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14章上個世界的氣息?
  江岫白在自己的院子里坐了還不到半柱香的時間,竹萱進來道:“姑娘,二小姐來了。”

  姜星晚來了,女主因何而來,她大概也能猜到些,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和男主的婚約了,畢竟原文中,此時的男主和女主情義正濃。

  本來就是青梅竹馬的關系,女主從小就喜歡男主。又因為自小有婚約,男主也很寵愛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自己澈哥哥的小姑娘。

  后來女主知道自己不是相府的小姐,自然也就知道自己占了別人的婚約,良心難安。

  雖然男主一再保證不會娶姜岫白,但女主就是過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女主整日避著男主,但畢竟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女主又放不下男主,表面冷漠,背地里又暗戳戳的關心男主。

  然后兩人就開啟了長達十幾章的虐戀情深。

  最后男主解除了和原主的婚約,兩人才又開始重新在一起了。

  姜星晚進來的時候,江岫白發現女主沒有帶婢女,是自己孤身一人來的。看來她猜的八九不離十,也只有這種事情才能讓女主背著其他人,一個人來。

  “二姐姐是有什么事找妹妹我嗎?”

  姜星晚嘴唇微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盯著江岫白看了半響。

  直到江岫白快失去耐心的時候,姜星晚才開口問道:“妹妹,今日貴妃娘娘可有為難你?”

  “貴妃娘娘慈愛,并未為難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貴妃娘娘提到了我和五皇子的婚約?”

  姜星晚眼里閃過一絲黯然,追問道:“貴妃娘娘說什么了?”

  江岫白沒有錯過姜星晚眼里閃過黯然,或許姜星晚自己都沒意識道剛才她的語氣有多么焦急,但恰恰江岫白注意到了。

  或許解除婚約這件事,可以讓男主出面,男主畢竟有主角光環,她也不想陷入兩人的感情糾紛。

  江岫白拉著姜星晚的手道:“姐姐,我知曉你于五殿下自小青梅竹馬,我與五殿下并不熟悉,再者說我有喜歡的人了”說著江岫白還適當流露出了一副少女懷春的嬌羞。

  “我就拒絕了貴妃娘娘,但貴妃娘娘說此事需要圣上同意才行,還請姐姐幫幫我。”

  說罷做勢就要跪下,姜星晚連忙攔住江岫白:“妹妹當真不喜歡五殿下?”畢竟自己的懷澈哥哥那么善良,那么的好。

  “我當真不喜歡,還請姐姐幫幫我,幫我求求五殿下解除婚約吧!”男主自然要和女主在一起的,早點解除婚約早點脫身。

  聽到江岫白的回答,姜星晚心里壓著的石頭終于落下了,面帶微笑得看著自己的三妹妹“好,我一定全力妹妹,姐姐先走了,妹妹好好休息。”

  待姜星晚走后,江岫白迅速關上了房門叮囑丫鬟不要進來打擾。

  靈識一閃,江岫白已經來到了玉佩內。

  “嗚嗚……”風雪大的,瞇了眼睛,江岫白在雪地里艱難的走著,好不容易看到了木屋。

  江岫狂奔而去,推開木門,師父沒在?好在她還可以用最原始的方式聯系師父。

  “師父——師父——”江岫白扯著嗓子喊了起來,雪地里飄蕩著江岫白的回聲,風雪似乎小了些。

  突然耳邊傳來一聲輕嘆,響起了一道極為好聽的聲音:“我在二樓——”

  江岫白嘴角上揚,去了二樓。

  酒墨幽正在案邊坐著調息,案桌上擺滿了書籍。

  “徒兒給師父請安。”江岫白俯身對著酒墨幽一拜。

  “師父今日來是有事情找您,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您說陣法可以布在花瓶上是不是也可以在紙上呀?”

