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26章 第二個師父?
  “不是吧!”江岫白心里一陣哀嚎“開學演講?她都到修真世界了,還要聽開學演講。”

  江岫白稍稍有些無奈,臺上的演講還在繼續。

  江岫白還抽空去了玉佩中一趟,看了眼自家師父。

  臺上的演講還再繼續。

  ……

  一旁的人從剛開始進入靈道院的興奮、激動到平淡,最后終于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吳道人終于將完了。

  怪不得要去書館當老板,這好口才。

  接下來就是新生和院系院長見面的時刻了,人數最多的是武道院,絕大部分都去了武道院,包括沈慕白,初月,周書書,陳生,許子淵還有江蘇成。

  其次就是靈陣院有五人,江蘇文進了靈陣院,最后就是丹院,江岫白悲催的發現只有她一人。

  她抬眼看著丹院院長笑呵呵的臉,突然有些心里發毛,一旁丹院的師兄像是察覺到了江岫白的一點不安,低聲在自己師父耳邊說道,“師父你注意著點,嚇到小師妹了。”

  丹院院長趙文石立馬就收了笑容,一本正經道:“歡迎來到丹院學習,你師兄會帶你去我們所在的院子的,你就安心學習吧!”

  還有既然入了丹院,你也看到了丹院的生源并不好,但是地位可是三院中最高的,你就和其他師兄稱我一句“師父”吧!

  還沒等江岫白說什么,吳道人真好有事和趙文石商量,就把他叫走了。

  臨走前,讓站在一旁的師兄告訴江岫白注意事項。

  江岫白心想這下完了,剛才來不及拒絕,趙文石就跑了,自家師父肯定生氣了。

  江岫白三兩句跟師兄說完后,就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宿舍,靈識一動江岫白就進入了玉佩內。

  今日的風雪好像格外的大,江岫白簡直睜不開眼,幸好她來過多次,倒是熟門熟路的找到了小木屋。

  木屋里自家師父在撫琴,像是之前還好,自家師父呆在玉佩里,也不能知道外界的事,但是自從她開始武試時。

  自家的師父就有了一半實體,雖然還可以玉佩內,但也能知道玉佩外所發生的事。

  江岫白越想越心慌,撲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不管怎么樣,先認錯好了。

  酒墨幽見自己徒兒跪在一旁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沒有說話,繼續彈自己的琴。

  江岫白抬眼看自己師父不為所動,更加憂傷了,完了,真完了。

  上次,就在這里養了兩只小虎崽一陣,自家師父都那樣不正常,這次真的要完。

  雖然她也剛穿來這里,見到自家師父的時候有些怕他。但相處久了,她反而有些依戀酒墨幽。

  師父不僅僅是師父,還是她第一個想要靠近的人,在她眼里師父就是清風霽月一般的人物,就是那高懸的月亮。

  在所有人眼里,叔叔嬸嬸也好,江家兄弟也罷,他們眼里她是原主,但在師父眼里她只是她。

  她無意來此,雖然也會時而想起前世的日子,但是她遇見了師父,會關心她的師父。

  她既然借用了原主的身份,自然會好好的活著,找出殺害嬸嬸叔叔的真兇,照顧江家兄弟,報答江家的養育之恩。

  也會按照之前系統的任務那樣,好好生活遠離主角團,過好這一生。

  但她也想好好陪著自家師父,先不管之后如何。

  現在她得讓自家師父消氣。

  曲罷,酒墨幽就要上樓,但是他邁不開腳步。

  因為他的腿被江岫白抱住了。

  她的臉緊緊地貼著他的腿上,感受著腿上溫熱的呼吸,他有些異樣。

  不是沒被抱過,但是可能是因為擁有了一半實體的緣故,他的感受與之前又有些不同。

  雖然這可能是心理作用的緣故,其實靈體和本體的感受是相同的。

  他有些破防,從聽見那人讓自己的小姑娘叫師父起,他就很生氣,即使還沒有叫。

  不對,他不該如此,小姑娘應該學更多東西,多個師父教她豈不是更好。

  但就是有一股火在心里燃燒,所以他彈琴靜心。

  可感受的腿上溫度的那一刻,他就不想讓自己的小姑娘認別人為師。

  小姑娘的劍法是他教的,音律是他教的,靈陣也是他教的,藥理也是他教的,憑什么要認那人為師?

  黑暗里呆久了,他的心也有些暗,酒墨幽覺得只要江岫白叫出了那聲師父,他可能會殺了那人。

  小姑娘的師父只能是他。

  酒墨幽一把抱起來江岫白,像是要揉如入骨髓一般。

  江岫白被自己的師父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抱就抱,怎么還有……點……喘……不……過……氣……呢?

  好在自家師父還不打算弄死自己,雖然還抱著,但也沒那么窒息了。

  良久,嗯,師父怎么還不松手?她也不敢問,抱就抱吧!只要不生氣就好,反正吃虧的又不是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