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20章 武試“荒野求生”(1)
  ……

  那日江岫白離開后,酒墨幽才細細的觀察那塊妖骨,這塊要妖骨總覺得很親切,有一種從靈魂深處傳來的情切之感。

  酒墨幽緩緩嘗試著用靈識觸碰妖骨,沒想到剛一接觸,妖骨中就傳來一股強大的力,硬生生地扯著他的靈識融入了妖骨。

  玉佩中的雪景也罷,梨樹也罷,頃刻間化為了虛無。

  那一瞬間酒墨幽感受到了靈魂撕裂般的痛楚,疼痛讓人清醒。劇烈的疼痛中他想起了那段丟失的記憶。

  以及為何他會對一塊妖骨產生親切之感,因為那本就是他的骨頭。

  是的,他不是人,是傳說中滅絕了的九靈貓。

  他是天生的神獸,不需修行便可化作人形,本該呆在山林之中,直到有一天,他救了位中年男子,

  男子誤以為他是天賦強大,走失的人類男孩。

  那時他看起來大概十歲左右,男子說要收他為徒,他同意了。

  男子是蒼蘭宗的掌門,他是掌門大弟子,男子希望自己的徒兒可以繼承自己的衣缽,完全把他當下一任掌門來培養。

  可是啊,人類總是貪生怕死的。他那師父,也就是蒼蘭宗的掌門要死了,中毒加受傷活不了了,一遍遍拉著手安排自己的后事,宣布他是下一任掌門。

  酒墨幽那段時間最常聽到他師父說的一句話是:“墨幽,為師怕是不能看著你繼任掌門了,蒼蘭宗就拜托你了。”

  那天夜里,酒墨幽想了很久,是的,他心軟了,他那師父也不是不能救,他的本體是九尾命貓,只要用他的心頭血將養一段時間罷了。

  他的師父中的毒慢慢化解了,身體也越發的好了。

  差點死過一次的人怎么會愿意死第二次?

  酒墨幽藏了很久的秘密被發現了,他那師父發現了他是九靈貓。

  人的貪欲總是得不到滿足的,他那師父,拋棄了所有的師徒情分囚禁了他。

  他被蒙上的雙眼,吃下了封閉修為的丹藥,手腕、腳腕上拴著鐵鏈。

  他那師父說“身為蒼蘭宗掌門,應心懷天下,除妖衛道。”

  “那為何要蒙上雙眼?”

  “自是防止你這妖獸亂我道心。”他那師父大義凜然的說道。

  人類怎么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為了貪欲可以面不改色的撒謊,可以拋棄這么多年的師徒情分。

  果然啊,是他太天真,才會輕信人類之言。

  蒙上了雙眼,放大了其余的感官,他那師父再也未對他說過半句話語。每日只能聽見自己的血液滴在碗中的聲音。

  還有濃郁的血腥味,然后在漫長的黑暗與無邊孤寂等死。

  這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里,幾乎耗盡了他逃跑的希望,磨滅了他想要活著的心,他死了。

  死于自我了結。

  死在了蒼蘭宗的牢籠里。

  死人是不會流血的,他仿佛聽見了師父氣急敗壞的吼叫。

  如果他不是九靈貓或許他還是蒼蘭宗的大弟子。也會是蒼蘭宗的下任掌門,他那師父也會是記憶中慈愛的師父。

  可惜沒有如果,他就是九靈貓,所以他的魂魄才可存留,只要有機會他便可以重新煉制本體。

  陷入回憶的酒墨幽腦海里突然閃過江岫白的身影,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明明很討厭人類,卻還是收了人類的女孩為徒。

  “小白,你可不要讓為師失望啊!”酒墨幽在心里默默念道。

  ……

  ……

  江岫白落筆很自信,答題也很流暢。

  這場考試她準備了太久,從拿到考綱的那刻起,她就開始準備。

  玉佩中可以拉長時間,或許看起來只是幾個月,但是她實際上準備了好幾年。

  鐘聲再次敲響的時候,江岫白放下了手中的筆,轉了轉手腕,時間剛剛好。

  考生陸陸續續離開考場,有靈道院的弟子帶領他們去往下一個考點進行武試。

  江岫白很快和江家兄弟一起匯合了,江蘇文倒看不出來剛才的文試答的如何,江蘇成卻很明顯,一幅愁眉苦臉的樣子。

  “大家靜一靜。”

  此時前方傳來一道聲音,嘈雜的聲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歡迎大家報考靈道院,我是靈道院的院長吳道人,接下來進行武試‘荒野求生’。”

  話音剛落,場上又開始了喧鬧。

  江岫白看見說話的人有些眼熟,思索了片刻才發現他竟然是書館的老板,江岫白微微有些驚訝,倒也沒多想什么。

  緊接著吳道人又介紹了相關的事項,以及給每人發了一個小手鐲,只要摔碎鐲子就相當于退出考試。

  任務是在在小世界生存七天,在最后兩天,小世界會開啟出去的傳送陣,找到傳送陣離開小世界,學校會根據小世界中的表現以及先離開的快慢,選擇出一百名內院弟子。

  最后吳道人說道:“孩子們,做好心理準備,小世界里有機遇,也并存著危機。遇到任何事情希望大家沉著應對,所有小世界中遇到的機遇,就當是我送給大家的見面禮。”

  緊接著吳道聯合其它眾人打開了小世界的入口。

  場上的學生一個接一個的入內。

  江岫白和江家兄弟也隨著隊伍進入了小世界。

  。

  江岫白只覺得眼前一黑,再次睜眼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一片新的地界。

  由于傳送陣法是隨機的,她和江家兄弟并不在一塊。

  她身后是大片的灌木,和粗大的樹木,類似于原始森林的模樣,充斥著生命的氣息,蟲鳴鳥叫十分的明顯。

  江岫白迅速就提高了警惕,森林往往是比較危險的地方,除了山林野獸外,有些植物也存在殺傷力。

  江岫白拋出了一些小紙片人,小紙片人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四處散開,進行巡視。

  江岫白打算先找個山洞之類的,先躲兩天猥瑣發育。

  突然前面傳來兩股強烈的氣息,江岫白控制著其中的一個小紙片人跟了上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