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39章 “死了?”
  江岫白眼皮動了動,好一會,她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前一片黑暗。

  她就這樣睜著眼睛,思維空洞的看著森林的上空,微弱的星光透過林葉的縫隙,撒在地面上,她的耳朵能看見,眼睛能看見。

  胸口也不痛了,身體內充滿了靈力。

  但是她就是沒辦法把這些看到的,聽到的,傳遞給大腦,做出反應。

  她眼前浮現的全是,師父的雙手遮住她眼睛的樣子,還有耳邊低聲的呢喃。

  好一會她才動了動手指從地上爬了起來,靈識一閃,她進入了玉佩里。

  里面黑暗一片,沒有梨樹、荷花,沒有大雪紛飛,就連小木屋也沒有,什么都沒有了。

  江岫白后知后覺得感受到悲傷,心臟抽痛。

  突然暗無天日的玉佩內閃現出一絲微弱的光芒,江岫白順著光芒小心翼翼的看了過去,只是一眼,就讓她心痛得無法呼吸。

  酒墨幽的身體透明的幾乎和這黑暗融入到了一起,隨時都可能消失。

  江岫白連觸碰的勇氣都沒有,生怕師父就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等江岫白的靈識回到身體的時候,她才發現她早已淚流滿面,她拼命這往玉佩里灌入靈力,但是她此時體內的真元數量就如同于杯水車薪,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江岫白的哭聲驚動了身邊沉睡的小虎崽,小虎崽圍著江岫白轉來轉去,卻不知道如何安慰。

  朝陽初升,照耀在落日森林。

  陽光透過林葉間的縫隙打在江岫白的臉上,她似乎才反應過來。

  她站起身來,身體晃了晃,眼下的烏青昭示著她一夜未眠,她看了一眼遍地的尸體,上前細細查看。

  地上的人都是一身黑衣,沒有其他飾品,也沒有其他任何能證明身份的東西。

  全是一劍斃命,江岫白突然發現這些人都少了一節舌頭,都是啞巴。

  她瞬間就想到了異寶閣的啞衛,這樣看來是紀懷澈已經和葉冷月認識了。

  身份明了的情況下,江岫白大致也能推出大概的原因,葉冷月是戀愛腦,這種情況無非是打聽到了自己是紀懷澈的未婚妻罷了。

  江岫白臉上閃過一絲憤怒,如果不是師父,現在死在這里的就是她了。

  想到師父,江岫白又是一臉的悲傷。

  為了不打草驚蛇,江岫白重新布置了案發現場,造成她已經身亡的樣子,然后抱著兩只小虎崽離開了。

  京都她會回去的,但是不是現在,她沒有哪一刻像現在一般渴望實力,渴望變強。

  而落日森林機遇與危險并存,可以讓她迅速成長。

  徐周,周書書,姜星晚找到這的時候,看見的就是江岫白染血的衣服,和不知名野獸留下的痕跡。

  面前的事實無一不在告訴眾人,江岫白死了,就連尸體也被猛獸吃掉了。

  一路同行這么久,三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難過。

  尤其是徐周,自從江岫白到丹院以來,他是和小師妹相處時間最長的人了,小師妹雖然修為最低,但是她的煉丹學得極好,總能受到院長的夸獎。

  小師妹很有天賦,但是事實是小師妹死了,即便他如何不可思議,但是這就是事實。

  他來這里采了那么多次藥,只有這一次他帶了小師妹,卻沒有護住。

  徐周慢慢拾起了小師妹地上的衣服碎片,小心翼翼的拿帕子包好。

  起身看了一眼其余的兩人“走吧,我們回學院。”

  周書書罕見的沒有多話,和姜星晚跟在徐周的后面走出了森林。

  路過酒館的時候,周書書停下來去買了壺酒。

  他緊緊的攥著酒瓶,深深嘆出了一口氣,朝著落日森林,把酒灑在了地上。

  “小爺說過,出來了要請你喝酒的,小爺我可是從不食言的。”

  ……

  ……

  京都

  “趙院長,徐周師兄他們回來了。”

  聽到弟子的通傳,趙文石一愣,放下手中的筆,洗了洗手。

  面帶笑意的說道:“回來了好,回來了好,你去叫你姜師妹過來,我這剛好有個藥浴的方子,十分適合她。”

  “院長……姜……姜師妹她……”通傳的學生支支吾吾半天都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趙文石皺眉喝到“怎么了,倒是說啊!”