  酒墨幽摸了摸自家小徒兒的腦袋。嗯,手感沒有變化,依舊如初。他心里很是滿意,收斂心神,薄唇輕啟,回答自家小徒兒的問題。

  “因為人和人的天賦不同,覺大部分的修真者都擅長修煉,但也有極少數的人天生靈識就強于普通修煉者,這些人就更為擅長修靈陣,煉丹。”

  江岫白若有所思道:“那就是靈識越強大的人越容易修靈陣或煉丹?”

  酒墨幽點了點頭“是的,就比如你,靈識就剩于其他普通人,所以在洗髓之初,可以不用服用洗髓丹就能到達完美洗髓。而這種人又是少之又少。”

  酒墨幽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你提出的方法理論上是可行的。因為花瓶只是媒介,紙只是相對脆弱罷了,只要你的靈識足夠強大,紙上畫陣也不是不可以。

  為師建議你可以先試試木系陣法,紙與木屬同源,更容易成功。

  還有你當記住五行相生相克的口訣,鉆木而生火,故木生火;木焚而成灰,故火生土;禁居石而依山,故土生金;銷金亦為水,故金生水,水潤而能生,故水生木。

  金器可伐木,故金克木;木吸土精元,故木克土,水來則土掩,故土克水;水遇火則滅,故水可火;烈火能融金,故火克金。

  雖然在強大的真元數目面前,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在同級內的戰斗中使用可以極大程度上取勝。在陣法中也同樣可以產生裨益。”

  江岫白持弟子禮恭聲道“多謝師父教誨,弟明白了。弟子過些時候再來,弟子先去試一下能不能成功。”

  說罷江岫白就消失了,獨留酒墨幽站在原地看著江岫白剛才坐著的地方,薄唇微動,有些發愣。雖然實踐是檢驗學習成果的唯一標準,但自己的小徒弟這是用完就扔嗎?

  木屋外剛停不久的風雪又吹了起來,似乎愈發的大了。

  江岫白坐在書桌前,眼中光芒閃爍。如果她的想法能成功,那極大程度上會減少布陣的時間。在考靈道院的武試環節就會多張底牌,而且紙張比起法器之類的要更為便宜。

  江岫白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往往這個狀態下,時間過得飛快。她對外界的一切已經沒有了多大感覺,完全沉浸在了陣法這種玄而又玄的世界之中了。

  她邊思考,邊取過桌上的紙實驗,期間只有竹染來送過晚飯。江岫白吩咐丫鬟除非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擾她。江岫白知道這種狀態極為難得,也只有這種狀態下,她的注意力才可以高度集中,靈識的感知力也可以達到最強。

  第三天黃昏的時候,江岫白終于在紙上畫出了第一張靈陣,此時滿地的紙張碎屑,白茫茫的,覆蓋了地面,還有些許的紙團。

  江岫白起身的時候,晃了晃身體。這是靈識過度消耗的表現,現在她的識海變得空蕩蕩的,眩暈的感覺瞬間襲來,這三天里她沒日沒夜的思考,已經超出了現在身體的極限。

  她現在必須要睡一覺,休息一下。江岫白扶著桌子、墻,緩緩的走到了床邊,還沒來得及躺下,就倒在了床上。

  ……

  “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江岫白是被竹染叫醒的,她緩緩的張開雙眼,面前就是竹染那張放大的臉。

  “竹……咳咳……染,出什么事了?”也許睡了太久的緣故,江岫白的嗓子有些干癢。

  竹染聽到自家姑娘咳了起來,急忙起身倒了杯水水遞給江岫白,看著自家姑娘喝下。

  這才說道:“姑娘,門房的小廝說門外有兩個少年找你,說是一個叫江蘇成,一個叫江蘇文。”

  第十二章青蛟

  無塵默然。

  殷冉突然間挽住無塵的脖頸,吻上了薄唇,兩人的距離極近,殷冉在無塵放大的眼眸里看見了自己,只有自己。

  無塵微微抗拒,殷冉停了下來笑道:“怎么?不愿意?”

