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25章考入靈道院
  休息了一日后。

  第二日,靈道院就貼出來招生榜單,就在大門口。

  除此之外,每人人手個各一份,上面還有相關評價。

  江岫白打開手冊,她的名字處于第二,第一叫周書書。

  排名是按武試成績排的,同時間出來的并列第二,按文試成績排。

  江岫白后面分別是沈慕白,江蘇文,初月,許子淵,陳生,江蘇成,再后面就是她不認識的人了。

  ……

  ……

  此時,相府的萬壽堂內,一個丫鬟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韓嬤嬤趕緊攔住了小丫鬟,:“你看你這是什么樣子?規矩呢?”

  小丫鬟邊喘著粗氣邊說道:“嬤嬤,我有要事要稟告老夫人。”

  韓摸摸拍了拍小丫鬟,慢點說:“到底是什么事,讓你如此失態?”

  “嬤嬤,三……三小姐考入靈道院了,還是第二名。”

  “什么?”韓嬤嬤猛然揚聲問道。

  韓嬤嬤待在老夫人身邊,自然也是知道一點事情的,比如三小姐不適宜修煉,這一輩子只能是普通人。

  “韓嬤嬤,發生什么事了?”

  老夫人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韓嬤嬤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吵醒了老夫人。

  韓嬤嬤趕緊進去,侍候在老夫人旁邊,輕聲解釋剛才的事情。

  “什么?”如出一轍的驚訝。老夫人比韓嬤嬤想的更多,如果府醫說得沒錯,自己的那個三孫女背后肯定有奇遇。

  這對相府來說又是一道極大的助力,老夫人抬眼看了一眼候在一旁的韓嬤嬤。

  “去,去把姜岫白叫來。”

  “是,老夫人。”韓嬤嬤退出了屋子。

  老夫人,叩了叩一旁的桌子,一道黑影閃過,半跪在地上。

  老夫人輕聲說“去,把三小姐考入靈道院的事情告訴相爺。”

  “是。”一聲短促的回答過后,黑影就消失了。

  黑影是相府的暗衛,其存在的意義是為了保障相府的安危,及傳遞消息。

  雨軒閣內。

  “姑娘,我剛聽老夫人院子里的小翠說,三小姐考上了靈道院。”

  姜星晚蹙了蹙眉:“靈道院?”

  一旁的丫鬟接著說道:“是啊,三小姐肯定是欺騙了你的,或許她早就傾心于五殿下,之前她肯定是騙小姐你的,不然五殿下最近都不來看姑娘你了?”

  姜星晚一臉的難以置信:“不會的,妹妹怎么會騙我,五殿下也許是有要事在身,這才不來的……”說著姜星晚也沒了底氣聲音越來越小。

  此時丫鬟見了自家姑娘這個樣子更加憂傷,姑娘這個樣子怎么能抓住五殿下的心呢?以前還可以靠婚約,現在婚約都不是姑娘的了,姑娘還那么單純,輕易聽信了三小姐的話。

  她原以為三小姐還是好人來著,可三小姐竟然偷偷的考了靈道院,明知姑娘因為免招生入靈道院,才留在相府。三小姐這么做不是居心叵測是什么?

  眼看小姐陷入了傷心的情緒里,她再怎么著急也沒用?突然心頭涌上一計。

  “姑娘,三小姐考了靈道院,你不能被她比下去啊,你也要好好修煉啊!”

  姜星晚聽了自己的丫鬟沈秀秀的話,眼里閃過一絲亮光,“對,秀秀,你說得對,懷澈哥哥一定也不希望我這樣!”

  眨眼間,姜星晚已入定。

  沈秀秀見自家姑娘如此上進,也不多做打擾,忙忙出了屋子,守在門口。

  而到了怡紅院的韓嬤嬤,沒找到姜岫白,據伺候的丫鬟說,姜岫白要專心學規矩,不讓她們貼身伺候,她們已經好多天沒見到三小姐了。

  韓嬤嬤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匆匆回去報給了老夫人。

  老夫人聽了此事后倒也沒生氣,只是讓管家胡琛趕了馬車去靈道院接江岫白回來,說是要慶祝她考上了靈道院。

  ……

  ……

  屋外有人敲門,江岫白起身打開了房門,映入眼簾的是靈道院的師兄。

  江岫白行禮,敲門者回禮。

  “是姜師妹吧!院門口有人找。”

  江岫白壓下心中的疑惑,“多謝師兄告知。”

  江岫白擔心有什么事,匆匆趕到了院門口,還邊趕邊想到底是誰找她呢?

