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13章“不及家師”
  江岫白回到了客棧靜坐在房間里等竹染回來。靈陣,非常不巧,她恰恰學過,還是自家師父教的。

  況且在所有知識里,她靈陣學得最好,區區兩個一級靈陣自然不在話下。

  屋外有人敲門:“姑娘,我是竹染。”

  江岫白打開房門,竹染提著一個稍大的包袱走了進來。

  “買到了嗎?”

  “買到了,姑娘你要最便宜的,我買了幾個白瓷的。”

  江岫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她隨手拿出一個瓶子,凝神在瓶子里布下了一道風系陣法。

  和在掌柜那看到的一樣,江岫白手中的瓶子里的風系陣法,其實就是一座靜心陣,若對于平常富貴人家來說,這種陣法在夏日炎熱的時候有利于消暑散熱,平心靜氣。

  但對于修行者來說,這種陣法可以克怒靜心,幫助修行者快速入定。

  江岫白拿著瓶子靜靜等待,如果沒有破碎,就證明她成功了。

  良久,白瓷瓶靜靜的在江岫白手中沒有任何反應,里面的陣法也如常轉動,沒有任何不對。她頓時喜笑顏開,她成功了,第一次就成功了。

  隨后,她把剩余的四個瓶子都布上了陣法,不過沒有那么好運,碎了一個。就這,江岫白還是很高興的,畢竟成功了四個。

  她雖說之前呆在玉佩里隨師父學習過,也布過陣法,但是也是第一次在瓶子這種易碎的物品上布陣。

  她突然間靈光一閃,在瓶子里可以布陣。是不是也可以在紙上,就用最普通的紙,更為便宜,畢竟她特別窮。

  江岫白壓下心中的想法,挑了兩個她認為滿意的瓶子,帶著竹染匆匆往書館趕去。

  江岫白來到書館就看見了等在門外的小二,沒有多語就跟著小二回到了三樓。

  “老板,您看是不是這種瓶子?”

  掌柜接過江岫遞來的包袱,打開,是做工兩個略顯粗糙的白瓷瓶,他微微皺起了眉。不過他也沒有再理會瓶子的做工。

  而是凝神靜聽,慢慢的他舒展了眉頭,神色安詳。

  半響后,掌柜睜開了雙眼,眸中閃過一絲睿智。

  好一座靜心陣,明明不到二級陣法,卻遠勝普通的一級陣法,此間的陣法處理細膩復雜。仿佛讓人置身于小窗日落,疏柳淡月間,洗盡鉛華,達到物我相忘的境界。

  “小子,你這瓶子哪里來的?怎么孤身一人也不怕我昧下這瓶子?”

  “我敢來,自然有我的依仗,這瓶子的來歷你也不必打聽,反正是正當手段得來的,再者老板如果昧下這瓶子,今時今日這書館也不會做到京都最大的書館。”

  “哈哈哈哈哈……說得好,這兩個瓶子留下,那些書你就帶走吧,我額外再給你八十枚下品晶石,就當交你這個朋友。”說罷眼神示意小二去取書和晶石。

  “好,老板果然是爽快人。”

  江岫白接過小二遞來的書和晶石,順手顛了顛然后遞給了竹染。雙手抱拳“老板后會有期,在下就先離開了。”

  掌柜見此人只是顛了顛裝晶石的袋子,沒有打開細數。說明此人對自己還算信任。

  “且慢”掌柜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拉開抽屜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冊子“我看你并不是京城的人吧,三日后地下坊市異寶閣舉辦拍賣會,這是介紹,閣下有時間可以去看看。”

  “老板好眼力,在下前日才來的京都。”江岫白伸手接過冊子“那就多謝老板了。”

  江岫白道過謝后就帶著竹染離開了。

  “掌柜,您剛才是不是給多了?”守在一旁的小二問道。

  “不多,這瓶子里的陣法很玄妙,值得。好了,你去忙吧!”