  無塵沒有說話,他只是有些不適應,看著殷冉戲謔的眼神,雙手緊緊抱著殷冉,吻上了那雙狐貍般的眼睛,接著是臉頰。

  最后吻上了那紅潤的唇瓣,比起剛才殷冉的青澀小心,他的吻更為激烈。他緊緊地抱著殷冉,似要把她揉碎,揉進骨血,與他融為一體。

  良久,唇分,殷冉抬看著無塵那雙染滿情、欲的眼睛,還有嘴角邊她咬出的牙印,她把頭埋進無塵的懷里笑了起來。

  無塵很是無奈的盯著殷冉,嘴角微微上揚。

  殷冉聞著無塵身上的檀香味,聽著胸膛了跳動心跳,她不知道是她的還是他的。

  殷冉心想完了,她這下真栽了,本來只打算騙他回去,生了孩子,就不要了。

  這下舍不得了。到底是什么時候心動的呢?或許是在他一遍又一遍紅著臉說要娶她的時候,也許是他說不介意她的身份的時候,在他擔心自己有出事,闖結界的時候,在他義無反顧擋在自己面前的時候……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

  ……

  ……

  魔界

  魔殿的望月臺上站著一人,是魔尊殷離,身后是他最忠心的下屬青玄,此刻青玄默默垂著頭,站著陰影處,與黑暗融為一體。

  魔尊突然開口道:“聽說殷冉離開魔界了。”

  “是的,十一公主已離開半月有余。”

  “她還真得舍得她的病秧子弟弟離開。”

  青玄沒有說話。他知道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魔尊可以說他不可以。

  ……

  “修仙界的那幫人怎么樣了?”

  “劍宗前些日子召開誅魔大會,三月后要來討伐魔界。”青玄說道。

  “本尊的那些王子公主呢?”

  “除了殷冉殿下,和三十七殿下去了修真界,其他都在魔界修行,四殿下自從被您斷了一雙手后再沒出過魔界。”

  “那個蠢貨提她作什么,敢下藥,自然要有承擔后果的勇氣。去,把三十七殿下找回來,看緊他們不要讓出魔界。”

  “是,魔尊。”

  暗夜與魔尊殷離的眼睛相融,殷離望著那一輪圓月,想到了那只九尾白狐,他的九尾白狐,他的魔后白岑瑤。

  ……

  ……

  “吼——”一聲呼嘯,驚醒了冥想中的殷冉,殷冉看向無塵。無塵示意殷冉,這聲呼嘯是從瀑布后發出的。

  殷冉和無塵盯著瀑布,殷冉手持降神鞭,無塵搖梵音鈴警惕地看著瀑布。

  他們感織到瀑布后有一道極為恐怖的靈識看著他們。而且有一種他們從未感受的威壓,勝過時盺濤元嬰大圓滿的威壓。

  瀑布后出現了兩團冥火,發出青色的光,透過瀑布若隱若現。

  無塵擋在殷冉的前面,雙手結印,蓄勢不發。

  那兩團明火越來越清晰,那道威壓也越來越重,無塵唇角開始溢出鮮血,殷冉站在無塵后面沒有看到他嘴角的鮮血。但也攥緊自己的鞭子。

  “嘩嘩——”一塊青色的巨石從水面浮現,越來越多的巨石緊隨其后,不,那不是巨石,是鱗片,不知道是什么生物居然擁有如此大的鱗片。

  等到那不明的生物完全從瀑布中鉆出,竟然有山崖的一半大小,殷冉瞳孔放大,神色震驚,是龍?

