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29章 師父師父
  在靈道院的日子,簡直不要太舒爽,不用應付相府的人,也不用演二十四孝的孫女。

  她還抽空回了趟相府,老夫人的態度比之前更好,還有就是竹染,竹萱兩個丫頭。

  竹萱想留在相府,她留了一筆錢給她。竹染那丫頭從小無父無母,倒是愿意跟著江岫白一起,現在,在靈道院丹院做一個小小的雜役,她也時常假公濟私一下,拿點對修煉有宜的丹藥給竹染。

  每天也會抽出一個時辰跟著自家師父學習,雖然師父總抱怨時間少。

  除了那糟心的婚約,和男主的爛桃花,當然,這本來應該是姜星晚的煩惱,但是現在她還沒解除婚約,再加上男主前些時候送來的一些禮物。

  雖然她沒有收,但是自家師父也生氣了好長一段時間。還有其他爛桃花也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

  不過女主姜星晚倒是沒有任何表示,只是一個勁的埋頭修煉。

  想來是見過男主了,不然以姜星晚的戀愛腦,不得腦補一下才怪。

  “姜岫白,怎么近幾天都沒見你,想呆在丹院做縮頭烏龜嗎?”說話的是一位長相妖艷的女子,是左相風荀的女兒風婉婷。

  這不,說曹操曹操就到了,書里典型的胸大無腦的炮灰女配,下場比原主還慘的那一種。

  不過,由于婚約此時還沒解除,風婉婷的目標就成了她,每日不來譏諷兩句,風婉婷的心里好像就過不去。

  江岫白沒有理會,轉身就走。

  風婉婷掏出了長鞭就揮了過去,江岫白早有防備,一個利落的轉身就避開了鞭子,順手抓出了一袋藥粉撒了過去。

  這是她這幾日特地研究的,藥粉也傷不了性命,就是會渾身發出一種惡臭,怎么也要三天左右才能消散。

  她真的是夠夠了,趁著這個機會讓她消失一陣好了。

  風婉婷被迎面而來的藥粉嗆得直咳嗽,還不停的用手當扇子,不停的扇著。

  不一會,藥效很快就發揮了作用,風婉婷渾身上下下散發著惡心的惡臭。

  風婉婷氣急敗壞的指著江岫白道:“你給我撒了什么?快把解藥交出來,不然本大小姐要你好看。”

  “哎呀!去找你的懷澈哥哥要吧!你現在的樣子你的懷澈哥哥肯定很喜歡你的。”江岫白在一旁略微譏諷道。

  “你……你這個賤人……”風婉婷目眥欲裂,說著就揮著鞭子就打了上去。

  江岫白往后退了一步,鞭子恰恰打中了她面前的地面。

  江岫白沒有理會,捏著鼻子轉身就走。

  風婉婷身上的味道越來越重,眼看往來的人越來越多,她也管不著逃走的江岫白,蒙著臉狼狽的回自己住處了。

  但也有不少人看見了。

  ……

  ……

  江岫白在案桌前,抄寫著一些丹方。也不知過了多久,手腕有些酸疼,她放下手中的筆,揉了揉手腕。

  忽然有道影子落在的案桌上的宣紙上。

  江岫白抬眼看了看窗外,影子傳來的方向是丹院院長趙文石。

  江岫白起身行禮,剛要出去,窗外的人就攔住了她。

  “岫白,落日森林中有一味藥材,最近正值花期,需要你采來。當然你師兄會陪著你,還有武道院的周書書也會去。”

  “敢問老師那味藥材是什么?還有我們何時出發?”江岫白恭敬的問道。

  趙文石捋了捋胡須道“藥材一會你師兄會告訴你的,三日后出發,此行一定要注意安全。”

  “學生領命!”

  ……

  ……

  趙文石近日來的心情倒是不錯,此次新收的學生果然天賦高,天生就是學煉藥的好苗子。

  就是性格有些軟棉,還需要歷練歷練,。

  還有就是修行的速度慢了點,這倒也不是大問題,他那還有張上好的方子,只要這次藥材采集夠,他就能調配出適合江岫白修行的方子。

  江岫白那丫頭,毅力足夠,就是筋脈太過狹窄,藥湯多泡幾次定能改善。

  今日風婉婷的事情他也知道,如果是他年輕時候,就不是區區渾身發著惡臭這么簡簡單單的了。

  不過,那婚約到真是個頭疼的問題,雖然江岫白那丫頭無心婚約,但為五殿下前仆后繼的丫頭倒是多的數不清,這婚約就像是個靶子。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看來他得好好想個法子才好。這么好的天賦五年后是一定能入蒼蘭宗的,被這點小事耽誤了可得不償失。

  ……

  ……

  “落日森林采藥。”江岫白細細想著之前趙文石對她說的話。

  她記得落日森林位于大楚和大周的交界處,是個規模很大的純天然的森林,里面有各種妖獸,植物。

  越往中心越危險,不過只有她、師兄,周書書三人看來是深入不了森林內部,應該只在外圍采藥。

  “小白?”

  江岫白思索間,恍然聽見了自家師父的聲音,靈識微動就進了玉佩內。

  玉佩內倒是一改之前的冰雪世界,出現了一片桃林,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雖然皆為靈識所幻化,但比起之前的雪地好了太多。

  酒墨幽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為師怕是不能待在玉佩里了……”

  江岫白還沒等酒墨幽說完,就急不可待的打斷了他的話語:“師父,你不要徒兒了?”

  語氣軟軟糯糯的,酒墨沒忍住,戳了戳江岫白的小臉。

  “誰說為師不要你了,你聽為師把話說完好不好?”

  “嗯嗯,師父您說。”江岫白睜大眼睛看著自家師父說道。

  酒墨幽笑了笑:“小白,為師快擁有實體了,這玉佩容不下活人的,妖獸還可以,但為師真得待不了多久了。”

  江岫白驚訝的抬頭,看見了自家師父清晰的下頜線,“嗯?那師父你住哪里呀!”

  酒墨幽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就住你的那間宅子吧!”

  “師父,那你什么時候要住呢?徒兒想先去打掃打掃。”江岫白有些不好意思道“那里已經許久不住人了。”

  “沒事,那明日先去宅子吧!”

  “嗯嗯,弟子知道了。”

  ……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