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穿成炮灰女配后翻身成為修真大佬 > 第12章 書館買書
  云貴妃有些慍怒,可看見神似故人的眉眼又有些于心不忍,一臉復雜的看著江岫白,私心里她更看重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姑娘姜星晚,星晚丫頭長得漂亮天賦有好,實在是當兒媳的好人選。

  但道義上,當年她和君若指腹為婚,若就這么取消了,實在對不起早逝的故人。

  但自己的善意被這么當面拒絕,心里還是有點不順的。

  “算了吧,你既然嫌棄這句母妃,就不叫也罷,婚約一事,是陛下親自定下的,你若能說服陛下,我自是同意的。”

  江岫重重的磕了個響頭,:“民女怎敢嫌棄娘娘,是民女自作主張了……”

  云貴妃擺了擺手“罷了,罷了,李嬤嬤,送三小姐出宮去吧!”

  江岫白一臉感激的謝了恩,跟著李嬤嬤,帶著自己的丫鬟竹染出宮了。

  江岫白邊走邊回想剛才云貴妃的神情,看來女主光環還是起作用的,云貴妃還是和書中的一樣較為偏袒女主江星晚的,退婚也不是不可以。

  看來她還是要好好計劃一下,至少不要走上原主的老路,落的一個被拋棄的名聲。

  江岫白站在宮門口和自己的丫鬟面面相覷,進宮的時候還有專車接送,出來的時候就靠兩條腿了。

  不過這也是個極好的機會。

  書里也沒有詳細的寫這兩個丫鬟最后怎么樣了,她有些事不方便自己去做,還是要靠,竹染,竹萱這兩個丫鬟的。

  原主的父親雖然現在看起來對原主還算可以,但是從原書中原主凄慘嫁人,最后郁郁而終來看,這父親也沒起什么用處。

  正好現在可以去打聽打聽靈道院考試都考些什么,順便看看竹染以后可不可靠。

  江岫白找了間成衣鋪子,買了兩件男裝,順手買了些胭脂水粉,進了一家叫悅來樓的客棧,給老板交了五天的住宿錢。

  領著自己的丫鬟進了客房,轉頭對竹染道:“你既然跟了我,就像我第一天說的那樣,我只要你的忠心,當然背叛的下場你也可以試試。”

  竹染連忙跪到在地,“姑娘,奴婢自然對姑娘忠心不二,絕無背叛。奴婢的賣身契還在姑娘手里,如果做了對不起姑娘的事,任憑姑娘發落。”

  江岫白伸手扶起了竹染:“竹染你對我忠心,我自然也不會委屈了你的。”

  說罷遞給竹染一套男裝:“換上它,和我出去辦點事。”

  竹染接過自家姑娘遞來的衣服換上,江岫白也不再耽誤時間迅速換上了衣服。

  江岫白用買來的胭脂水粉在自己的臉上涂涂畫畫,不一會兒,一個相貌平凡普通男子便出現在了竹染眼前。

  竹染暗暗心驚,從這一手看來自家姑娘并不是一般人吶。

  江岫白給竹染也畫了一個普通的妝容,“出了這家客棧,你就叫我小江,我叫你小竹,記住了不要露餡了。”

  “知道了,姑……小江。”

  “對,就這樣。”

  兩人從客棧出來的時候完全看不出來是兩個小姑娘。

  江岫白帶著竹染走進了一家極大的書館,隨處翻閱了起來,看起來都是些普通的書籍。

  江岫白招了招手,書館的小二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這位公子,你需要買些什么書?我們這里是全京都最大的書館,您要什么有什么。”

  江岫白壓低聲線問道:“我們公子今年要考靈道院,你看有沒有那方面的書?”

  小二看了一眼江岫白,雖然江岫白穿著樸素了點,但他也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句話,不然他們家的生意也不可能做得這么大。

  “這位公子您跟我來。”

  江岫白帶著竹染跟著書館的小二去了三樓的一間屋子內。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富家翁形象的中年人,大拇指上還戴著一枚價值不菲的扳指,細細品著茶,桌上除了茶杯外,還放著兩個花瓶,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除此之外還隨意隔著幾枚晶石。

  小二恭敬地說道:“掌柜,這兩位想要那些書。”

  被稱作掌柜的富家翁抬頭掠過小二看了一眼江岫白,沒有說什么,起身在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摞書放在了江岫白面前。

  “五十枚下品晶石。”

  江岫白沒有答話,反而說道:“在下能否先看看這些書?”

  掌柜點了點頭:“可以!”

  江岫白翻開了最上面一本書,書的封面寫著《靈道院文試考綱》再往下翻,下一本書寫著《靈道院歷年真題卷》,再往下是《靈道院文試真題探究》……

  江岫白抬頭看向掌柜“五十枚晶石是不是太貴了些,一口價二十五枚賣不賣。”

  掌柜沒有多說半句話就要收回桌上的書籍。

  江岫白見狀連忙攔住掌柜,“老板,老板,我說笑的。”

  “但這委實有些貴,老板便宜點,我以后一定常來啊!”

  掌柜看了江岫白一眼:“喲,小子,這是第一次來本店吧!怎么也不打聽打聽,本店不講二價。”

  江岫白不再糾結書的事,反而轉而看向了桌上的兩個花瓶“老板,您這花瓶賣不賣?”

  如果江岫白沒猜錯,這兩個花瓶里有兩道風系陣法,剛才她在看書的時候感受到了花瓶里的靈力波動。

  “小子,你連這點書都買不起,怎么還想買這兩個花瓶,這花瓶里可不是凡品,里面有兩道一級風系陣法,況且這一個花瓶就要五十枚下品晶石,何況兩個?”

  “那老板,您這收不收這種花瓶?恰好我那有一個這樣的瓶子,里面估摸著也有陣法。”

  “小子,可不要為了逞能說大話!”

  “在下又何必要逞能,老板不信我取來便是,老板只說收不收這種瓶子就是了?”

  “收,當然收。”

  “那老板稍等片刻,我去去便來。”說罷就和竹染兩人下了樓。

  “竹染,一會你去外面的小攤上買三四個瓶子來,也不要多貴,撿最便宜的買來,我在客棧等你。”

  江岫白朝著客棧走去,邊走邊呼喚系統,“統子,我身后有沒有人跟蹤?”

  “宿主,你終于想起我了……嗚嗚……”

  “不要哭了,到底有沒有人?”

  “宿主……沒……沒有人……”

  那就好,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謹慎些自然是好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