  那學生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似的,大聲說道:“姜師妹她沒回來!”

  趙文石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又不敢相信,大聲喝到:“胡說什么!什么叫沒回來!”

  “就是姜師妹死了。”

  趙文石突然癱倒椅子上,那個鮮活的姑娘死了?他這丹院遇上個好苗子容易嗎?怎么就?

  這一動作嚇壞了一旁的學生,忙聲問道“院長,節哀啊!”

  “徐周呢?去把徐周叫來,我要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個活生生的人,怎么就沒了呢?”落日森林外圍的妖獸更本就傷不了他們啊。

  “院長,徐周師兄去了相府。”

  “等徐周回來,讓他一趟我這里。”趙文石滿是懊悔,是他太心急了,如果過兩年,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

  ……

  相府的正堂里,徐周雙手捧著方帕交給了一旁的嬤嬤。

  坐在首位的老夫子問道“那這么說,是那只巨蟒傷了白姐兒?”

  徐周點了點頭“是的。”

  “不要欺負我老婆子不識字,我雖然是個普通人,但我也知道那林子外圍是不可能出現四級妖獸的。”

  “老夫人,這是真的,雖然我們也不知道那妖獸怎么到外圍的,但是這件事星晚師妹也是知道的。”

  “什么!星晚也去了?”老夫人敲了敲拐杖,“星晚沒有受傷吧?”

  看老夫人這個樣子倒是相信了之前他們遇到四級妖獸的話了。

  徐周心里微恙,面上卻絲毫不顯“老夫人,星晚師妹沒有大礙。”

  “那好,姜岫白的事情我們知道了,你回去吧!韓嬤嬤去送送徐公子。”

  徐周從相府出來的時候,總感覺那里不對勁,他轉頭又遠遠的看了一眼相府,

  才恍然大悟,相府下人也就罷了,就連老夫人聽到小師妹沒了的消息,都沒有半點傷心。

  小師妹原來在相府的日子一定過得不好,也難為她還那么開朗。

  此時眾院都知道了姜岫白遇害的消息了,眾人都表示惋惜,這種情況司空見慣,修行本就是不易的事情,每一次突破就像是在閻王那里走了一圈,

  運氣好就能活下來,運氣不好……

  唯一看起來過于悲痛的就是趙文石和武道院副院長王明,姜岫白沒了,就連兩個小虎崽都沒有了,

  那兩個小虎崽他饞了好久。

  ……

  ……

  “哥,你干什么,我要問清楚,妹妹怎么可能沒了呢?她們都在騙我!”

  江蘇文攔住一旁憤怒的江蘇成,低聲安慰道:“不要這樣子,妹妹如果在的話,會看到你這個樣子嗎?”

  “哥,”江蘇成的氣焰立馬就低了下來,嘴里全是哀嚎聲。

  “好好修煉,我們給妹妹報仇!”江蘇文拍了自家弟弟的腦袋安慰道。

  “對,好好修煉,我要給妹妹報仇,哥我去修煉了。”江蘇成突然止了哭聲,堅定的說道。

  江蘇文看著遠去的弟弟,自己也回了房間呆著,關上了房門,他一下子就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氣,癱坐在地上,

  任由淚水無聲無息的流淌,在弟弟面前他是哥哥,他不能軟弱,也不可以軟弱。

  天知道,聽到江岫白遇難的消息,對他來說打擊有多大,自從父母死后,保護弟弟妹妹就是他最大的責任。

  結果他還是沒護住,他眼前似乎又浮現了村子里遍地的尸體,全是血,到現在他也沒有任何的線索。

  如果沒有江岫白,他怎么會踏上修行之路,妹妹怎么可能……

  沉浸在悲傷之中的江蘇文,沒有發現自己身上慢慢升起了一團黑霧,黑霧像是有生命一般慢慢包裹著他的身體。

  直到黑霧遮住了他的視線,他才反應出來不對勁,他揮動這雙手,想要使這黑霧散去,但是卻沒有絲毫用處。

  黑霧里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你想要力量嗎?要幫你父母報仇嗎?還有你妹妹?”