  不對,怎么可能?龍是天生的妖神,怎么可能會在修真界出現,龍應該在神界的。

  殷冉緊緊盯著那龍?發現了不對,那生物只有兩只爪子,并且每只爪子只有四趾。眾所周知龍有四爪,且每只爪有五個腳趾。

  而且這生物的尾巴也不似龍那般粗糙,有尾鰭、鱗片,而是光禿禿的似蛇一般。

  也沒有兩只角,只有一只直角。

  殷冉很快就認出了面前的生物,是一只青蛟不是龍,蛟隨然有偽龍之稱,卻屬妖族,而龍是天生的妖神。

  那兩團冥火自然是這蛟的眼睛。

  無塵自然也認出了面前的生物,無塵看了一眼殷冉。殷冉注意到無塵嘴角的鮮血,有些擔心,卻不敢輕舉妄動。

  即使面前的蛟是妖,也是他們不可匹敵的存在。

  那蛟對著兩人發出一聲呼嘯,似刮起了一陣寒風,無塵和殷冉的身體表面結了一層薄薄的寒冰,無塵的眉毛,睫毛上掛了一層冰晶,嘴唇微微泛白。

  殷冉除了眉毛,睫毛,頭發也被染白。

  兩人心里發寒,這里存在陣法,進得來出不去,現在除了等死沒有其它可能。

  巨蛟看著面前的一男一女,眼中透露出驚奇,他被困在這太久了,久到他不記得這是多少年了,但他清楚得記得自從四十年前有人被他的呼嘯聲嚇死后,他再也沒有見過別的人類了。

  殷冉看了無塵一眼,他們覺定拼一把,這總比等死強。

  巨蛟的尾巴向兩人甩來,似與兩人嬉戲。

  無塵搖起梵音鈴,趁著尾巴遲緩的片刻,殷冉揮出一鞭,揮出的是鞭,發出的卻是劍勢,是劍宗總綱里的起勢。

  這一招制敵威力并不大,但勝在一個“一”,這是起勢,也是第一勢,有”一”才生出“二”,有“二”才生出“三”,有“三”才可生出“萬物”,才可生出變化。

  梵音鈴給她在爭取足夠的時間,接著又是第二鞭,第二鞭破空而起,帶起一片勁風,是鞭子呼嘯而過帶起的勁風,也是真元化成的勁風。

  再接著是第三鞭,鞭尾如雨點,鞭身快速舞動閃出殘影,如果說第二鞭是風,第三鞭就是一場雨。

  這三鞭是一場風雨。

  蛟尾如同巨山,那便以風雨破之。水滴可以穿石,暴風驟雨亦可沖毀大山。

  只見蛟尾被生生得逆轉了方向,青蛟得不到滿足突然變得狂暴起來。

  蛟龍吐息,是每一只蛟的天賦技能。

  青蛟吐出一道龍息,梵音鈴就被凍住了。又是一尾向殷冉襲去,這道攻擊比剛才更為強大。

  無塵擋在殷面前,雙手結印,一道“卍”字

  符發出,不過一息,那道蛟尾就打到了無塵身上,無塵被打飛出去,鮮血染紅了僧袍,嘴角血流不止。

  但因為剛才那道龍息,無塵被寒意刺激的無比清醒。沒有暈過去。

  殷冉再次揮鞭,鞭尾與蛟尾相撞,真元與龐大的肉體相擊,不到一息,殷冉被撞了出去,地上拖出一道血痕。

  無塵上去接住殷冉,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殷冉用袖子擦了擦無塵嘴角的血,無塵用手抹去殷冉嘴角的血。

