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17章一千柄鐵劍
  符紙里生出細絲纏繞住男人,江岫白上前奪過男人手上的儲物戒,江岫白以極快的速度逃跑。

  身后男主的人瞥見江岫白奪走了藥草,與膠著的黑色勁裝的一幫人達成了暫時的默契,兩幫人合起伙來追逐江岫白。

  “噗嗤”一口鮮血從江岫白口中噴出,江岫白被人從后面重重一擊。嘴里全是腥甜味,她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跡。

  一轉身又扔出一張符紙,趁著這個間隙江岫白默默念起自家師父教的秘術。

  “嘶…”

  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她卻感覺無比漫長,真元在經脈里橫沖直撞,少女的額頭之上冷汗密布,臉色煞白,染血的嘴唇此時變得更加妖異。

  劇烈的痛苦過后是真元充沛帶來的強大,江岫白隨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跡,轉身就是一拳,

  這一拳帶著恐怖的真元隔空揮向剛剛偷襲的人,那人還未反應過來就七竅流血而亡。

  江岫白看著面前的尸體壓下心中的不適,站在路中央不著痕跡的在她身下扔下了一張符紙。

  這張符紙與其他不同的是,雖然擁有巨大的威力但非瞬發,需要時間準備。

  只見那符紙落地成陣,在夜色中慢慢啟動。

  不過幾息的時間,后續男主的人和黑色勁裝的一群人就追了過來,只見奪了藥草的黑袍男子靜靜站在路中央。

  男主紀懷澈盯著路中央的黑袍男子心里稍作疑惑,怕是有詐,揮手示意自己的人逐漸慢了下來,不著痕跡的退到那幫黑色勁裝的后面。

  江岫白站在路中央,看著追上來的人,靈識微動,儲物戒中就飛出一柄柄長劍,整整一千柄長劍,

  這些長劍都是江岫托人在各個鐵匠鋪一柄二三兩銀子打造的,雖比不上名家靈劍,但她在每個上面都畫了一道陣法,至少能抵御一段時間,

  也足夠腳下的陣法成型,爭取逃跑的時間。

  江岫白靈識控制著千柄劍,長劍林立,劍指敵人,江岫白閉上眼睛,腦海里閃過師父舞劍時的場景,自己學劍的場景

  只是一瞬江岫白就睜開了雙眼,眼神清明,眸光中倒映著千柄劍。

  江岫白靈識控制著一千柄劍,這一千柄劍似乎有了靈魂,發出微微的劍鳴,千劍齊鳴,好像將士出征前的號角,

  千柄劍破空而去。

  這是江岫白學劍的成果,玉佩中跟隨師父學的劍勢,現在是實戰。

  千柄劍使用同一劍法向前沖去。

  兩幫人面對千劍林立的局面,召喚出自己的武器沖了上去,男主紀懷澈站在最后手里捏著自己的配劍,眼里閃過一絲驚艷及不解。

  千劍林立那將是多強的靈識才可以控制這千劍,按理說靈識如此強大的人一般都為煉藥師或陣師,很少有靈識如此強大的武師。

  紀懷澈微瞇著眼睛盯著前面的戰況,很快就發現了不對,那千柄劍竟然都是普通的鐵劍,上面似乎有陣法加持,但也撐不住四五個回合就報廢了。

  原來是車輪戰,倒是有些意思。

  江岫白控制著前赴后繼的劍有些焦急,腳下的陣法還需要些時間,眼看千劍隱約有衰敗之勢。

  她的識海已接近枯竭,是因為靈識同時控制千柄所帶來的不適,江岫白強忍著識海的動蕩,控制著陣法的轉動。

  好在趕在最后幾柄劍報廢之前控制陣法成形了,陣法在悄然無聲間困住了紀懷澈等人。

  趁他們破解陣法之際江岫白轉身往瘋狂往城里奔去,躲過守城的守衛,扒拉開一旁的雜草,江岫白從一個勉強能通人的洞里鉆了進去。

  江岫白七拐八拐進了一個偏僻的巷子,她脫下身上的黑袍,隨后捏了個訣,黑袍的袍子頃刻間燃了起來,不到幾息時間就化為了灰燼。

  江岫白低著頭白著臉就接著往江家兄弟住的小院趕去,期間還得小心的避開巡邏的士兵。

  推開小院門的那一刻,江岫白實在忍不住了,奔到樹下,彎腰就開始嘔吐起來。

  聞聲趕來的江家兄弟擔憂的詢問江岫白的情況,江岫白看了一眼兩兄弟,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什么大事。

  剛要說些什么腹腔又涌上一陣惡心,彎著腰再次吐了起來,吐得大約有要把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的架勢。

  直到把胃里的的東西吐了個一干二凈,吐出來的東西只呈現清水般的模樣,江岫白還在干嘔。

  這架勢倒是嚇壞了一旁的江家兄弟,兩兄弟一個端來了水盆,一個拿著毛巾,滿臉擔憂的,焦急的站在江岫白身側。

  江蘇成更是一疊聲的詢問江岫白發生了何事?

  江岫白只能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要擔心。

  剛才的那場戰斗,可以說是江岫白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戰斗,她付出的代價不得不說是非常慘烈的。

  除了靈識損耗過度,整個人像暈車一樣難受外,還有她今夜殺了人,雖說她一直明白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她不出手死的或許就是她,

  但是心理上江岫白或多或少都有些難受,出現了一些生理上的抵觸,兩者相加她才會止不住的嘔吐。

  除此之外江岫白動用了師父教的可以算作秘術的術法,強行提高修為傷到了經脈,修為也退了到了練氣一層,

  但身體上的疼痛比不上精神上的難受,江岫白終于停止了干嘔,接過一旁江蘇文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臉,服下了兩粒回靈丹。

  丹藥一入腹,就化作靈力修復經脈。

  回靈丹畢竟只能解決身體上的問題,精神上的問題還需要睡一覺等它自己慢慢恢復。

  江岫白轉身對江家兩兄弟道:“蘇文哥,蘇成哥,我沒事了,只是有些用腦過度,得睡一覺。”

  說罷便向自己的房間走去,剛還沒走兩步就感到天旋地轉。

  “啪——”的一聲江岫白就摔倒在了地上,江蘇文急忙橫抱起了江岫白,連忙往房間趕去。

  江岫白也知道現在自己的情況,就沒阻止江蘇文的動作,任由江蘇文把她抱到了她自己的床上,蓋好了被子。

  江岫白目送著兩兄弟出去后,就閉上了眼睛昏睡了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