周見狀也上前詢問:“師妹有需要幫忙嗎?”

  江岫白點了點:“殺魚你會嗎?”

  徐周有些赧色,搖了搖頭:“不會”

  江岫白想了想:“那師兄還是去削幾根木棍來,一會烤魚用。”

  徐周點了點頭,去找合適的木棍去了。

  江小棉看見江岫白身邊沒人了,趕緊跑過來,伸開雙手,叫了聲:“白白!”

  江岫白意會遞給了江小棉一堆紙符,上面畫這的是一些聚水的陣法。

  江小棉結果紙符遞給江云來一些,兩人就和江岫白一起處理起竹筐里的魚。

  江云生處理魚的內臟,江小棉在一旁刮魚鱗,江岫白給魚改個花刀,然后在上面抹些她秘制的腌料,然后在給魚肚子里塞一些野蒜苗之類提鮮的輔菜。

  三人配合的十分有默契,不要問為什么,問就是吃多了,習慣了。

  等三人魚處理的差不多的時候,周書書也抱著一大捆柴回來了,周書書把柴火放在一旁,走到江岫白旁問道:“江師妹還需要干什么嗎?”

  江岫白抬頭:“生火。”

  周書書火生起來的時候,徐周也削好了木棍回來了,徐周把木棍遞給江岫白,和江岫白三個一起串魚。

  待一切準備就緒,江岫白才開始烤魚,江云來,江小棉眼巴巴的在一旁看著。

  慢慢的,魚肉的表皮開始變得金黃,魚香四溢。

  接著江岫白又拿出一個罐子,江云生接過罐子,打開,遞給江岫白,仿佛對這動作十分熟練。

  江岫白拿出小刷子,沾了些罐子里的醬料,勻勻地在上面刷了一層醬汁。

  其余人聞到這味道,眼睛都亮了,尤其是冥想中的三個人都同時結束了冥想,眼巴巴的看著這邊。

  周書書邊咽口水邊問道:“江師妹,怎么還帶著這些?”

  江岫白看了一眼眼巴巴的兩小只,回答道:“習慣了。”

  “應該差不多好了。”

  話應剛落,一旁的江小棉已經接過手中的魚吃了起來。

  邊吃邊贊美道:“白白,你的手藝又進步了。”

  很快第二條魚就烤好了,吃的人是江云生。

  周書書心里安慰自己道:魚是他們找來的,他們先吃一點問題都沒有。

  第三條魚給了徐周。

  周書書:徐周是江師妹的師兄,魚先給他也沒問題。

  第四條魚給了郭丞。

  周書書:郭丞是我師兄,師兄輩分比我大,魚先給他也沒問題。

  第五條魚給了江蘇成。

  周書書:……他是江岫白的哥哥,沒問題……

  第六條魚給了竹染。

  周書書:……竹染是女孩子,小爺不和她搶……

  第七條,周書書終于吃到了魚,剛拿到就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

  剛烤好的魚有些燙,周書書吃得太急,燙得直吸氣。

  周書書眼含熱淚,終于吃到了,真好吃。很快周書書就吃完了一條魚。

  肚子里暖洋洋的,體內的真元似乎也恢復了不少,左看右看除了那兩小只,其他還都慢慢品嘗。

  周書書厚著臉皮和江云生搭話:“你們是哪里找到這些魚的啊?”

  江云生:“在一個池塘里,大概有你們今天走的路程的三倍之遠。”

  周書書瞬間就啞火,咽下剛想說要不在找些魚的念頭。

  其他人雖然吃著魚但是也豎著耳朵聽周書書說話,三倍,今天這些路就走了一天,三倍,體內的真元也堅持不了多久。

  眾人瞬間有些失望,他們也感受到了這肉質的不同。

  最后每人吃了兩條魚,江岫白吃了三條,其他的都被江云生和江小棉吃掉了。

  當然江小棉也忍痛割愛,給了那只狼兩條魚,就是馱著周書書走了一天的那只。

  黎明的時候,林間起了一層薄霧,太陽出來的時候,霧氣便消散了。

  大陣依舊在轉動,江岫白趕到一絲絲不對勁,今日的真元消耗的更多了。

  其他人也感受了不對勁,江岫白又給每人給了一瓶回靈丹,找這種情況下去,怕是最多撐到明天。

  一行人立馬動身就走,走著走著,江岫白突然叫停了眾人。

  眾人一臉疑惑的看向江岫白。

  郭丞出聲問道:“江師妹是發現什么了嗎?”

  江岫白看了一眼周邊的環境,認真的朝郭丞問道:

  “郭師兄,像之前那個分叉口,我們一共路過了多少個?”

  郭丞:“十七個。”

  “師兄,我們又回來了”江岫白指向一旁的石頭“師兄你看,那塊石頭?”

  “妹妹,石頭是有什么不同嗎?”

  “蘇成哥,大家看,那塊石頭是我昨日中午坐過的那塊,上面的青苔都被我清理干凈了。”

  郭丞,徐周也向四周看去,也找到了昨日或多或少的一些痕跡,兩人蹙著眉頭,果然蒼蘭宗的入門考核沒這么簡單。

  如果他們沒發現不同,就這么走下去,最后只能因為靈力體力耗盡,最終不得不放棄考試。

  而這林子幾乎一摸一樣很難發現不同的,尤其是林間悶熱,會影響判斷。

  江岫白出聲問道:“大家還記得那十七個岔路口嗎?”

  “每個岔道口幾乎一摸一樣,就連樹木的大小也類似,很難看出每個岔道的不同。

  每一個岔道有兩條路,一條路,樹木中間的間隙寬闊,給人一種輕松好走的感覺,另一條路,上面不是有爛泥就是上面有荊棘阻擋一點也看不出來能走。

  當我們由于真元的不斷消耗,體力的不斷透支,自然而然的就會選擇那條更容易好走的路。”

  眾人聽了江岫白的話若有所思,“所以,真正路其實是那條不好走的路。”一旁生江小棉說道。

  江岫白摸了摸江小棉的腦袋,“小棉,你真棒,答對了。”

  江小棉聽到夸贊有些害羞的笑了笑。

  “當我們進了這個林子的時候,因為感受到體內真元的消耗,我們自然而然會把視線放在陣法上,尤其是這一路走來你們心煩意亂,真元不穩,

  就會像之前一樣以為是陣法或者樹木的問題,而忽略了環境的本身,其實你們這種問題是因為你們一直處在這種環境中,單一的環境很容易讓人產生厭煩,煩躁之感。”

  眾人聽了,瞬間恍然大悟,怪不得,似乎這樣一說,體內的真元一下子就沒有像之前那樣不穩了。

  “槽,江師妹你可以啊!”周書書說道。

  竹染則是星星眼看著江岫白,她家小姐果然厲害。

  江蘇成倒是一臉淡然,他家妹妹一直這樣厲害,如果他哥也在就好了。

  郭丞,徐周兩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里看出了對少女的欣賞。

  “即然,我們已經知道了正確的道路,那么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這陣法越往后,真元損耗會越發嚴重的。”說著郭丞當仁不讓,就上前清理起藤蔓。

  徐周,周書書,江蘇成也上前幫忙,他們四個死活不讓江岫白和竹染來,竹染是修為太低耐不住消耗,江岫白是他們不好意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