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 28章 悲慘師徒
  他這是魔障了?竟然對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念念不忘。

  他有罪,對一個沒及笄的姑娘有非分之想,尤其是那姑娘還是自己的小徒弟。

  “師父——師父——”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酒墨幽心漏了一拍,心里彌漫著一股溫暖的感覺。

  “我在!”

  說著酒墨幽出現在了江岫白的眼前,江岫白嚇了一跳,師父老人家怎么神出鬼沒的。

  江岫白也沒多想,甜甜地對自家師父笑了笑,乖乖的行了一個弟子禮。

  酒墨幽照舊揉了揉江岫白的腦袋,故作嚴肅的看著江岫白“小白,為師有是要對你說。”

  江岫白看著師父一臉嚴肅的模樣,也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家師父。

  “為師恢復記憶了,為師其實不是人。”

  說完雖然一臉嚴肅,但內心無比忐忑的緊盯著小姑娘。

  “師父,放心,不管師父是什么,都是師父。”不就是不是人嘛,有什么大不了,自己前世網文小說又沒白看,再者說自從修仙世界碎片融入這個世界,她就早有準備。

  只是沒想到第一個遇到不是人的是自家師父罷了。

  江岫白一臉真誠的話語讓酒墨幽安心不少,頓時覺得有罪就有罪吧!小姑娘這么好,還是自己的比較好。

  反正有的是時間等小姑娘長大。

  酒墨幽微微彎腰,虔誠的抱住自己的小姑娘,額頭貼上江岫白的額頭。

  江岫白看著突然放大的臉,一時失了神,她又被自家師父抱住了,和上次的懷抱不同,這次顯得十分溫柔。

  等額頭上傳來師父額頭的溫度,江岫白有些含羞,臉有些發燙,完蛋了,這美色天天看也抵擋不住自家師父這樣啊!

  “小白,放松心神!閉上眼睛。”

  江岫白聽著自家師父的話,緩緩放松,閉上了雙眼。雖然臉還是有些燙。

  慢慢了她看到了一些幻影,有些模糊,看得不是很清晰。

  隨著江岫白心神內斂,她逐漸看清了畫面的內容,是一只貓,好像是傳說中的九靈貓,然后貓咪化為了小男孩。

  好像縮小版的師父,小男孩救了一個中年道士,道士是蒼蘭宗的掌門,小男孩成了蒼蘭宗的大弟子,所有弟子都會叫他一句大師兄。

  她又看到了舞劍的師父,只不過那時更為稚嫩罷了,明明有很多弟子她一眼就看了自家師父,師父原來是這樣啊!

  擁有少年的獨有的朝氣,和初入世界的純善。

  那樣的師父可真耀眼啊!

  再后來她看到掌門受了重傷,還中毒了,毒素很厲害,蒼蘭宗最厲害的煉藥師都無能為力。

  掌門拉著師父的手一遍遍的囑托,幾天的功夫,掌門就瘦的只剩一層皮包骨。

  后來就是自家師父的敞著衣襟的樣子,隱約間可見腹肌,人魚線,下一刻江岫白猛地心中一痛。

  自家師父的胸口多了一道一寸長的刀口。一旁的碗里有滿滿的一碗血,比起蒼白的嘴唇顯得那么鮮紅。

  刀口反復間,唇色也愈發蒼白。

  后來白衣勝雪的師父被關在了暗牢,手腕腳腕上全是鎖鏈,除了最開始的那句:“身為蒼蘭宗掌門,應心懷天下,除妖衛道。”再后來在沒半點聲音。

  人人敬仰的大師兄,一夜之間成了階下囚。

  少年的怒,少年的怨,少年的悔,少年的不甘,少年的傲骨,皆泯滅于黑夜,泯滅于寂靜。

  一天,一月,一年中少年不再少年。

  最后的最后江岫白看著師父死了,消失了,不再了。

  幻影緩緩放消散了,染血的白衣,最后化為了虛無。

  她突然就明白了,剛見師父的純善,因為他的師父本就是那樣子的。

  也明白了后來師父的奇奇怪怪。

  江岫白拼命的抱緊了自家師父,想告訴師父,她不會背叛他,這一生,這一世,這一輩子都不會的。

  她再也不想看見幻影中師父絕望的樣子,她更愿看見他意氣風發的模樣。

  酒墨幽懷里突然一暖,小姑娘主動抱了他,他也回抱了抱小姑娘。

  他擦了擦小姑娘的眼淚,輕聲安慰道,:“好了,不哭了。”

  江岫白以為她只是心疼,聽到師父輕柔的聲音,才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明明自己活的好好的,然后地震死了,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就已經夠慘了。

  怎么師父比她還慘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