  ……

  江岫白和竹染正打算出書館時候,江岫白聽見了一聲“五殿下,您來了,掌柜在三樓等您。”

  ‘五殿下?男主?’江岫白轉頭看去,只見一位少年容顏清俊,卓爾不凡。靛藍色的長袍領口和袖口繡著銀絲云紋的滾邊,腰間系著犀角帶,綴著白玉玲瓏腰佩,更顯意氣風發。

  果然不愧為男主,但在江岫白看來卻只有四個字的評價“不及家師”。

  回去的時候江岫白在街邊攤上買了兩個燒餅,自己吃了一個,另一個遞給了竹染。

  竹染本來是不想要的,但自家姑娘的眼神實在太過堅定,沒法子她就接過燒餅吃了起來,心里卻感到暖暖的。

  燒餅有些硬,但很香,江岫白邊吃邊思考三天后地下坊市的拍賣會。

  ……

  ……

  “老夫人,去接三小姐的馬車沒等到三小姐,聽宮門口的守衛說三小姐兩個時辰前就出宮了。”

  老夫人拄著拐杖敲了敲地板:“白姐兒人呢?快派人出去找,多派些人手暗地里找,不要驚動宮里的人。”

  “是,老夫人。”

  正堂里老夫人坐在首位,喘著粗氣,面色慍怒,一手拄著拐杖,另一個手在桌子上輕叩,顯得很是焦急。

  三夫人陳氏安慰道:“母親,或許白姐兒剛來京都,心里好奇,出去轉轉不會出什么事的。”

  大夫人的女兒姜星玉出言說道:“這三妹妹也太不把相府放在眼里了,說都不說就消失了,萬一出了什么事,相府的顏面何存?……”

  “玉兒,她是你妹妹,不可無理。”大夫人李氏出聲喝道。“回你的院子去吧!”

  姜星玉還想再說些什么,碰上母親(大夫人)嚴厲的目光,輕哼了一聲,行了一禮轉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老夫人這時睜開了半瞇的眼,看向三夫人,“陳氏你懷有身孕,不必在這守著你也回去吧!”

  “多謝母親,兒媳告退。”

  不多時,有丫鬟匆忙小跑著進來:“老夫人,三小姐回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老夫人松了口氣,緊接著滿臉怒氣的盯著門外。

  江岫白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滿臉怒氣的老夫人,坐在下首的大夫人李氏,還有女主姜星晚。

  江岫白一看如此情形,連忙跪倒在地:“孫女知錯了,不該讓祖母擔心。”

  老夫人越看越氣,敲著拐杖罵道:“我以為你是個知禮的孩子,沒想到卻如此愚蠢,果然鄉野之地養大的孩子沒什么家教!”

  江岫白跪坐在地,低著頭,一副悔過的樣子,任憑老夫人責罵。

  老夫人一看江岫白一副任打任罵不反抗的樣子,揮了揮手:“罷了,罷了,從今日起,你便禁足一個月,回你的小院好好的學學規矩吧!”

  竹染跟在后面一看如此情形,按照自家姑娘說的那樣,提著買好的龍須酥,帶著哭腔道:“老夫人,姑娘不是有意讓老夫人擔心的,只是姑娘聽說老夫人您喜歡吃城東七寶齋里的龍須酥,特地親自買的,您誤會姑娘了。”

  江岫白適時的掐了把大腿紅著眼眶看了眼老夫人“祖母~”

  老夫人盯著竹染手中的點心瞬間就啞了火,嘴唇顫了顫,有些尷尬的敲了敲拐杖。

  這時大夫人打圓場道:“母親,白姐兒也是一片孝心,七寶齋里的點心要排好久的隊呢,不是有錢就買到的,白姐兒累了這么久,就先讓她回去休息休息吧!”

  老夫人見有人遞臺階自然也就順著下來了:“足就不必禁了,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江岫白淚眼朦朧地望向老夫人:“祖母,是孫女讓你擔心了,是孫女的不是。祖母如此寬容,讓孫女良心不安,孫女愿意呆在自己院子里學規矩。”

  “你這孩子……”老夫人擺了擺手“算了就依你好了,可不能累著自己,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江岫白起身行禮告退,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剛才自然是演的,點心也是剛出宮的時候托人去排隊買的,機會難得,好不容易出來,自然不能放棄如此大好的機會。

  就是剛才掐大腿掐得狠了些,保守估計應該青了。下次還是讓竹染去廚房弄點姜汁抹在帕子上比較好,畢竟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買來的書還在客棧放著,晶石也在客棧。呆在府里出去一趟極為不易,主要是沒什么借口。

  好在她在客棧布了個簡易版的傳送陣,自己在院子里禁足,也好方便她出去辦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