  到了門口才恍然大悟,她差點把相府的人忘了。

  韓嬤嬤一看江岫白出來就趕緊上前:“三小姐,老夫人說你考上靈道院可是天大的喜事,今夜老夫人設宴要給你慶祝呢!”

  “給我慶祝?”江岫白一臉驚訝地看著韓嬤嬤。

  “是啊,三小姐,老夫人還特意派我和胡管家來接你了!”

  江岫白也就片刻明白了老夫人的用意,這是想要拉攏她,畢竟現在只要她在靈道院內,相府的人也進不來,也不敢拿她怎樣。

  再者她又沒有從小在相府長大,感情又沒多深,說不定這種東西說斷了就斷了,相府就又少了一個助力。

  畢竟考入靈道院的學生要么加入那些大宗門,這樣就會有更多的資源分配給楚國。

  要么從靈道院結業后,直接入朝效力皇家。簡單的說考入靈道院,就相當于你有一張身份牌,可以不受各方約束。

  而除了類似于楚國這樣的國家外,還有許多大的宗門,這些小國就隸屬于這些大宗門。每幾年就會給宗門輸送新鮮的血液,也就是各國最優秀的學生需要考入這些宗門。

  這樣宗門就會按照考入學生的多少,給予生源地相應的資源。

  楚國和其他幾個國家隸屬于蒼蘭宗。

  江岫白微微一笑,做出一副苦惱的樣子“嬤嬤,祖母沒有生我的氣,我很開心,我也想回家赴宴,但是靈道院今夜就要選擇院校,我實在回不去,只能拜托嬤嬤代我向祖母道歉了。”

  說著江岫白一臉愧疚的看著韓嬤嬤,顯得真誠極了。

  “啊,這?”

  江岫白見韓嬤嬤滿臉的不信任,佯裝生氣的問道:“難道嬤嬤不信任我,那嬤嬤去靈道院問問就知道我是不是撒謊了!”

  就怕是沒人搭理韓嬤嬤,就算真有人愿意告訴韓嬤嬤也沒事,她又沒說謊,今天真的會選擇院校。

  靈道院內又分武道院,靈陣院,丹院三類,根據學生所長,加學生的興趣所教學,最大程度發揮學生的潛力。

  韓嬤嬤見江岫白這樣說也沒法子,她總不能捆回去吧!不要說身份的差別,江岫白是主子,她是奴。再者她和胡琛兩個人還做不到在靈道院門口搶人。

  “三小姐,那老奴先回去了!”

  江岫白微微行禮“嬤嬤一路走好,改日有空閑,我一定親自回家給祖母請罪。”

  韓嬤嬤聽著那句“一路走好”,腿一軟,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可轉身看見江岫白一臉的愧疚,又懷疑自己想差了。無奈只好一瘸一拐的上了馬車,回相府去了。

  江岫白看著馬車走遠,立馬收起了臉上的愧疚,回自己的宿舍去了。

  ……

  此時一群人關于江岫白在哪個院系討論不清。

  其實陸河也知道江岫白更適合靈陣院,但他就是看不慣周銘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他和周銘其實也沒什么恩怨,唯一的一件事是他喜歡的人,嫁給了周銘。

  他們之間的事其實就是戲本子里竹馬和天降的故事,他是天降,周銘是竹馬。

  只怪他年少輕狂,忽視了裴青青,以至于她后來離開了他,嫁給了周銘那個小人。

  此后,每每遇見他,都是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我還是堅持,姜岫白那姑娘應該來武道院,她的反應,以及文試第一的成績都證明她更適合武道院。”

  “放屁!你明明看見她是用靈陣離開小世界的,你武道院你教他什么?”說著就是一拳揮了過去。

  陸河被打了一拳,自是不甘心,揮著拳頭就要打回去,一旁的人反應過來剛要阻止就聽見了一道好聽的女聲傳來“怎么,當年欺負了我還不夠,現在又要打我夫君?”

  來人正是裴青青。

  周銘見到自己夫人來此,自是面露喜意,而陸河卻是有些尷尬的放下了拳頭。

  裴青青是靈陣院院長的夫人,也同時是武道院的老師。

  陸河可以說就是裴青青的頂頭上司,但是陸河因為年輕時候那當子事,更本就不敢管。

  因為愧疚平時面對裴青青身段就放得很低,不要說現在了。

  “陸河,我也認為姜岫白那孩子應該去靈陣院。”裴青青挽著自家夫君的手對陸河說道。

  陸河下意識的要反駁,抬眼看了一眼裴青青,道口的話就變成了“我覺得,姜岫白去靈陣院也還好。”

  周銘聽了也只是冷哼一聲。

  (這一章還會補充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