  “滾開,這是我自己的事!”江蘇文大聲喝道。

  “我就是你啊!”隨著黑霧的聲音結束,江蘇文的腦海里又出現了,尸橫遍野的一幕,還有江岫白被巨蟒吞下肚子的畫面,弟弟江蘇成修煉走火入魔的畫面。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這一幕幕都在不斷刺激著江蘇文。

  啊啊啊啊啊啊——

  江蘇文昏了過去,黑霧漸漸沒入了他的額間。

  竹染知道小姐死了還是從其他雜役那里聽來的,她一點也不相信,小姐那么厲害,怎么可能呢?

  她繼續掃院子,當聽見所有人都這么說的時候,她莫名的有些心慌,丟下掃帚就往江岫白的住處跑去,小姐沒在。

  不會的,不會的,她又向姜星晚的住處跑去。

  “二小姐,你在嗎?她們說小姐沒了,是真的嗎?”

  竹染的敲門聲吵得姜星晚心煩意亂,她打開房門看見竹染跪在地上,心里又生出惻隱之心。

  上前扶起了竹染,“岫白妹妹,她……”面上是一副悲傷之色。

  竹染看到這個樣子也就知到了,那消息怕是真的了,謠言被驗證了,她反而安靜了下來,跪在地上朝姜星晚磕了個響頭。

  “多謝,二小姐。”

  之后頂著微紅的額頭就離開了。

  ……

  ……

  右相姜明遠回府的時候,看見家里掛起了白幡,心里一抽,難道老夫人出事了?

  不對,老夫人如果出事,一定會有人來請他的,怎么一個人也沒有,應該不是老夫人。

  雖然這么想,還是急匆匆的趕了進去,直奔老夫人的院子。

  “相爺,這是怎么了?”萬壽堂的韓嬤嬤問道。

  “老夫人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夫人沒事啊?”韓嬤嬤一臉驚訝的回道。

  “那……”姜明遠剛要打聽白幡的事就被屋內傳來的聲音打斷了。

  “是明遠回來了嗎?”屋內傳來老夫人的聲音。

  姜明遠進屋答道:“母親,是我。”

  “屋外的白幡可是母親讓人掛上的?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是白姐兒出事了,這剛考上靈道院就出了這么一件事,唉!”語氣中滿滿是可惜,對相府又少了個資源的可惜,還有幾分微不足道的悲傷。

  “白……白姐兒?”

  姜明遠聲音哽咽的問道。

  “就是白姐兒。”

  姜明遠腦海里的江岫白還在她跪在自己的書房外,求著自己調查江家村一村滅們的事情。

  然后就聽說她考上了靈道院,然后他好像再沒見過這個女兒一面。

  再聽說便是天人永隔了,他總以為時間很長,足夠他慢慢補償這些年他自己缺席的時間的。

  結果……

  第二日,宮里的云貴妃也知道了這件事。

  云貴妃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腦海中一會是江岫白,一會又是姜星晚。

  最終嘆了口氣……

  ……

  ……

  異寶閣

  葉冷月拿著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江岫白已死。

  葉冷月沒想到一個區區筑基大圓滿既然讓她的啞衛一個都沒回來,她真是小看了她。

  幸好人已經死了,不然她還不一定能爭得過她呢!

  “少閣主,五殿下來了!”

  葉冷月一聽,臉上出現了一抹紅霞,飛快的換了身衣服,還畫了點淡妝,還時不時問旁邊的丫鬟,自己好不好看。

  丫鬟們一個勁的夸贊,好話說了一籮筐,葉冷月這才罷休。

  小跑著就出了,見到紀懷澈眼睛恨不得貼上去。

  紀懷澈倒是看見葉冷月這幅裝扮,有些失神,像是被驚艷了,腳底下,卻是不動聲色的退了一步。

  葉冷月嬌羞地問道“五殿下來我異寶閣可是有什么事嗎?”

  紀懷澈微微一笑,我得了一套上好的筆墨,想來異寶閣鑒賞一番。

  “正好,我略懂筆墨,不如我幫五殿下看看可好?”

  “自然是榮幸之至。”

  紀懷澈出來的時候,臉色冰冷,完全沒有和葉冷月交談時候的半點溫柔。

  紀懷澈也沒想到葉冷月是這樣的女子,動手動腳,完全沒有他的晚兒的半分安靜,半分賢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