  兩人相視一笑,這一笑背后是,面對死亡的灑脫。

  兩人現在真元耗盡,身受重傷,即使吃下療傷的藥物,也等不到藥效發揮,就會被身后的青蛟殺死。

  “對不起,如沒有我,你就不會下山了。”殷冉看著無塵說道。

  “沒關系,阿冉,遇見你,我甘之如飴。”無塵的眼里滿是深情。

  “阿塵……”殷冉突然吻上了無塵,無塵愣了愣便激烈地回吻起來,嘴中滿是腥甜,卻爆發出洶涌的愛意。

  無塵眼角流下一滴淚水,殷冉早已淚流滿面,無塵吻了吻殷冉眼角的淚水,嘴里全是苦澀。

  兩人緊緊相擁,雙雙暈死了過去。

  殷冉暈過去前想起了的殷以竹,心中默默的說了句“對不起”。

  巨蛟慢慢縮小,最后變出了人形,變成了一個身穿青衣的十二三歲的少年。

  少年極其俊美。

  少年發間有一支簪子,像極了他的那只角。

  因為天生豎瞳的緣故,顯得有些不近人情,有些厭世。

  少年看著面前相擁的兩個人,莫名的有些飽腹感,明明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過東西了。

  說起吃東西,他又想到了人間的叫花雞、清湯豆腐、滄海遺珠、天香白翼、芙蓉蟹斗、琉璃魚骨、胭脂鵝脯,鳳凰腦、冷香丸、錦繡多味魚、山河千味雞、浪花東星斑、酸湯肥牛肉……

  少年舔了舔嘴唇,看了看面前的兩人,搖了搖頭,這也太不禁打了。

  少年手指一勾,水流托起兩人。

  少年向前走去,腳底與水面輕輕接觸,水面便凝結出了一片薄冰,少年緩緩向前走去,腳下生出片片薄冰,走過的薄冰,緩緩消逝,仿佛開出朵朵花期短暫的朵朵冰蓮。

  少年走到瀑布面前并未停留,瀑布自動向兩邊分開,山壁間出現一階階青石臺階,少年踏著臺階向下緩緩走去。

  地下有一座宮殿,宮殿的有十二根柱子,

  柱子由巨大的冰塊雕刻而成,冰晶剔透,小。

  每一個柱子上都雕刻著一只蛟龍,細細看來全是同一條蛟龍的不同形態,雕刻師的技術極好,每一條蛟龍都顧盼生輝,栩栩如生。

  宮殿的中央有一張桌子,這張桌子顯得極為珠光寶氣,是由各種顏色的寶石拼接打造而成,上面刻著一朵朵盛開的雪蓮,卻不顯俗套,與冰柱交相呼應,異常和諧。

  少年走到冰床前坐下,這冰床比起那張桌子來,顯得有些平常,里面有一顆半人高的夜明珠,外面被層層的冰所包圍,白色的冰和夜明珠融為一體。

  冰床發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

  宮殿的穹頂上有一顆,用冰塊刻出的巨大的蛟龍,很明顯,和那十二根柱子上的蛟龍出自同一個雕刻師,也是同一只蛟龍,冰晶剔透,兩顆眼睛里面鑲嵌著兩顆巨大的夜明珠,照亮了整個地下宮殿。

  殷冉和無塵被少年放在了大殿的中央,水流自動消散,少年盯著兩人。

  兩人毫無知覺,少年有些不耐煩了,起身在宮殿轉了一圈,發現兩人還未醒過來,又坐回到冰床上。

  輕輕一揮,面前出現一塊巨大的冰塊,少年的手化為巨大的蛟爪,開始雕刻,隨這冰屑不斷掉落,冰塊初具雛形。

  是一男一女,隨著雕刻速度不斷增快,冰屑越落越多,冰雕也越來越清晰。

  是一對男女在接吻的畫面,是無塵和殷冉,隨著最后一下,冰雕終于完工。

  少年看著面前的杰作很是滿意,但有些奇怪。他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

  明明之前看到這幅畫面有一種飽腹感,但現在卻沒有,難道是自己的雕刻技術出了問題?

  不,這不可能,一定是這塊冰不行,少年又幻化出一塊冰接著雕刻。

  不到一會兒,又是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刻相顯現出來。不對,還是沒有,再來。

  一座又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不斷出現,連續出現了十余座雕像。

  少年很是惱怒,隨手一揮所有的雕像頃刻間全都化為了粉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