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32章 浮云山莊少主
  姜星晚微微一笑,祝公子莫怕,不如公子躲在我身后可好,我們乃是靈道院的學生,現下余毒已解,區區山匪不足為懼。”

  江岫白眉心一跳,引狼入室?

  江岫白不動聲色的盯著一臉無辜,躲在姜星晚后面的祝清衍。

  祝清衍似乎感受到了江岫白有些灼熱的目光,祝清衍轉頭看了一眼江岫白。

  江岫白一時不察,與祝清衍來了個對視,江岫白訕訕的一笑。

  祝清衍瞇起眼睛,為何感覺江岫白知道他的身份呢?

  他行走江湖這么多年,可從未有人知道他浮云山莊少莊主的身份。

  他的修為通過一些藥物,早已和普通人別無二致,除非……除非江岫白是用藥高手,可以感受到藥物氣息。

  可這種人少之又少,稱為絕世天才也不為過,可惜啊,這種人沒有。

  她是怎么看透的呢?還是只是故弄玄虛?

  事實上,江岫白看到祝清衍的第一眼就確定了他的身份,恰巧眼里閃過的一絲了然,被祝清衍瞥見了。

  祝清衍嘴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兩個姑娘,靈道院的人可真有意思。

  如此,倒也好玩。

  姜星晚站在最前方,手持長劍,面色微冷,配上天青色的衣裙,頗有俠女的風范。

  江岫白一看自己,嗯……炮灰到底是炮灰,她的裙擺已經臟了。

  祝清衍只是遙遙看了那幫匪徒一眼,面無表情。

  姜星晚沒有廢話,起勢出劍,劃破長風,劍鋒凜然。

  匪徒似乎被姜星晚的氣勢嚇到,沒有迎戰,就丟盔棄甲的跑了很是狼狽。

  地面只留下一道劍痕。

  江岫白在后面看著暗暗心驚,這就是女主的天賦,入院幾日,進步之大,讓人心驚。

  一旁的祝清衍雙手作揖:“多謝姑娘救命之恩,小生真是萬死難報救命之恩。”

  姜星晚:“那就不要報了,速速離開,行俠仗義是靈道院學生的本分。”

  周書書:“那你萬死好了。”

  姜星晚:……

  祝清衍:……

  徐周:“師弟,不可胡說,這是我們身為修道之人的本分,不可無理。”

  周書書重重的拍了拍祝清衍的肩膀:“祝延兄,我說笑的,哪能真讓你萬死呢!”

  祝清衍痛呼一聲,肩膀上傳來的痛苦,不堪忍受一般,身體左搖右晃的向旁邊倒去。

  江岫白看了一眼到來的方向,好像是自己的方向,不對,還有女主。

  女主要被碰瓷了。

  下一瞬,江岫白被身上的重量壓的有些喘不過來氣。

  江岫白大大的眼睛里寫著大大的懵逼!

  她被碰瓷了,男二碰瓷炮灰,怎么這么詭異。

  也不知道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書生,怎么這么重。

  江岫白抬頭正好對上祝清衍一臉無辜的神情。

  “怎么回事?”周書書立馬扶起祝清衍。

  “祝延兄怎的如此柔弱?”

  祝清衍眼眸一轉,滿臉通紅,一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看著江岫白,身上似乎染上了少女的幽香,祝清衍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道:“剛剛……剛剛沒有站穩,不小心……不小心輕薄了姑娘……

  姑娘若是……若是不嫌棄,等日后……小生金榜題名后,一定娶姑娘為妻,定不會讓姑娘平白被我這樣輕薄的。”

  江岫白嘴角一抽,這是什么跟什么嘛!這不是女主的劇本嗎?

  女主光環呢?怎么回事該出現的時候不出現?

  江岫白抬眼看了一眼女主,女主只是淡淡的,只是手里還握著一枚玉佩,男主紀懷澈送的。

  江岫白再看了一眼祝清衍,眼神清澈,滿臉誠懇。

  影帝級別的演技,生錯時代了,不然奧斯卡小金人就是他的。

  江岫白盯著祝清衍說道:“不必了,這還算不上輕薄,再者我還未及笄,也有婚約在身。”

  “什么?姑娘已有婚約?”祝清衍太過驚訝的表情,撕裂了誠摯害羞的面孔。

  除了祝清衍的驚訝外,還有周書書也是滿臉的驚訝加看好事的戲謔。

  江岫白不找痕跡的看了一眼姜星晚答道:“家中父母早已為我定下婚約。”

  “那這樣,我可真的是對不住姑娘”祝清衍又是一臉懊悔。

  徐周皺了皺眉擋在江岫白身前說道:“修道之人,不拘小節,祝延兄不必介意。我們還是先去找可以歇腳的地方

  祝延兄,你既去京城趕考,我們就此別過。”

  說罷,眾人行禮,道別離開。

  ……

  ……

  京都。

  酒墨幽驀地感受到了陌生男子的氣息,離自己的小姑娘應是極為相近。

  心尖微顫,酒墨幽身形一閃就不見了人影。

  ……

  江岫白一行人來到了離這里最近的客棧,雖然眾人余毒已解,但是還需要調息片刻才能保證氣息平穩,不會影響到之后的修行。

  徐周,周書書兩人就近買了幾套服飾,一行人扮做普通旅商。

  接著向落日森林走去,好在一路風平浪靜,也沒有大事發生。

  不過江岫白的第六感倒是感到兩股氣息若隱若現的跟在他們的身后。

  細細感受倒是沒有什么,可能是直覺作祟吧!

  從官道到荒野,幾人步履匆匆,來到了大楚的邊陲,云煙城,這里由于常年山上有云煙繚繞,如夢如幻,故取名云煙城。

  云煙城也是大楚最靠近大周的城市,兩國互通商市必經之城,城中很是熱鬧繁華,江岫白一行人尋了間客棧住下。

  不出意外明日他們一行人便可進入落日森林,“徐師兄,今日我們先分頭出發,購買些東西,落日森林地形復雜,有妖獸出沒,我們要小心為上。”

  徐周沉思了半刻,抬頭看了一眼眾人,店點了點頭:“正如岫白師妹所說的那樣,我們大家都是第一次進入落日森林,小心為上總是不會出太大差錯的,大家也可以多了解了解。”

  最先離開的是周書書,隨后幾人也陸續離開客棧,出去采購。

  江岫白回到房間,盤膝而坐,凝神靜氣,靈識進入了玉佩,玉佩中依舊是熟悉的茫茫大雪,可是沒有白衣飄飄的身影。

  是的,她的師父還在京都的小院子里。

  可是江岫白總有一種錯覺,師父就在身邊,不止是現在,還有這一路上走來,時常會有一種師父陪在身邊的錯覺。

  江岫白靈識回歸,搖了搖頭,怎么可能呢?或許是太過思念她的白衣飄飄的美人師父了吧。

  江岫白走到窗邊,看著煙雨城里的熱鬧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她向來不會輕易放棄的,無論學什么都是,修仙也一樣。

  即便穿進這本莫名其妙的書,還是劇情崩壞的書。

  ……

  ……

  就在江岫白所住客棧的旁邊不遠處的客棧里,住進了一位白衣勝雪的公子,有仙人之姿,與云煙城的熱鬧顯得格格不入,此人正是更在江岫白后面的酒墨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